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三十二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锦丫头,你,你回来了?”崔老太君一把扔掉了自己手中的龙头拐杖,撇开房氏,紧走几步,就把罗锦心给搂进了怀里,儿一声肉一声地哭起来。

    “我老糊涂了,听信了小人的谗言,让你出去受苦受累的……”

    崔老太君那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哭得惊天动地的。不知道的人,还不晓得她有多在乎这个外孙女呢。

    身后的卢氏,听着催老太君口口声声地说“听信了小人的谗言”,忙垂了头暗骂:真是个老不死的,当初撵这小贱人出去的时候,她可是点了头的,这会子又把烫手的山芋踢到她这边,她可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

    见崔老太君抱着罗锦心哭成了一团,卢氏一把扯开房氏,自己挤上前,假惺惺地劝慰着这祖孙两个。

    “老太太,您身子骨儿不大好,还是别哭了。这大姑娘都来了,先请进去歇歇吧。”

    崔老太君连着哭了好一阵子,可是锦心除了叫她一声,愣是一句话都不说,她想找个台阶下也得有个人给她送才是。

    听了卢氏这话,她连忙掏出帕子抹了抹眼角,破涕为笑,“你二舅母说的是,这是大喜的日子,我怎能哭呢?走,跟我进屋里去,咱们娘儿们好好絮叨絮叨。”

    说罢,也不用人来扶,她拉着罗锦心的手就往院门内走去。

    锦心好笑地看着这个步履一点儿都不老态龙钟的崔老太君,再看一眼面色很不自然的卢氏,心里慢慢地有了成算。

    前些日子,生怕她得罪了诚亲王府而连带了安国公府,这老太太来不及就把她给撵出去。如今她和恒王世子定了亲,就上赶着来巴结她,这副嘴脸,着实让她看着难受。

    但想着外祖母到底和她有着血浓于水的关系,罗锦心还是不想做得太难看,一路相随着乖巧地和崔老太君到了她的花厅。

    此时,那花厅里已经摆好了丰盛的席面,崔老太君亲自拉着锦心坐了上首,卢氏和房氏两个只在一旁伺候着,并不敢落座。

    “去,把几个姑娘叫来。”崔老太君吩咐身边的大丫头榴花。

    榴花今儿见了罗锦心,低眉顺眼的只管赔笑,连头都不敢抬。

    当初撵锦心出去的时候,她做了一回恶人,这时候,人家算是衣锦还乡了,她巴不得自己隐身别被锦心看见才好!

    不多时,安清和安沅、安湘三个安府的姑娘都来了。

    安清打头,穿一件银红纱褂,石榴红湘裙,头上戴着两朵南珠莲子米大的珍珠串成的珠花,气势汹汹地赶过来,一张雪白的小脸板得紧紧的,仿佛蕴藏了天大的仇恨!

    安沅和安湘两个自然没有安清打扮得贵气,但一个个的也都艳丽得跟花蝴蝶一样。

    比起素雅的罗锦心来,这三个姑娘,的确华贵了几分。

    只是她们到底显得轻浮了些,行为举止看上去有些沉不住气儿。

    崔老太君让安清安沅安湘三个人坐在她们的下首,最后,才让卢氏和房氏在对面坐了。

    宴席开始。

    崔老太君一直拉着锦心的手,右手端起面前的一杯果酒,环视了一周,声音沉着凝重,“今儿,我要喝一杯赔罪酒!”

    此话一出,屋内的人都惊呆了。

    她在安国公府里可是独一无二的老封君,竟然当着这些晚辈的面儿给罗锦心赔罪?

    安清首先受不了,她脸子一甩,哼了声,“祖母,您何必这般委屈自己?罗妹妹好歹也是在咱们家住了一阵子,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她当得起您的赔罪吗?”

    她当真看不懂,不就快要嫁给恒王世子了吗?老太太至于这般低三下四的?

    崔老太君好不容易找着个机会要和罗锦心修复关系,却被安清一声轻哼给打断了,她端着酒杯的手忽然就抖了一下,差点儿没有把杯中的酒给洒了。

    她满面怒容地瞪着安清,深恨这个孙女儿没有眼色,不分场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因为气怒,她把火发泄在卢氏身上,“看看,这都是你养出来的好女儿!”

    当着房氏和罗锦心还有两个庶女的面儿,崔老太君给了卢氏一个没脸。

    卢氏的脸当即就涨红了,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安清,咬牙切齿地骂道,“快闭上嘴吧,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安清被母亲给责骂了一番,气得小脸儿煞白,啪地一声摔下筷子就跑了出去,一边跑着还一边哭诉着,“都看着罗妹妹攀了高枝儿了,上赶着巴结去。我们这等的就没人管了?”

    卢氏看着安清的背影,真是又气又疼,当即就站起身来,阴沉着一张脸对崔老太君道,“老太太,我出去看看,清儿这丫头倔得很,我怕她又闯祸!”

    “你给我坐下!”崔老太君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也不看看今儿什么日子,一个个的都不给我省心!”

    卢氏倒是坐下了,只是心里十分不满。

    她的女儿都气哭了,她还得陪着这小贱人说笑,岂不是太掉价了?

    崔老太君气得颤巍巍地直摇头,却还是没有骂够,“你去看什么看?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儿?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卢氏被崔老太君劈头盖脸一顿骂,心里气得快要吐血了。当着房氏和锦心还有两个庶女的面儿,她只得忍了又忍,却是一张脸憋得通红,快要滴出血来。

    锦心算是看出来了,卢氏心里依然恨着她,放下她骂安清的时候,并没有指出她错在什么地方,这也意味着,卢氏认为安清说她的那番话是对的。

    她也弄不懂,卢氏为何对她这般恨之入骨?

    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就要嫁给林珏,而安清却没有机会了?

    但她有种直觉,卢氏恨她,是在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她一直在等待机会罢了。

    前世里,临死前,卢氏那张阴险恶毒的脸,至今让她记忆犹新。

    这个女人,难道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

    坐在下首的房氏,看着这一幕,心里暗乐。果然罗姑娘说得对,这府上的管家之权,她确实要争上一争了。

    如今卢氏已经让老太太有些厌烦了,她要是再少一把火,岂不就更进了一步?

    她平日里深居简出,几乎不问俗事儿。但她好歹也是出身大家,虽然守了寡,但那些后宅里的阴谋诡计,她还是通路的。

    听着崔老太君勃然大怒地骂着卢氏,她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