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三十五章 逢高踩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安清气得心肝肺都疼了。

    凭什么她还没开口,老太太就一口替她答应下来?怎么就不问问她愿不愿意?

    现如今她看见罗锦心就烦得要死,恨不得她这辈子嫁不成人或者嫁给一个糟老头子才好!

    这要是住在一起,天天看着她那张明媚的笑脸,还不得把她气死?

    何况,到时候林珏来迎亲,就到她的院子里,那不是现打了她的脸了?

    安清那张还算耐看的小脸儿青一阵红一阵,看上去像是有人用颜料给她涂了一样,让罗锦心看着一阵暗爽。

    呵呵,安清,这次我要是不把你折腾够了,这个“罗”字我倒过来写。

    卢氏也是十分不满,不过她心里还打着如意算盘,所以,听见罗锦心这样的要求,并没有说什么,反倒是用眼神安抚着安清。

    到底是母女心连心,安清本来气鼓鼓的,被卢氏拿眼神一扫,她就平静了下来。

    罗锦心这小贱人想住在她的院子里,这可是她自找的。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踏进来!

    罗锦心把这母女之间的互动看得一清二楚,只管端着茶杯轻轻地呷着。

    安沅和安湘两个庶女面对卢氏、安清、罗锦心几个之间的暗流汹涌,一声儿都不敢吭。

    以前,她们俩还敢助着安清欺负欺负罗锦心,但如今人家罗锦心已经成了麻雀变凤凰了,她们哪里还敢?

    想要交好罗锦心,又怕安清给她们小鞋穿,所以,这两个人决定私下里给罗锦心送些东西,好弥补以前跟着安清欺负罗锦心的缺。

    可谁料罗锦心又提出要住在安清的院子里,这让两个人的小算盘噼里啪啦拨得叮当响。

    要想给她送东西又不被安清发现,这可真是个高难度的活儿。

    罗锦心自是不知道这两个庶女心里在那儿寻思什么,只不过看到卢氏和安清母女脸上那精彩的变化,她心里十分轻快!

    吃完了饭。罗锦心站起身来,对崔老太君道,“外祖母,我这吃饱了。想和清姐姐出去走走……”

    安清大吃一惊,住在她的院子里,她心里已经难以承受了,没想到这晚饭后还要陪散步?

    她成了什么了?

    陪吃陪睡陪散步,典型的“三陪”啊?

    可崔老太君已经乐呵呵替她应下了。“好,好,你们姐妹正好可以亲厚亲厚……”

    安清气得胸脯子一起一伏的,可卢氏却甩给她一个“万事有她”的眼神,安清这才作罢。

    罗锦心径直朝安清走去,一把拉着她的胳膊,亲昵地笑着,“姐姐,咱们出去到花园子转转去?”

    安清被她这副样子给弄的一惊一乍的,好像罗锦心大病一场之后。就再也没和她这么亲密了。

    如今这样,让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这样的罗锦心,虽然面色宁静,笑容甜蜜,可是看着平白地就让她心里发瘆。

    她总觉得罗锦心这次住在她的院子里,是故意的,想对付她,想让她出事儿。

    可她转眼一想,这府里就是她的家,罗锦心不过是个外来客。在她们的地盘上能怎么着?

    何况,她母亲已经私下里做了手脚,到时候,罗锦心就算是有什么鬼点子。也施展不开来。

    想到这一点,安清又放心了,和崔老太君、卢氏告辞之后,转身就和罗锦心走了出去。

    两姐妹手挽着手,看上去当真很亲密。

    只是安清这一会子,被罗锦心给弄得心里起起伏伏。连带着面上的笑容也假了许多,僵硬得就跟硬挤出来似的。

    罗锦心用眼角的余光溜了安清一眼,只觉得心里舒服得跟羽毛轻轻划过一样。

    只要安清不痛快,卢氏难受,她心里就爽得要死。

    怪不得卢氏母女总喜欢找她的麻烦,原来,被人这般惦记着,滋味这么不好受啊。

    哈哈,她出嫁前的这几天,就是要让卢氏和安清过得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两个人刚出了门,就迎上了匆匆进来的丫头橙香。

    橙香是卢氏身边的丫头,现在卢氏还是安国公府的当家人,她跑进来,必是有什么要事儿了。

    橙香熟门熟路地进了崔老太君的院子,刚要往里走,就遇到了携手出来的罗锦心和安清。

    她愣住了。

    这两个人一直都不对付,什么时候好成这样了?

    只是她身为丫头,怎么可能失惊打怪的?

    她当即就上前屈膝行礼,问了好,才要往里头进。

    安清知道橙香是卢氏的心腹,不由纳闷,“这个时候,娘在里头陪老太太说话呢,你有什么事儿这么急?”

    橙香见安清来问,只得小声道,“是门房上来报,说是恒王府来人了。”

    恒王府?

    罗锦心和安清都惊了惊,这个时候,恒王府来人做什么?

    看橙香这样儿,难不成是林珏来了?

    罗锦心心里有些不自在,这个林珏也真是的,他们的亲事都定下来了,怎么还这么粘人?

    不过才一天没见,就巴巴地找上门来了?

    这一生,她对他不过是有些好感,可还没有好到跟那种真正的夫妻一样。

    她嫁入恒王府,不过是听从了林珏的建议,摘开太子和诚亲王世子罢了。也不指望着从此后和林珏你恩我爱的。

    谁料到林珏这人还真是厚脸皮,难道她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安清看一眼罗锦心,心里顿时就不平静了。

    这个该死的小贱人,怎么这么好命?

    不仅和号称本朝第一美男子的林珏定了亲,人家还这么上心,天黑了也不忘过来看她。

    她倒好,到如今,精挑细选的,竟然一门亲事都没有定成,怪不得老太太看她的眼神都是斜的,还说她有本事要嫁给林珏那样的人,到时候嫁妆也给她置办得丰丰盛盛的。

    可她。实在是想不通,为何那些名门贵族的子弟看不上她,偏偏就喜欢罗锦心这个小贱人了?

    太子,诚亲王世子。还有恒王世子,一个个都上赶着求着她。

    她到底好在什么地方?

    除了这三个男人,安清想不到怎么才能嫁得比罗锦心更好!

    可偏偏这三个男人,都对这小贱人情有独钟,对她理都不理。

    看着罗锦心那张带着恬静笑容的面庞。她眸中那怨毒的光芒大盛,恨不得此刻就撕碎了这小贱人。

    不过她还是狠狠地把心里的那股妒火给强压了下去。

    她不能嫁得比她更好,那她让她嫁不成不行吗?

    这个时代,男子最嫌弃最讨厌女子的,不就是女子成为残花败柳,不干不净了吗?

    只要罗锦心变成那样,她不相信林珏对她还会一往情深!

    她娘卢氏曾经说过,男人最在乎的,一是女子的贞洁,再一个才是女子的容貌。

    女子要是失了贞。容貌再好,那也是残花败柳,破鞋一个。

    像林珏那样位高权重的男人,怎么会稀罕?

    看着罗锦心面上的笑容,安清掩下眸中的妒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道,“罗妹妹,我们走吧。”

    “且等等,看看恒王府来的是什么人?”罗锦心住了脚。不上安清的当。

    她就是不想让她和林珏见面是吧?

    那她就偏要去见林珏!

    凭什么要让她高兴?

    林珏是她的未婚夫婿,过两日,就是她正儿八经的夫君,为何不见?

    安清咬着唇。重重地点了点头,只觉得呼吸不畅,都快要憋死了。

    罗锦心看得心里舒畅,扬眉吐气地等在门口。

    橙香挑了帘子进了屋,对着卢氏就张嘴喊起来,“二太太。恒王府来人了。”

    喊的是“二太太”,而不是老太太。

    崔老太君两条苍白的眉毛动了动,隐忍不发。只是面色已经沉了下来。

    卢氏却没有注意,只问橙香,“恒王府来的什么人?”

    橙香小心翼翼地答,“是世子爷带着几个人过来的。”

    卢氏眼皮子一跳,不知道林珏这个点儿过来到底为的什么事儿?难道是因为罗锦心来了?

    心里有些不平衡,面儿上却还是一派云淡风轻地吩咐橙香,“把林世子请进来。”

    橙香答应着去了,临走时,匆匆地行了礼,只是看在崔老太君眼里,简直就是敷衍了事。

    原来,卢氏已经这般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崔老太君的手重重地拍在桌面上,呵斥的话震耳欲聋,“咱们府上的丫头,何时这么不守规矩了?来人,给我把这小贱蹄子拉下去打烂了。”

    橙香听见崔老太君的话,吓得赶忙转身来看。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这老太太了,回想一下自己似乎也没有失礼之处啊?

    平日里,她回卢氏不也这样的吗?

    看着崔老太君那双浑浊的老眼里往外冒火,她吓得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浑身跟筛糠似的抖个不停。

    但就算这样,她还是懵懵懂懂什么都没有明白过来。

    不过,崔老太君这火一发,卢氏却明白过来了。

    她心里暗骂一声“老东西”,面儿上却不动声色地含笑望过去,“老太太,这是怎么了?可是橙香这丫头说话不经心,冲撞了您老人家了?”

    她不动声色地把崔老太君发火的原因归结为橙香说话不经心。

    照她这样说,她一个老封君要是和一个丫头计较,岂不是失了身份?

    崔老太君这是指桑骂槐的做法,哪里好明公正道地说出来?

    见卢氏这般说,崔老太君只得板着脸,重重地出一口气,指着橙香撒起气来,“按说你身边的丫头不该我来教导,但咱们家是什么人家?岂容这等无礼的东西随意进出?”

    橙香吓得瑟瑟发抖。

    二太太在这屋里,她能不进来回事儿吗?往日里也是这样的,也没见这老太太有什么异常。

    怎么偏就今儿不行了?

    卢氏心知肚明,知道崔老太君这是借橙香来发落她。

    她出身不高,这些年,要不是刻意巴结着崔老太君,这执掌中馈的事儿也轮不到她。

    但就这样,这死老东西也不舍得放权,留一半放一半的,挠得她的心痒痒的。

    如今当着小辈的面儿发落她的丫头,这让她脸面上怎么下得来?

    不过卢氏也不是吃素的,她看着崔老太君那涨红了的老脸,皮笑肉不笑道,“老太太,您别生气,丫头不好,我回去替您好好地教导。大姑娘在这儿,又是大喜的日子,您老就别和这丫头计较了,啊?”

    她云淡风轻地说着,可听在崔老太君耳朵里,就好像自己非要跟一个丫头过不去似的。

    她越发气了,但是当着罗锦心的面儿,她着实不好表露出自己的真实意图来。

    只能长长地叹一口气,冷笑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就带下去教导吧。”

    卢氏忙起身答应了。

    却听崔老太君又道,“来人,扶我去接世子爷。孙婿来一趟不容易,我这把老骨头也正好活动活动!”

    这么说,是要亲自迎出去了?

    卢氏眼波闪了闪,对橙香使了个眼色,橙香就爬起来一溜烟地跑了。

    她则上前要扶着崔老太君,却被崔老太君不着痕迹地甩开了,“房氏,你左右也没事,陪我见见你妹婿。”

    房氏赶忙低眉顺眼地过来扶着崔老太君,榴花扶着另一边,硬是把卢氏给挤开了。

    罗锦心和安清在门口听得一清二楚,安清气得捏紧了拳头,本来还和罗锦心携着手的,这会子也甩开了。

    连老太太都这般不待见她们母女了,这可怎么得了?

    都是罗锦心这小贱人给闹的,要不是她和林珏定亲,老太太才不会让她回来呢。

    哼,今晚就让她尝尝她们母女的厉害,等她成了残花败柳了,看林珏还要她?

    安清一双眸子里喷着熊熊的妒火,也想跟着崔老太君迎上去。

    她们本来站在门口的石阶上,看见崔老太君出来,安清忙堆满了笑上前,撒着娇,“老太太,我也跟着您去看看林世子!”

    “胡闹,林世子可是你妹婿了,你还是避避嫌的好。”崔老太君都老成精了,哪里看不出来安清的心思?

    她面色一沉,回头就呵斥卢氏,“带着清丫头回去,我这儿用不着你们伺候!”

    卢氏低了头,声音如同蚊蚋般答应着,那隐在袖中的手却死死地攥着。

    这是要舍弃她们母女了?想当初这死老太婆让她把罗锦心赶出去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果然,这老东西逢高踩低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