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一十七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陈令如的手紧紧地攥着,长长的指甲掐入肉里,刺痛传来,才让她忍住那喷薄欲出的满腔怒火!

    “好,林世子真不愧是一代战神,这大义灭亲的胸怀让萧某着实佩服!”

    萧恪阴阳怪气地笑道,刻意在“大义灭亲”几个字上咬得重了些。

    那声音也提高了几分,让远去的陈令如背影僵滞了下。

    罗锦心看见了,心里暗暗地笑了笑,这个萧恪,也算是个心机很重的人了。

    他挖了个坑让林珏跳,好让陈令如对他们恨意越发浓厚。

    这样的小手段,不知道林珏发现了没有?

    不知道为何,自打答应了他的提亲之后,锦心就忍不住想为这个男人操心起来。

    她还以为自己经了前世惨死一场,心已经容不下任何男人了。

    可没想到事到临头,她还是想要为他着想。

    说白了,这个男人,前世里除了和她共处一个墓**,并没有伤害过她,她对他关心体贴,想必也是正常的。

    罗锦心这么安慰着自己,脚已经往前迈开了。

    萧恪见她要走,忙跨前一步拦着她,语气带着些急切,“罗姑娘,你还是喝完姜汤再走吧。”

    要是就让她这么走了,想再和她独处一会儿,机会可就少之又少了。

    罗锦心垂眸,淡淡说道,“谢谢萧世子了,我身子并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想回去好好歇着。”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萧恪也不好再拦着锦心不放了。

    他让开一步,讨好地笑道,“既如此,那我就不留姑娘了。姑娘到底是在萧家受的惊吓,就让萧某送姑娘回去吧。”

    既然已经答应了林珏,锦心就不想再和萧恪有什么瓜葛。何况,萧恪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总不是那么光明磊落。

    她正想拒绝,忽见林珏上前把他给挡开了。“就不劳萧世子了。正好林某也要回去,顺路送送罗姑娘!”

    萧愦着林珏那张英气勃发的脸,拳头不由紧紧地捏在一处,恨不得把他那张美得人神共怒的脸给揍开了花。

    可是他到底不肯让自己失去理智。勉强压下心中的那口气,他强笑着,“林世子,这样不大好吧?你浑身还湿漉漉的,就这么送罗姑娘回去。未免惹人诟病,给罗姑娘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反正林珏还没娶到罗锦心,那他还有的是机会。

    他为何不趁着这段时间把罗锦心给抢回来?

    这些机会,他自然不会让林珏给抢去!

    可是林珏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萧恪差点儿崩溃了。

    “萧世子可能不知道,林某救了罗姑娘,罗姑娘已经决定以身相许了,自然还是由林某送罗姑娘的比较好!”

    罗锦心眼睁睁看着萧恪那张俊脸慢慢地变黑了,心想林珏这家伙还真是个狠角儿。

    不来则已,一来就来个狠的。

    虽然一个姑娘家被人说出“以身相许”的话来。于名声有损,但罗锦心倒无所谓。

    这样也好,就能让萧恪和太子死了心。

    萧恪的那张脸白了又红红了又青,连着变了几变,才看向罗锦心,不敢置信地问她,“罗姑娘,林世子的话是真的?你真这么说了?”

    “嗯,林世子救了我,我别无所报。”罗锦心垂下头。娇羞的样子像极了闺中的小女子。

    萧恪受到打击般后退了一步,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所听到的。

    “罗姑娘,你别怕。不管你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我都能给你解决。就算林世子从水中把你救出来,你也不必这样。方才陈姑娘也是林世子救的,她不是也没说以身相许?”

    他还以为罗锦心是被林珏给逼的,才不得不这样呢。

    他还拿陈令如来比,罗锦心不由暗笑。

    那陈令如倒是想以身相许来着,只是林珏没答应。

    见萧恪不死心。罗锦心当然不能说实话。

    她只是低垂着头,装作一副娇羞欲滴的样子,慢慢地靠近了林珏,扯了扯他的袖子,“林哥哥,我不舒服,咱们走吧。”

    她这副样子着实愉悦了林珏。

    这个男人立马从面对萧恪时的剑拔弩张,变成了一副温情脉脉的好男人样儿。

    他忙低头看着罗锦心,体贴地道,“好,我们这就走!”

    罗锦心的一句“咱们”,和林珏的“我们”,让萧恪彻底崩溃了。

    没想到他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天,罗锦心终究还是跟了林珏。

    为什么?

    他想不通。

    林珏虽然是战神,虽然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虽然是世子,虽然是未来的恒王,但到底是个异性王,哪里比得了他这个正经八百的皇室宗亲?

    若是罗锦心选择了太子,他还真的无话可说。

    因为,人家到底是未来的皇上,将来她就有可能是个贵妃。

    若是诞下麟儿,就很可能母凭子贵,说不定还会是太后。

    可是她却偏偏选了林珏。

    这辈子顶多是个异性王妃。

    她到底图林珏个什么?

    他想不通,真的不明白!

    看着林珏拉着她的手从他面前经过,唇角还噙着一抹笑,萧恪的眸子简直就要喷火了,赤红一片。

    他倏地拦住了锦心,不管不顾地紧盯着锦心的眸子,低吼着,“为什么?我到底哪里不好,你非要选他?”

    锦心本来一直低垂着眸子,做出一副娇羞脉脉的样子。

    此时被萧恪给拦了下来,这般面对面地质问着,不得不抬起眸子,对上萧恪那双赤红的眼睛。

    她面色平静,眼神冷淡高傲,那菱形的唇瓣里一字一句地吐出一句话,“因为他许过我,一生一世一双人!”

    萧恪愣了,站在那儿无所适从了。

    一生一世一双人?

    开玩笑呢吧?

    她这是不是强人所难?

    这对他实在是太不公了。

    他以前有过世子妃,身边还有过其他女人的。

    为了她,他可以把那些通房侍妾给遣散。但要让他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还真是有些难度。

    但如果这是她想要的,他会试着努力去做到的。

    “罗姑娘,难道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萧恪嘶哑着喉咙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丝焦急带着一丝隐忍。

    可没等他说完。林珏就一把推开了他,看一眼锦心,温情地笑道,“咱们走!”

    两个人从萧恪的身边走过,连头都未曾回。

    萧恪直到这两个人走远了。才猛地回过头去,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失魂落魄。

    没想到她要的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林珏位高权重,年纪轻轻已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将来能做到吗?

    他不会是骗她的吧?

    罗锦心到底还是太天真!

    想他萧恪,已经许她正妃之位,她怎么不知足?

    这年头,男人身边哪个没有个三妻四妾的?

    凭着他的位分,正妃之位都已经太抬举她了。

    她那身份那名声,能让她做他身边的女人。她就应该感到庆幸万分了。

    可是,罗锦心却相信了林珏的话!

    看吧,迟早有她后悔的一日!

    萧恪盯着那两个慢慢消失不见的身影,唇角绽开一抹残忍的冷笑!

    出了门,罗锦心就把手从林珏手里挣脱开来。

    这个时候,萧恪都看不见了,她就没必要演戏了。

    林珏恋恋不舍地摩挲了下自己的手指,那里还残存着她柔荑上的淡淡清香。

    “林世子,我这就告辞了。”

    虽然答应了林珏,也决定嫁给他。但锦心还是改不了自己这冷情冷性的毛病儿,总想着离这个男人远远的。

    林珏无奈地笑了笑,只好由着她去了。

    这个小女子也许受到了什么伤害,对人总是提防着。他只能慢慢来了。

    锦心扶着紫芝的手刚要上车,忽听身后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高声喊道,“罗姑娘,等一等!”

    锦心回头,见是一个中年模样的白胖男人。

    他显然是刚从马背上下来,就这几步的路。竟然跑得一头一脸的汗!

    看来这身子骨儿真够虚弱的。

    罗锦心定定地看着他,无声地点点头。

    这中年白胖男人面白无须,说话带着一股嘶嘎味儿,像是宫里的内侍。

    罗锦心记不起来自己认识什么内侍,她首先想到的是这个内侍是不是从东宫里出来的。

    太子这些日子对她有些情意,她不是不懂,只是装作不懂。

    她转过身来,站定在马车旁,看着那内侍走近。

    “罗姑娘,咱家是奉了太子妃之命,请罗姑娘入东宫叙话!”

    那内侍说完,眼神闪烁地盯了罗锦心一眼,心内已经翻起了惊天骇浪。

    怪不得太子殿下为了这个女人,不惜和太子妃翻脸呢。

    果然是个人间尤物!

    就这份容貌,这份神情,太子妃连给她提鞋都不够格呢。

    太子妃美则美矣,但跟眼前这位姑娘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有的人美在表面上,有的人美在骨子里。

    太子妃就是那种美在面儿上的人,看上去虽然惊艳,但是越看越没了味道。

    眼前这位姑娘,就那么一个冷冷的眼神,那么一个无意的举动,都能引人遐想半天,回味无穷,忍不住想和她在一起。

    听见自己的话,这位姑娘宠辱不惊、波澜不兴的样子,也着实让这个内侍震惊了一把。

    一般姑娘听见这话,要么高兴,要么忐忑,反正神情总得有些变化。

    可这位姑娘却什么表情都没有表露出来,让人对她捉摸不透。

    内侍对罗锦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要不是碍于身份,他真想盯着罗锦心那张精致的容颜看个够!

    罗锦心倒是不讨厌这内侍那定在自己脸上肆无忌惮的眼神,这样的眼神她见得多了,别人都以为她的容貌倾国倾城,但是她自己从未这么认为过。

    倾国倾城也可以变作红颜祸水,反正不管如何,幸也罢,不幸也罢,凭的都是别人的嘴。

    今生,她想活出自己的样子,才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她!

    “这位公公,小女素来和太子妃殿下没什么交情,这入宫叙话,又为的什么?”

    除了进宫给小皇孙治过病,锦心想不起来自己和林环还有什么交情。

    何况那次的治病,让她充分地见识到了林环的泼辣和无理取闹,她没事会这么好心找她去叙话?

    她虽然行医治病不差,但也不是那些贵人们能够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林环想找一个出气筒,恕她不奉陪!

    内侍面色有些诧异,一般人听见太子妃有请,不管想不想去,那都是不敢迟疑地去了的。可这姑娘竟然还问他缘由!

    缘由他知道,但他怎敢说出来?

    他只能打着哈哈模棱两可道,“姑娘去了就知道了,只能是好事,管饱姑娘满意!”

    好事儿?

    罗锦心那双美丽的眸子波光流转,好事儿林环会找她?

    她自是不信。

    但太子妃有请,她也不好直接回绝了的,只道,“方才在诚亲王府落了水,这会子觉得身子不适,怕去了过了病气给太子妃殿下。还请公公回去对太子妃殿下言明!”

    这意思,就是不去了?

    内侍面色难堪起来。

    太子妃一早可是交待清楚了,务必把罗姑娘接进东宫,不然,他就别想回去了。

    他得了命令,赶紧地就去了罗锦心住的罗记粮铺,可是粮铺的伙计说,锦心一早就被诚亲王府世子请去赴荷花宴去了。

    他紧赶慢赶地又来到了诚亲王府,这不,就遇到了这姑娘了。

    刚喘出一口气,说明了来意,谁知这姑娘就拒绝了。

    这让他回去如何交差?依着太子妃那性子,还不得把他给吃了?

    内侍的面色阴晴不定起来,看着罗锦心的目光也有些不善了。

    临来时,太子妃可是下了死命令的,不管用什么法子,也得把这姑娘给弄到东宫去。

    昨儿太子对太子妃那态度他也是看见了的,太子对这姑娘,可是势在必得啊。

    他要是弄回去,相信太子殿下也会对他高看一眼的。

    打着这样的主意,内侍就往前走了两步,皮笑肉不笑道,“姑娘还请莫要为难咱家,这就跟着咱家走一趟吧。”

    说完,不待罗锦心反应过来,内侍就朝身后挥了挥手。

    就有两个面目清秀的小太监走上前听命。

    内侍冷哼一声,道,“伺候着姑娘上车!”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