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零六章 去而复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崔老太君终是生气了,悻悻地把罗锦心的手放下,自己则站在了门框边,指了指那坚硬的门框,冷哼一声,“锦丫头,你跟不跟我回去?信不信我一头撞死在这儿,让人说是你把我给气死的。将来,还有人家肯要你吗?”

    锦心实在是没有料到崔老太君竟然学起了那些不三不四的耍赖招,以死威胁,好让她嫁人!

    若是以前的罗锦心,早就吓的跪在崔老太君面前,哭着喊着求饶了。

    可是如今的罗锦心,冷情冷性,对这样势利的亲人,更是一点儿都不留情面。

    “老太太既然想撞,那就请出去再撞吧。免得污了我的屋子!”

    锦心不带一丝感情地说着,仿佛这老太太什么招数都跟她没关系一样!

    “你……”崔老太君不料自己这个外孙女会油盐不进,她实在是没招了,急得搓着手团团转,“锦丫头,告诉你,我这就撞了,你可别后悔!”

    “老太太还是到外头撞吧,这屋子我住着,弄脏了可不好。”罗锦心面无表情,指了指门外。

    “你是不是非得把你外祖母逼死才行?锦丫头,可怜你外祖母七十多的人,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这把老骨头?”

    崔老太君一招不成,又换一招。今儿要是不把罗锦心拿下,安国公府可就白白失去了大好的机会了。

    崔老太君眼看着这个冷情冷性的外孙女无动于衷,她咬咬牙,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罗锦心面前,“锦丫头,你今儿要是不跟我回去,我就跪死在你面前!”

    一旁的紫芝和雪翎急得就要去扶,“老太太,使不得。快起来!”

    “滚开,不要你们管!”崔老太君甩开她们两个,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罗锦心。

    罗锦心从椅子里站起身来。往后避了两步,平静地看着崔老太君,“老太太,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明明是你老人家容不下我把我赶出来的。现如今看着那三家来提亲,就死乞白赖地求我回去?我不是一条狗,不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锦丫头,我们哪里敢拿你当狗?”崔老太君眼睛里迸发出希望的光来,“不过是和你舅母闹了些不快。这小性子闹完了也就罢了,怎么还如此任性?你也该想想自己的不是才是!”

    “是,都是我的不是!”锦心语气淡的如过眼云烟,“只是我不是安家的人,我那六个铺子也孝敬给了老太太,我和安家没瓜葛了吧?”

    崔老太君一听这话,吓得就要来抓罗锦心的裙子,“怎么和安家没有瓜葛了?你娘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你说没瓜葛就没瓜葛了吗?”

    “老太太那日把我赶出去时,不就说过没有干系了吗?那时候怕诚亲王府算账。这会子我要是回去了,人家来算账,你们不怕吗?”

    “不会的,诚亲王世子都来提亲了,怎么会来算账?”崔老太君连连摆手,脸上满是笑容。

    “他来提亲,不代表诚亲王妃和郡主就罢休了。老太太还是先别抱希望的好!”

    罗锦心慢悠悠地提醒着她。

    崔老太君却呵呵笑起来,“锦丫头,你糊涂了,你要是嫁过去。就是一家人了,还怎么算账?”

    罗锦心也笑了,她是糊涂了。得罪了诚亲王妃和肖主,这要是嫁过去。还有好日子过吗?

    外祖母,看来从未想过这些吧。

    “老太太让我回去,我想先问问老太太我回去做什么?”锦心盯着崔老太君那双精明四射的眼睛,明知道她打着什么算盘,还是想听听她亲自说。

    “自然是回去嫁人了。你过两日就及笄了,外祖母给你好好地操办操办。及笄过后。就赶紧把亲事订下来吧。”

    “哦。老太太也看见了的,这三家都来提亲,我当真无法选择。”

    罗锦心有些为难地摇摇头。

    崔老太君一听也有些犹豫了,这三家哪家都好。让她选她也不知道选哪家。

    “要不,你先应下来再说?”崔老太君试探地问道,眼睛里放光,好似那三张礼单都摆在了她面前一样。

    这三家先都应着,到时候,那价值几万金的金珠宝贝岂不全是她的了?

    锦心看着这老太太双眸泛光的样子,就有些想笑。呵呵,三家都应下,也亏她想得出来!

    “我一个人总不能劈成三瓣啊?老太太这胃口也着实大了些。”罗锦心不想再和她绕圈子了,冷冷淡淡地看着地上跪着的满头银发的外祖母,心里只觉得有些滑稽。

    “那让清儿和沅儿、湘儿都出动,总不能就这么白白地失去了。”崔老太君看着罗锦心,为自己这个主意感到高兴,“对,就这么办!”

    罗锦心垂下了眼,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人家看中的是她,安清安沅安湘就算都出动,有用吗?

    要是她们有用,这老太太也不会跪在这儿要死要活的了。

    “老太太,我倒是有一个好主意!”罗锦心盯着地上的崔老太君,眸中泛起了冷光。

    “锦丫头,你有什么好主意,快说来听听。”崔老太君恨不得抱住罗锦心的大腿赶紧摇晃着。

    “这三家,我谁都不选,不就不为难了?”锦心对上崔老太君那双急切的眸子,笑得很是纯真。

    “什么?你都不选?”崔老太君明白过来,顿时急了,“不行,你必须要选一家,不然,我就跪死在这儿。”

    怎么能一家都不选?

    这大好的机会白白便宜了别人不成?

    趁着人家还喜欢锦丫头,可得好好地把握住了。不然,可就过了这个村没那个店了。

    跪死在这儿吗?

    锦心不信,这老太太这么势利,她舍得死?

    不是她做外孙女的心狠,实在是这老太太的性情她摸得太透了。

    锦心吩咐紫芝和雪翎两个丫头,“你们留下来伺候老太太吃喝,我还有事要去忙!”

    说完,她拔脚就出了门。

    崔老太君傻眼了,慌不跌地爬起来就追了上去。“锦丫头,你去哪儿?你给我回来!”

    罗锦心却脚都不停地往外走了。

    经过院门时,她站住了脚。

    那三个本朝最为优秀的男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个个眸中的迫切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锦心却好似无动于衷一般。“几位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只是无奈小女子福浅命薄,配不上几位,劳烦几位还是先回去吧。”

    这三个男人一听,顿时就僵住了。

    原来。她谁都没看上!

    那她,究竟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锦心说完,也不理会几个人,抬脚就去了隔壁的小院。

    崔老太君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来,已经听见了她方才的那些话。当即吓得就赶紧对这三个男人赔罪,“太子殿下,两位世子爷,都是锦丫头不懂事。她的话算不得数的,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她说得冠冕堂皇,看一眼那三个男人的面色。又笑道,“老身这就去把那死丫头给拉回来。才多大的年纪,还反了她了。”

    说罢,就要迈步走开。

    却被林珏伸胳膊给拦住了,“老太太还是在这儿歇歇吧。罗姑娘既然不愿意,我们也不逼迫她了。”

    说罢,他转头看向萧恪,“既然人家不答应,咱们也不能厚着脸皮赖在这儿,是不是。萧兄?”

    萧恪也是个爱脸面的人,听闻此言不由得点了点头。

    萧裕还有些不甘,他堂堂一国太子,这个女人竟敢甩脸子给他看?

    不过他来时。一直说是要买粮,并不像眼前这两位一样是来提亲的。

    所以,林珏和萧恪要走,他却不想走。

    说不定,罗姑娘是看着有这两个人在这儿,才不想跟他见面的。

    只是林珏哪里肯让萧裕一个人留下?

    他上前一步就拉过萧裕的手。状似亲热地说道,“殿下,姐姐在宫里也该等急了。您也该回去了。”

    “就是,皇兄,罗姑娘今儿心情不好,您买粮还是到前头找掌柜的吧?”

    萧恪也不是个傻的,一听林珏这样说,心下了然,忙上来劝着萧裕。

    他们两个走了,萧裕留在这儿,到时候罗姑娘和他要是有些眉目怎么办?

    为了不让这个已经有了正妃的太子阴谋得逞,萧恪也不得不胳膊肘子朝外拐了。

    萧裕本想有个借口留下的,可这两个人哪里是省油的灯?

    三言两语激得他倒是不好留下来,也免得让这两个人以为他心怀鬼胎了。

    没办法,萧裕只得大步离去。

    他和林珏、萧恪还不一样,人家可是无家无室的,他呢,可是有了正妃有了儿女的人,就算是要纳妃,也得和太子妃林环商量了才行。

    林珏跟在萧裕和萧恪后头,见崔老太君和卢氏母女还不走,不由得挑了挑眉,这一家子女人等他们走了之后好再回去欺负锦心吗?

    见他朝她们瞪过来,卢氏母女浑身就是一哆嗦,这位煞神太可怕,瞪着自己的眼神,就跟刀子一样。

    “还不走?”林珏沉声喝道,一点儿都没有留情。

    “这就走,这就走!”卢氏忙去扶了崔老太君,“老太太,咱们且先回去吧?”

    “我不走,锦丫头不回去,我就住在这儿。”崔老太君一想想自己那三张密密麻麻的礼单就这么飞了,心里就跟有刀在凌迟一样,鲜血淋漓疼得她浑身都发抖。

    “老太太,大姑娘都回绝了人家,让她回去做什么?”卢氏不耐烦了。

    罗锦心那小贱人想作死就让她死在外头好了,何必回去还惹人嫌?

    “你知道什么!”崔老太君不满地瞪了眼卢氏,为她的目光短浅有些恨铁不成钢。

    没瞧见那恒王世子这么巴不得她们走吗?还不是怕她们欺负了锦丫头?

    他要是不死心,何必还非要看着她们走?

    她这辈子土都埋到脖子根的人了,什么没经过什么没见过?

    卢氏被婆婆这一眼瞪得有些发怵,想要说什么,却没敢说。

    有些话,当着恒王世子的面儿,她哪里敢问?

    安清看着林珏那凶巴巴的眼光,吓得不敢靠前,忙往前紧走了两步,追上了萧恪,“世子爷,我接到了郡主的帖子,后日要到王府赴赏荷宴。只是不知郡主喜欢什么礼物,还望世子爷指点一二。”

    萧恪头都没回,听了这话,只是挑了挑眉,耐着性子道,“妹妹什么都有,你随意看着办吧。”

    “可是……”安清不想就这么被打败了,嘟起了粉润的唇,刚想撒娇,却发现萧恪已经头也不回地大步走远了。

    她顿时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一样,耷拉下了脑袋。

    林珏冷冷地看着这一幕,勾了勾唇角。

    怪不得锦心不想再回那个地方,看看这一个两个都光想着攀高枝儿,还怎么住得下去?

    崔老太君在林珏那吓人的眼神里,不情不愿地离开了粮铺,打道回府。

    半路上,和萧裕、萧恪分道扬镳之后,林珏停在了路边,蹙着眉头想事儿,手里的马鞭有一搭没一搭地甩着。

    “爷,怎么不走了?”温鹤小心翼翼地觑了眼林珏的神色,小声问道。

    “走,回去!”林珏也不答话,只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啊?爷,回哪儿去?”冷烟脑子没转过弯儿来,愣头愣脑地问道。

    “只管跟上爷就是了,哪儿那么多废话?”温鹤骂了他一声,赶紧打马跟上。

    林珏风驰电掣地又返回到粮铺,纵身跃下马之后,拎着鞭子就又进了里头。

    掌柜的老宋叔和几个伙计见他去而复返,一个个都惊讶不已。不知又有什么事儿惹火了这位世子爷了。

    林珏却浑不在意地冲他们笑了笑,径自去了后院。

    老宋叔有心想拦着,却又没那个胆儿。

    林珏就这样大模大样地进了罗锦心的小院儿,崔老太君走了,锦心果然还在自己屋里。

    听见紫芝说林珏去而复返,正喝茶的锦心那两条纤细的眉毛就蹙了蹙。

    这个人,又回来做什么?

    难道她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如果他还是来提亲的,那她不介意亲自和他说一遍回绝的话。

    她让紫芝把林珏请进来,两个人就那么面对面地坐着,也没什么尴尬。

    因为锦心早就不在乎这些男女大防,所以,她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反正她心里坦坦荡荡,不管面前坐着的是男是女,对她来说,都一样。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