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一十六章 伤风败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罗锦心眼见着陈令如又哭起来,不由皱了皱眉头。

    女人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情,除了哭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吗?

    陈令如居心叵测,她是不会同情她的。只是在她看来,一件事情,解决的办法很多,哪里用得着这般一哭二闹的?

    她不知道接下来陈令如还会不会三上吊?

    但她明白,依着陈令如这样的性子,不达目的是不罢休的!

    不过眼下,她想刺激陈令如,最好让她自己亲口承认想谋害她。这样,萧家这么多人才会给她见证,也才能让陈令如此后对她有所忌惮,不敢再轻举妄动。

    想了想,她挑了挑眉,推了推林珏的胳膊一下,“林哥哥,表妹不想做通房,不如就让她做个侍妾吧?毕竟,人家喜欢你这么久!我也会好好善待她的。”

    罗锦心一边说着一边故作小女儿姿态,那模样看上去娇羞脉脉,很是让人心生怜惜。

    她以一个正室的姿态,劝说着林珏。

    林珏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他看着陈令如那越来越苍白的面色,故意搓着下巴装模作样地想了想,才道,“我这一生最爱的人是你,除了你,我的眼里容不下别的女子。我怕纳了表妹,徒惹你伤心难过!”

    说完这话,林珏就看到陈令如已经捂住了嘴,睁大了眸子,像是见鬼一样看着他。

    他这番话的意思很明确,就算表妹要给他做侍妾,他也不会答应的。因为他今生只喜欢罗锦心一个女人,为了不让她伤心难过,甘愿陪着她一生一世。

    这样的话,让陈令如哪里受得了?

    心心念念地等了林珏这么多年,到头来,人家却连个侍妾的位子都不肯给她。

    她就算是心机再深,也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一旦涉及到情感,她还是摆脱不了这其中的桎梏的。

    恨恨地看着眼前这一对让她又爱又恨的男女,陈令如的眸子里迸射出一股仇恨,她拼命地忍住眸中泛滥的泪水,终是狠狠地大叫起来,“罗锦心,你这个贱人,你会不得好死的!”

    说罢,她就从那画舫上跳下来,在湖面上溅起了一个硕大的涟漪。

    林珏冷傲地看着陈令如跳到了水里,眸子里满是寒意。

    没想到,那个从小活泼可爱,被他称作“小尾巴”的表妹,竟变成了这样一个蛇蝎女子。

    当着他的面,就敢诅咒罗锦心。

    罗锦心是他未来的世子妃,诅咒她,就是诅咒他。

    这个仇,他不会不报的。

    不管是谁,只要胆敢伤害他的女人,他绝不会轻易放过!

    罗锦心看着那水面上荡起了一圈涟漪,不由扯了扯林珏的袖子,“不去追吗?”

    “她会水,死不了!”

    罗锦心也就住了声,看来林珏都明白了。

    他这么一个聪慧的人,早就看出端倪来了。

    陈令如也是被她给气极了,才会失了分寸,忘记自己怎么冤枉罗锦心了,脱口就咒骂她,倒是坐实了她害人的事情。

    画舫上的船娘算是听出来了,原来先前救上来的那个姑娘才是贼喊捉贼的。

    没想到那般清秀可人的一个姑娘,竟是如此蛇蝎心肠。

    当真人不可貌相啊!

    萧家的下人们感叹着,赶紧伺候着林珏和罗锦心到舱里换干净的衣裳。

    罗锦心出门并未带换洗的衣裳,这会子看见萧家给她预备的是一套大红的薄如蝉翼的纱衫,觉得很是不自在。

    林珏看出她的尴尬来,忙问,“你怎么了?”

    锦心指了指那包袱里的衣裳,不大好意思道,“这衣裳,太薄了。”

    林珏仔细看时,果然如此。

    他心里暗骂着萧恪,果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他一个诚亲王府什么衣裳没有,偏给锦心预备这样的纱衫,难道想看她那玲珑有致惹火的身材?

    不,他绝不会让第二个男人看到她的身材的。

    方才他已经被她那惹火的身材给逼得快要吐血了,他怎么舍得让萧恪一饱眼福?

    他想看,做梦吧。

    他瞥一眼那大红的纱衫,皱着眉头道,“你且换上再说!”

    虽然大热的天儿,但穿着湿漉漉的衣裳,还是容易冒了风寒。罗锦心这样纤细的人儿,他怕她扛不住。

    锦心看一眼那衣裳,再看一眼紧贴着自己曼妙身姿的湿衣裳,只得进了舱内换上了。

    只是那过于透露的薄衫还是让她羞红了脸,不敢出来见林珏。

    林珏在外头等了一阵子,可罗锦心在里头磨磨蹭蹭的,着实让他着急起来,忍不住就在外头喊了声,“罗姑娘,你换好了吗?”

    虽然在心里千百次地想喊她一声“锦儿”,但当着萧家下人的面,他还是不想这么做。

    这样的事情,就该留给他们两个独处的时候,才能做。

    罗锦心磨磨蹭蹭欲遮还羞地出来了,她垂着头不敢去看林珏那双眼,两只小手不停地拽着裙摆,生怕有风给吹飞了。

    林珏见到这小女人的那一刻,双眼就是一亮。

    说实在的,这身大红穿在她身上真是太美了。

    越发衬托出她那欺霜赛雪的肌肤和倾国倾城的容貌了。

    那薄薄的纱衫下,透着玲珑有致的身材,让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罗锦心还浑然不自觉,拎起裙摆在林珏面前转了圈,不无苦恼地道,“你看,太薄了些。”

    林珏的眼睛几乎喷出火来,上前一把就把自己那身还未换上的干净衣裳给披在了罗锦心的身上。

    “的确太薄了,简直有伤风化!”林珏恶声恶气地说道,手上动作却很是麻利地把那干净的外衣给扣上了。

    锦心不悦地撅嘴,薄是薄了点儿,可也不至于有伤风化吧?

    这厮,也太夸大其词了吧?

    但林珏不容她说什么,就很霸道地把她给揽在了怀里,挡住了岸边那火辣辣投射过来的视线。

    不用说,他也知道这是谁的视线了。

    萧恪在水里搜寻了一阵子,见没人影,就上岸吩咐船娘驾着画舫过来。

    后来,林珏救上了陈令如,他就害怕起来。

    陈令如在水里都昏迷了,那罗锦心会不会有事儿?

    再找一阵子,他是不是该着手让人捞尸了?

    可是潜意识里,他总觉得罗锦心没事儿。所以,站在岸边虽然着急上火的,但他始终没有再下去!

    直到林珏托着罗锦心游到了画舫,他才一错不错地看着那个身姿曼妙的女子!

    林珏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哪里经得住自己心爱女人的磨蹭?

    当下他就觉得自己的身子跟起了火一样,腾地就烧着了。

    他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抱着怀中的佳人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好藏起来狠命地亲热一番。

    可是陈令如还攀着他的胳膊,让他无法全力和罗锦心享受二人世界。

    何况,陈令如把矛头指向罗锦心,这让林珏很是不快。

    他又不是傻子,实在是想不通罗锦心为何会推陈令如下水。

    陈令如对她,一点儿威胁都没有,谈不上争风吃醋。

    她本来就不是很想嫁给他,是他反复游说她才答应下来的。

    说到底,是他死乞白赖地赖上人家的,她为何要针对陈令如?

    反倒是陈令如,一心闹着想嫁给他,听说了他要娶锦心为妻,心生歹念,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眼下无凭无证,光凭陈令如的一面之词,他自是不好说什么。

    看一眼那眼神中闪着簇簇小火苗的女子,林珏就有些想笑。

    这丫头,这火辣辣的眼神是想做什么?

    想气气他这不省心的表妹吗?

    如果真是陈令如陷害她的,那么,他陪着她演一出戏气气她,也没什么。

    林珏睨了一眼陈令如,那嘴角的笑容慢慢地隐去。

    他很是不快地看一眼被陈令如狠命拽住的胳膊,冷声道,“阿如,你松开手。罗姑娘身子虚弱,我得扶着她。”

    陈令如正嚎哭着,满以为自己这番话能让表哥将信将疑。

    就算信不着她,也要在他心里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到时候对景儿就抖落出来,好让罗锦心这小贱人尝尝被人怀疑的滋味儿。

    可谁承想表哥不仅没有因为这番话疏远了陈令如,反而说她碍着他扶这小贱人了。

    当着萧家几个下人的面儿,表哥对她这般冰冷无情,陈令如只觉得自己一颗芳心都在流血!

    凭什么这贱人的一句话,就让表哥避她如蛇蝎,而她,说了这么多,换来的不过是一句冷冰冰的话!

    她不甘心。

    当着这贱人的面儿,她要让她看看她的手段!

    “表哥,我方才也昏过去了,这会子身子还软着呢。”陈令如见林珏想挣脱开自己的手要去扶罗锦心,她连忙也使出自己的杀手锏。

    反正刚才她从水底缠上林珏时,也是以昏迷状态出场的。

    罗锦心彻底被这厚脸皮女人的话给激得无语了。

    明明是她装晕的好不好?这会子却在这儿演戏,打量林珏是个瞎子啊?

    林珏可是她已经亲口答应的未来夫婿了,她这般藐视他的智商,那就是对自己赤果果的看不起啊。

    和林珏没什么瓜葛倒也罢了,这如今有了瓜葛,她自然不能由着这不要脸的女人在林珏跟前睁着眼睛说瞎话!

    “林哥哥,我不要听她胡说八道。刚才她在水里可是想掐死我的。”

    罗锦心小嘴儿一张,就在林珏的耳边嘀咕起来,那委屈的小模样儿,让林珏顿时就心疼起来。

    表妹的话,让他疑心大起。

    这会子,她还在诬赖是锦心要把她掐死。

    可是方才在水底救她上来的时候,她身上那件银红色的外衣分明是脱掉了的。

    要是有东西给挂着,那早就烂了。

    他当时看见那件外衣的时候,就已经留心了。

    既然能在水下脱下外衣,那就意味着她会水。

    不然,怎能还想起脱了外衣?

    看一眼贴在罗锦心身上那件月白色的衣衫,林珏心里砰然一动。

    陈令如之所以脱了外衣,他有点儿明白了。

    陈令如在水底穿的那套里衣分明也是月白色的,当时他在水底被她缠住的时候,还以为是罗锦心。

    后来浮上水面,才看清楚她的脸。

    这么说,她一早就盘算好了,在水里看不大清楚的情况下,让他误以为她就是罗锦心。等他把她救上来的时候,好拖延着他,让他不能下去救罗锦心。

    这心思,果然缜密,不愧是大家子的千金小姐想出来的。

    只是这样想谋害人命的诡计,还是让人不寒而栗的。

    林珏见她不松手,也不再心软,腾出一只手来,一下就捏住了陈令如的手腕,沉声喝道,“放手!”

    陈令如还以为自己这番死缠烂打的功夫能让林珏心软,可是没料到的是,林珏压根儿就无动于衷。

    不仅没把她的话听进去,反而对她还如此冷言冷语。

    这让她那颗滴血的芳心越发承受不住了。

    她只得松开手,退后一步,看着窝在怀里的罗锦心,潸然泪下,“表哥,你真是好狠的心!凭什么你救了她就答应她以身相许?可是我也是被你救上来的,你看光了我的身子,为何不对我负责?”

    她一个大家闺秀,此时竟然说出这样诬赖的话,让林珏真是始料未及。

    他救她上来不假,但那都是因为她死命缠着她的。再者,他也不是那铁石心肠的人,见她昏迷过去,怎能见死不救?

    没想到她就脱口来了句“看光了她的身子”?

    他何时看光了她的身子了?

    她当时虽然昏过去,但还穿着里衣的。

    何况,他一心焦急地去找罗锦心,哪里会想得到要看她的身子?

    见陈令如撕破了脸把脏水往他身上泼,林珏也恼了,他冷笑一声,那双精致如凤羽般的眸子里迸射出一丝邪魅的笑,“既然你想以身相许,那就做我的通房丫头吧。”

    陈令如的身子猛地僵住了,脸色白得跟鬼魅一样!

    表哥方才说什么?

    竟让她做通房丫头?

    她堂堂书香门第出身的嫡女,会给他做通房丫头?

    做梦吧。

    她就算是再喜欢他,也不会做这般下贱的事儿。

    要说罗锦心做个侍妾,她还能接受。

    但让她做通房丫头没名没分的,她死也不会干的。

    只是林珏的这话,着实伤了她的心,让她顿时泪水涟涟起来。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