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一十四章 以身相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林珏下了水之后,就在湖里细细地搜索起来。

    方才罗锦心和陈令如落水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他不由急出了一身的汗。

    陈令如打小儿跟着舅父在南边任上,还是识得水性的。

    罗锦心他不知道会不会水。

    他一心在水里搜寻起那个月白色的身影,可是让他失望的是,他在她们落水方圆几丈的地方都找了,不仅没见到罗锦心,连陈令如也没看到。

    这时候,岸上已经跑来几个会水的小厮。

    连萧恪也听见了动静,赶忙过来。

    于是,凭栏处一个个噗通噗通往下跳的人影,就像是饺子下锅一样!

    可是这么多人在湖里搜寻了一圈儿,都没见着那两个落水的女子。

    林珏急了,冒出头来到水面上换气。

    萧恪此时就在林珏的旁边,两个人在水面上碰头了,对视了一眼。

    本来都在争着要娶罗锦心的,可这时候,这两个男人忘了彼此之间的恩怨了,都从各自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惶失措和忐忑不安来。

    “罗姑娘会不会水?”萧恪首先问的就是这么一句,他以为林珏认识罗锦心那么久,应该了解的。

    林珏摇摇头,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那,令表妹会水吗?”萧恪又问。

    “会。”林珏简短地说完,又道,“你朝东,我向西。再多加派人手!”

    还未等萧恪说话,林珏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又扎了下去。

    萧恪对着岸边大喊了几声,又有一些会水的小厮跑了过来。

    他也深吸一口气,扎到水里去。

    岸边,端慧郡主的面色白得有些吓人了。

    这两个人,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要是淹死了,对她的名声还真是不好。

    一个是林珏的表妹。要是死在了这儿,林珏还能对她有什么好感?

    另一个是哥哥和林珏的心头肉,要是没了,不仅是林珏。就是哥哥也不会原谅她的。

    偏偏在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其他的姑娘都围在她跟前,七嘴八舌地说着,“郡主,我看见是陈家姑娘推的罗姑娘……”

    阿娟则不屑地撇了撇嘴。“这陈家姑娘好端端地非要拉着罗姑娘看什么大鱼,显然没有什么好心眼儿!”

    “够了,闭嘴!”被这些人给吵得心慌意乱的端慧郡主,没有好气地吼了一声,成功地让这些姑娘们都闭了嘴。

    她心神不宁地摆了摆手,“都别围在这儿了,不管是谁推的,得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那些姑娘被她这一吼,乖乖地都坐在了凉亭里。

    湖里,那么多人都在找罗锦心和陈令如。整个湖面就像是沸腾的粥一样。

    端慧郡主看着那乱糟糟的湖面,完全没有了赏荷的念头了。

    此刻,她只盼着那两个女人都不要死在她的赏荷宴上。

    却说林珏在水下游了一阵子,已经潜到了一处密密麻麻的荷花丛中。

    那荷花遮挡的水下,有些暗,让他一时看不大清楚底下都有什么。

    他慢慢地靠近,唯恐一个不小心找不到锦心。

    可是正当他游到了那荷花丛中时,忽然从里头钻出一个人来,死死地就缠在了他的身上。

    他心神一荡,忙定睛看时。却是一个只穿着白色里衣的女子。

    他吓得忙托着那女子的身子,就往上游去。

    等到了水面一看,却是他的表妹陈令如。

    林珏大吃一惊,他还以为是罗锦心!

    但就算是陈令如。他也不能把她扔下。

    此时的陈令如,面色发白,像是在水里泡了很久。

    而且她双目紧闭,好似昏过去了。

    林珏摇着她使劲地喊着,“阿如,阿如。”

    陈令如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林珏急坏了。陈令如怎么会昏过去的?

    她明明会水的?

    要是她醒来,他就让她自己游回去。可是眼下她昏过去了,作为表兄,他怎么能见死不救?

    他心里惦记着罗锦心,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可手上偏偏有陈令如,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喂,萧世子,找到我表妹了,快派人来。”他大声喊着,好让萧恪派人把陈令如给接过去。

    湖面上驶来一艘画舫,这是诚亲王府用来供女眷们游玩用的。

    待那画舫驶近,上面就有两个船娘过来接着陈令如,把她给拉到了画舫上。

    “好好照顾她,找个大夫来。”林珏急急地嘱咐了一声,又潜下水去。

    陈令如上得画舫之后,那两个船娘就给她按压着胸前,没几下,她就喷出一口浊水,悠悠醒转过来。

    “我,我这是在哪儿?”陈令如看着四周,吃力地问着。

    “姑娘,您被林世子给救上来了,这是在萧家的画舫上。”两个船娘安慰着陈令如,就有小丫头把她扶起来,给她擦干了头发,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陈令如似乎才缓过一口气儿来,看着那平静的水面,忽然“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呜呜……我好害怕,我要找表哥。罗姑娘……她,她拉我下水,在底下要把我掐死!”

    画舫上的人面面相觑,敢情这落水都是有原因的?

    没想到那个罗姑娘这么阴险?

    只是她为何要推这位陈姑娘落水?

    生在这样的世家大族里,这些下人们个个也是猴精猴精的,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她们只是把陈令如扶到舱里躺着,并不多言。

    陈令如见目的达到,也就不多说了。

    反正这事儿也没人看得清,不管是谁,只要咬死了赖定了罗锦心,到时候她还怎能翻得了天?

    何况,她要是淹死在下面,这不就是死无对证了?

    望着那平静无波的水面,陈令如的眸色深了深。

    表哥方才见到是她,一定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吧?

    她就是想多耗一些时辰。就是要缠着他,让他不能去找罗锦心那个贱人!

    水下。

    林珏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越来越沉,沉到快要到了湖底。

    他已经在陈令如方才出现的地方找了好几圈了,可是除了在荷梗上发现了陈令如那银红色的外衣之外。一无所获。

    他的心越来越凉,人也跟着越来越慌。

    罗锦心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能去哪儿?

    就算……就算她不会水,这会子也该飘出来了。

    可一想到她飘到水面上的样子,林珏就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下子。

    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在水底下憋的时辰久了,林珏只好浮上水面换口气。

    陈令如在画舫上看到林珏浑身湿漉漉地浮了上来,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这个时候,她本该躺在舱里歇着的,可是她终究还是担心着林珏,情不自禁地就来到了船舷边上,喊道,“表哥,快上来歇会儿吧,你身上的伤才刚好。这样下去身子也会受不了的。”

    林珏没有理会她,只是朝画舫这边看了眼。

    陈令如的身子似乎一点儿都没有妨碍,喊出来的话都是中气十足的。

    一个溺水这么久的人,刚救上来的时候,都昏过去了,这会子竟然恢复得这么快?

    林珏狐疑地看着陈令如那白里透红的面色,不由问道,“你和罗姑娘一起落的水,你在这儿,她怎么不见了?”

    两个人一起掉进湖里的。总该大差不离才好。

    “表哥,罗姑娘在水里要把我掐死,我挣脱了好久,才跑到这地方来的。”

    陈令如说这话的时候。身子仿佛不胜其寒般地抖了下,就像罗锦心还站在她身后掐着她的脖子一样。

    “罗姑娘要掐死你?”林珏不敢相信,“罗姑娘会水?”

    “嗯,看上去会。”陈凌日点了点头,不知林珏这么问是什么用意。

    “她在水下面力气好大,我差点儿没有被她给掐死!”

    陈令如还在那儿卖力地说着。可是林珏已经不想听下去了。

    潜意识里,他不相信罗锦心会要掐死陈令如。

    她没有任何理由这么做。

    虽然她已经答应了他的提亲,但毕竟还没有过了明路,她为何要针对他的表妹?

    依着他的想头,陈令如倒是很有可能想掐死罗锦心的。

    不过眼下他顾不得这么多了,不管谁想掐死谁,先把人找出来再说吧。

    陈令如说罗锦心会水,这话不知真假,但的确让林珏松了一口气。

    只要她会水,就还有希望。

    说不定,她已经钻到了荷花幽深处,被那些枯草杂叶地给缠住了。

    林珏这么一想,干脆就往荷花丛中钻去。

    他一路披荆斩棘,游到荷花深处,刚想停下来缓口气时,就见那荷叶深处,一张比花还艳丽的脸儿,张靠在一张大大的荷叶上。

    他的心顿时就如藤蔓往上爬一样,慢慢地滋生出一股别后重生的喜悦来。

    原来,她在这儿!

    她还活着,她还好!

    这一刻,林珏有种劫后重逢的感觉。

    只要她还活着,一切都好说。

    不管是她把陈令如给推下了湖里,还是快要把她给掐死了,一切都好说。

    只要她活着!

    罗锦心就站在荷叶中央,望着这个游过来的男人,慢慢地抿起了唇儿。

    林珏抹一把脸上的水珠,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咧开嘴笑起来。

    那是一种庆幸的笑容,璀璨夺目,如太阳的万丈光芒,照得这荷花丛中都亮堂起来。

    这一刻,四周静谧如斯。

    两个人,一男一女,中间隔着重重荷叶,就这样四目相对,像是多年重逢的熟人。

    “你还好吗?”良久,林珏问出了声来。

    在水中泡了这么久,的确不好。

    罗锦心只觉得自己的小腹那处一阵阵的抽疼,疼得让她面色惨白起来。

    只是她先前一直躲在这儿,就是想看看陈令如会使出什么花招来。

    她自小就在南边长大,自然会水。

    但她不像陈令如那么无耻,把她拽下来之后,想在水里把她给掐死。自己还要贼喊捉贼,装昏过去。

    要不是她当时装作不会水,也不能从陈令如手底下逃脱。

    那女人,在水下真是十分可怕,凶悍异常!

    罗锦心看着林珏那越来越近的脸,眉头皱了皱,忍住小腹处的不适,淡淡答道,“拜你表妹所赐,不大好!”

    林珏已经游到了她跟前,见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处,眉头紧蹙,也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一把就攥着她的手,道,“咱们出去再说!”

    她这样娇弱的人儿,泡在水里这么久了,女儿的身子,比不得男人家,这怎么行?

    不管有什么事儿,先出去,把身子顾好再说。

    不知道为何,站在这儿等了那么久,直到看见林珏进来的那一刻,锦心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已经答应了他的提亲,但毕竟两个人还未放定,说起来还没什么关系!

    但是看到他第一个找过来,她那荒芜许久的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

    被他那有力的大手攥着自己的手,腰被他那如铁钳般的臂膀揽在怀里,锦心不知不觉地就踏实了。

    她依靠在他的肩头,由着他带动她往前游去。

    在水里这么久,再加上她小腹一阵一阵的抽疼,她早就累得没了力气了。

    陈令如在画舫里焦急地等着,既等着林珏空手而返,又等着能找到淹死的罗锦心。

    可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远处的荷花丛中,一个白色的身影,托着一个纤细的身影,慢慢地游了过来。

    罗锦心半阖着眸子,看着越来越近的画舫,还有那画舫上一个衣袂飘飘的女子,她嘴角微微地翘了翘,露出一抹讥讽的笑。

    不是想吃醋吗?那就让她吃个够!

    她摇摇地看着陈令如,忽地把双手攀上了林珏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根,吐气如兰,“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相信我,都会为我撑腰吗?”

    林珏先是一愣,瞬间一股巨大的喜悦就在心间弥漫开来。

    这个小女人一直都是冷冰冰的,这还是她头一次这么热情!

    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子,男人还是很吃这一套的。

    林珏眉开眼笑地收紧了她腰间的手,低低笑道,“你想做什么就尽管做去,一切有我呢。”

    两个人这副贴面咬耳的样子,看在陈令如眼里,就是你侬我侬了。

    她千防万防怕的就是这个,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

    这样的场面让她当真受不了。

    待到林珏把锦心托到画舫上,自己也爬了上去之后,刚站稳,罗锦心已经倒在了他的怀里,小手扯着他**的衣襟,声线儿颤抖道,“世子爷,您救了人家,人家要以身相许!”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