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三十七章 毒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罗锦心刚走到内宅二门前,忽然想起自己的XXX落在屋里了。她转身就要回屋去取,却没想到撞见了宿醉刚醒的吴勇。

    吴勇昨晚不胜酒力,喝得酩酊大醉,直睡到日晒三杆才被丫鬟喊醒。知道他母亲和姨母寻他商议事情,他匆匆梳洗一番就往卢氏的院子去。却没曾想,在半路遇见了罗锦心。

    因为一早要去XXX,罗锦心特意收拾打扮了一番。葱绿色的妆花褙子,鹅黄色百花穿蝶百褶裙,一头青丝绾成双丫髻,不饰金银珠玉,只用两根石青色的折枝花水纹发带绑住,脸上略施粉黛,抹了点唇蜜,清丽脱俗。

    吴勇看得眼睛发直,咽了口口水,这才上前作揖行礼,满脸堆笑:“锦心表妹这是往哪去?”

    罗锦心想到昨天夜里的事儿,实在不愿意搭理这个登徒子,碍于亲戚情面,她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回房取些东西。”说着,她抬腿就要走。

    “表妹是要出门吗?打算去哪?都是哪些人陪着表妹出去?”吴勇却上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正巧我今儿也要出门,不如我陪着表妹一起出去逛逛?”

    罗锦心停住脚步,上下来回打量着吴勇,冷笑道:“吴家虽算不上百年的世家大族,却好歹也是XX地名一代有名的诗书礼仪之家。表哥怎么倒连‘七年男女不同席’都不晓得了。我是闺阁女子,表哥是外男,即便是要出门,自然也会有丫鬟奉盂端茶,更衣焚香,不敢麻烦表哥。表哥若是有时间闲暇,不如多做些八股文章,早日折桂才好。”

    说完,也不管呆在原地瞠目结舌的吴勇,自顾自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出了安国公府。罗锦心的贴身丫鬟XX撩开车帘,惊讶地对罗锦心道:“小姐,后头有辆马车一直跟着咱们。”

    罗锦心搁下手里的茶盅,眉头微皱XX又道:“好像是吴家的马车。奴婢瞧见那马车的穗子上绣了个斗大的吴字。”

    罗锦心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这个吴勇怎么这样阴魂不散!

    她吩咐车夫停下马车,扶着XX的手下了马车,走到吴勇的车旁,举止得体地行了个礼,笑道:“吴家表哥这是要去哪?前头就是成亲王府了。那是条死胡同,表哥的马车双辕大,只怕不好掉头。”

    吴勇听见罗锦心的声音,身子早是一酥。他用手里的姑苏折扇轻轻挑开车帘,原本清秀的脸庞带了几分轻挑:“锦心表妹是要去成亲王府吗?我才来京师,却早就听说朝前坊南荀大街那边有家‘同春楼’做的京帮菜很不错。不如表妹与我同去尝尝,我这车上还有山西临汾来的上好汾酒,小酌两杯,谈诗论画岂不妙哉!”

    罗锦心心里已是怒火暗起……

    罗锦心刚走到内宅二门前,忽然想起自己的XXX落在屋里了。她转身就要回屋去取。却没想到撞见了宿醉刚醒的吴勇。

    吴勇昨晚不胜酒力,喝得酩酊大醉,直睡到日晒三杆才被丫鬟喊醒。知道他母亲和姨母寻他商议事情,他匆匆梳洗一番就往卢氏的院子去。却没曾想,在半路遇见了罗锦心。

    因为一早要去XXX,罗锦心特意收拾打扮了一番。葱绿色的妆花褙子,鹅黄色百花穿蝶百褶裙,一头青丝绾成双丫髻,不饰金银珠玉,只用两根石青色的折枝花水纹发带绑住。脸上略施粉黛,抹了点唇蜜,清丽脱俗。

    吴勇看得眼睛发直,咽了口口水。这才上前作揖行礼,满脸堆笑:“锦心表妹这是往哪去?”

    罗锦心想到昨天夜里的事儿,实在不愿意搭理这个登徒子,碍于亲戚情面,她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回房取些东西。”说着,她抬腿就要走。

    “表妹是要出门吗?打算去哪?都是哪些人陪着表妹出去?”吴勇却上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正巧我今儿也要出门。不如我陪着表妹一起出去逛逛?”

    罗锦心停住脚步,上下来回打量着吴勇,冷笑道:“吴家虽算不上百年的世家大族,却好歹也是XX地名一代有名的诗书礼仪之家。表哥怎么倒连‘七年男女不同席’都不晓得了。我是闺阁女子,表哥是外男,即便是要出门,自然也会有丫鬟奉盂端茶,更衣焚香,不敢麻烦表哥。表哥若是有时间闲暇,不如多做些八股文章,早日折桂才好。”

    说完,也不管呆在原地瞠目结舌的吴勇,自顾自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出了安国公府,罗锦心的贴身丫鬟XX撩开车帘,惊讶地对罗锦心道:“小姐,后头有辆马车一直跟着咱们。”

    罗锦心搁下手里的茶盅,眉头微皱XX又道:“好像是吴家的马车,奴婢瞧见那马车的穗子上绣了个斗大的吴字。”

    罗锦心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这个吴勇怎么这样阴魂不散!

    她吩咐车夫停下马车,扶着XX的手下了马车,走到吴勇的车旁,举止得体地行了个礼,笑道:“吴家表哥这是要去哪?前头就是成亲王府了,那是条死胡同,表哥的马车双辕大,只怕不好掉头。”

    吴勇听见罗锦心的声音,身子早是一酥。他用手里的姑苏折扇轻轻挑开车帘,原本清秀的脸庞带了几分轻挑:“锦心表妹是要去成亲王府吗?我才来京师,却早就听说朝前坊南荀大街那边有家‘同春楼’做的京帮菜很不错。不如表妹与我同去尝尝,我这车上还有山西临汾来的上好汾酒,小酌两杯,谈诗论画岂不妙哉!”

    罗锦心心里已是怒火暗起……

    罗锦心刚走到内宅二门前,忽然想起自己的XXX落在屋里了。她转身就要回屋去取,却没想到撞见了宿醉刚醒的吴勇。

    吴勇昨晚不胜酒力,喝得酩酊大醉,直睡到日晒三杆才被丫鬟喊醒。知道他母亲和姨母寻他商议事情,他匆匆梳洗一番就往卢氏的院子去。却没曾想,在半路遇见了罗锦心。

    因为一早要去XXX,罗锦心特意收拾打扮了一番。葱绿色的妆花褙子,鹅黄色百花穿蝶百褶裙,一头青丝绾成双丫髻。不饰金银珠玉,只用两根石青色的折枝花水纹发带绑住,脸上略施粉黛,抹了点唇蜜。清丽脱俗。

    吴勇看得眼睛发直,咽了口口水,这才上前作揖行礼,满脸堆笑:“锦心表妹这是往哪去?”

    罗锦心想到昨天夜里的事儿,实在不愿意搭理这个登徒子。碍于亲戚情面,她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回房取些东西。”说着,她抬腿就要走。

    “表妹是要出门吗?打算去哪?都是哪些人陪着表妹出去?”吴勇却上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正巧我今儿也要出门,不如我陪着表妹一起出去逛逛?”

    罗锦心停住脚步,上下来回打量着吴勇,冷笑道:“吴家虽算不上百年的世家大族,却好歹也是XX地名一代有名的诗书礼仪之家。表哥怎么倒连‘七年男女不同席’都不晓得了。我是闺阁女子,表哥是外男,即便是要出门,自然也会有丫鬟奉盂端茶。更衣焚香,不敢麻烦表哥。表哥若是有时间闲暇,不如多做些八股文章,早日折桂才好。”

    说完,也不管呆在原地瞠目结舌的吴勇,自顾自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出了安国公府,罗锦心的贴身丫鬟XX撩开车帘,惊讶地对罗锦心道:“小姐,后头有辆马车一直跟着咱们。”

    罗锦心搁下手里的茶盅,眉头微皱XX又道:“好像是吴家的马车。奴婢瞧见那马车的穗子上绣了个斗大的吴字。”

    罗锦心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这个吴勇怎么这样阴魂不散!

    她吩咐车夫停下马车,扶着XX的手下了马车,走到吴勇的车旁,举止得体地行了个礼。笑道:“吴家表哥这是要去哪?前头就是成亲王府了,那是条死胡同,表哥的马车双辕大,只怕不好掉头。”

    吴勇听见罗锦心的声音,身子早是一酥。他用手里的姑苏折扇轻轻挑开车帘,原本清秀的脸庞带了几分轻挑:“锦心表妹是要去成亲王府吗?我才来京师。却早就听说朝前坊南荀大街那边有家‘同春楼’做的京帮菜很不错。不如表妹与我同去尝尝,我这车上还有山西临汾来的上好汾酒,小酌两杯,谈诗论画岂不妙哉!”

    罗锦心心里已是怒火暗起……

    安清咬着唇,重重地点了点头,只觉得呼吸不畅,都快要憋死了。

    罗锦心看得心里舒畅,扬眉吐气地等在门口。

    橙香挑了帘子进了屋,对着卢氏就张嘴喊起来,“二太太,恒王府来人了。”

    喊的是“二太太”,而不是老太太。

    崔老太君两条苍白的眉毛动了动,隐忍不发。只是面色已经沉了下来。

    卢氏却没有注意,只问橙香,“恒王府来的什么人?”

    橙香小心翼翼地答,“是世子爷带着几个人过来的。”

    卢氏眼皮子一跳,不知道林珏这个点儿过来到底为的什么事儿?难道是因为罗锦心来了?

    心里有些不平衡,面儿上却还是一派云淡风轻地吩咐橙香,“把林世子请进来。”

    橙香答应着去了,临走时,匆匆地行了礼,只是看在崔老太君眼里,简直就是敷衍了事。

    原来,卢氏已经这般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崔老太君的手重重地拍在桌面上,呵斥的话震耳欲聋,“咱们府上的丫头,何时这么不守规矩了?来人,给我把这小贱蹄子拉下去打烂了。”

    橙香听见崔老太君的话,吓得赶忙转身来看。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这老太太了,回想一下自己似乎也没有失礼之处啊?

    平日里,她回卢氏不也这样的吗?

    看着崔老太君那双浑浊的老眼里往外冒火,她吓得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浑身跟筛糠似的抖个不停。

    但就算这样,她还是懵懵懂懂什么都没有明白过来。

    不过,崔老太君这火一发,卢氏却明白过来了。

    她心里暗骂一声“老东西”,面儿上却不动声色地含笑望过去,“老太太,这是怎么了?可是橙香这丫头说话不经心,冲撞了您老人家了?”

    她不动声色地把崔老太君发火的原因归结为橙香说话不经心。

    照她这样说,她一个老封君要是和一个丫头计较,岂不是失了身份?

    崔老太君这是指桑骂槐的做法,哪里好明公正道地说出来?

    见卢氏这般说,崔老太君只得板着脸,重重地出一口气,指着橙香撒起气来,“按说你身边的丫头不该我来教导,但咱们家是什么人家?岂容这等无礼的东西随意进出?”

    橙香吓得瑟瑟发抖。

    二太太在这屋里,她能不进来回事儿吗?往日里也是这样的,也没见这老太太有什么异常。

    怎么偏就今儿不行了?

    卢氏心知肚明,知道崔老太君这是借橙香来发落她。

    她出身不高,这些年,要不是刻意巴结着崔老太君,这执掌中馈的事儿也轮不到她。

    但就这样,这死老东西也不舍得放权,留一半放一半的,挠得她的心痒痒的。

    如今当着小辈的面儿发落她的丫头,这让她脸面上怎么下得来?

    不过卢氏也不是吃素的,她看着崔老太君那涨红了的老脸,皮笑肉不笑道,“老太太,您别生气,丫头不好,我回去替您好好地教导。大姑娘在这儿,又是大喜的日子,您老就别和这丫头计较了,啊?”

    卢氏眼波闪了闪,对橙香使了个眼色,橙香就爬起来一溜烟地跑了。

    她则上前要扶着崔老太君,却被崔老太君不着痕迹地甩开了,“房氏,你左右也没事,陪我见见你妹婿。”

    房氏赶忙低眉顺眼地过来扶着崔老太君,榴花扶着另一边,硬是把卢氏给挤开了。

    前世里,安言是怎么对她的,至今她一闭上眼睛还历历在目。

    安言不过是个对卢氏言听计从的人,自己没什么主见,又养得一身骄恣的少爷脾气。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