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四十三章 较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朝后伸出手来,晃了晃,白芍和紫薇两个就知道怎么做了。

    她们从床前迎向安清,一左一右每人架起了一只胳膊,把她就给钳制住了。

    “罗锦心,你个贱人,你给我滚出去!”被白芍和紫薇两个给架住的安清,丝毫动弹不得,只得声嘶力竭地吼着。

    罗锦心却连眼皮子都不抬,只挥了挥手,捂着嘴秀气地打了个哈欠,“吵死了,好烦!”

    话音刚落,白芍和紫薇两个就把安清原封不动地给推了出去。

    安清乃是闺阁弱女子,虽然脾气不小,可力气到底还是小了很多,被白芍和紫薇两个给推出去之后,就蹬蹬地连连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的石阶上。

    幸好白芍和紫薇的力道不是很大,不然,一个跟头栽下去,势必会头破血流的。

    吃了大亏的安清,从地上爬起来,揉揉摔疼了的尾巴根子,就要上前冲。

    罗锦心那小贱人竟然敢雀占鸠巢,霸占了她的屋子和床不说,还把她给赶出来,这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白芍和紫薇两个不是吃素的,她们两个是林珏精挑细选来保护罗锦心的,凡是和她们家世子妃做对的人,她们可不管她们身份地位高低,只管打了出去再说。

    身为暗卫,她们这点儿忠诚度还是有的。

    见安清跟一头气急了的疯牛一样冲了上来,两个人对视一眼,伸出胳膊就去格挡安清。

    她们世子妃忙活了大半日,难道连个觉都不能睡?

    这还了得?

    世子爷可是亲口吩咐了,只要见到世子妃受委屈,就立即把世子妃给接回来。

    所以,这两个人除了听命于林珏和现如今的主子罗锦心,其他人的账,她们一概不买。

    安清不过是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而已,她们哪里放在眼里?

    见安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这两个人也火了,上去就一把拽住了安清的胳膊,白芍冷声扭脸,问身后的人。“这个女人太吵了,妹妹,你说有什么好法子让她乖乖地闭嘴?”

    紫薇听了,装作一副认真的样子在那儿掰着手指盘算,“好方法就是找个人家把她嫁出去。让她到别人家里吵去。”

    安清这样的人,在白芍和紫薇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她们跟着罗锦心,只觉得同是表姐妹,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就她,还想嫁出去?”紫薇撇了撇嘴,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得白芍一阵咂舌。

    若是比起来,这个安清简直给她们家世子妃提鞋都不要。

    这等货色,还真入不了她们的眼。

    白芍是个有心计的人。见安清乖乖地被紫薇给拽住,动弹不得,她这才放心地冲紫薇一笑,“哎,真是好可惜啊,这么一张清秀的小脸蛋儿,竟然生就这么火爆的脾气。依我看,安姑娘还是少惹事的好,不然,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安清听白芍这般说。不由被吓得心呼呼地跳。

    她虽然不知道这两个林珏送来的侍女有什么本领,但凭她,还是觉出这两个侍女身上有些功夫。苦于现如今被人给制住了,有再大的委屈还不能和外人说出来。安清只得低了头做乖宝宝的样子。

    白芍和紫薇看着安清,不屑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粗声粗气地道,“有的人就跟苍蝇一样惹人厌,好在我们世子妃宽容体贴,不跟她计较罢了。”

    安清刚才已经领教过她们的身手。这会子,坐在石阶上,冥思苦想着,就像是老僧入定一般。

    墨香在她身后看了一会子,也不明白自家姑娘怎么一下子转了性一样。

    她哪里知道,此时的安清,委屈不甘和惊惧,几种情绪都被激烈地压抑着。

    她怯生生地走到安清跟前,小声道,“姑娘,咱还是进屋子歇着吧。这么晚了,还是别打扰人家歇息了。”

    安清要是个明白的,有自己丫头给她弄了个台阶下,也就顺势回屋了。

    可她偏是个心胸狭窄的,墨香这一说话,顿时就勾起了她满腹的委屈和不甘。

    瞧见墨香就蹲在她对面,安清咬着牙就抡圆了一个耳光甩过去,目眦欲裂地骂道,“小蹄子,跟着那小贱人一起来欺负我是不是?你不过是个卑贱的下人,世代相传的奴才,还敢在本小姐面前说话!”

    她吃了大亏,眼下光想发泄出来,身边也就剩了个墨香算是靠得住。所以,她就把气都撒在墨香身上。

    墨香没料到自己一番好心,竟然又挨了姑娘一个耳光,加上先前的,可是有三个耳光了。

    她捂着自己的脸儿,睁着一双委屈的眼睛,不敢看歇斯底里泼妇一样的安清,更不敢看其他人。

    好半日,安清终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发泄一通,她着实痛快了些。

    只是想起刚才看到的罗锦心,正趴在她柔软雪白的大床上睡觉,她就气得恨不得插翅飞进自己的屋子,把罗锦心从床上拖下来一顿乱棍家法伺候!

    可是林珏送来的这两个侍女,跟门神一样守在门口,她可不敢去冒这个险!

    眼睁睁地看着堂屋里熟悉的东西,她只好迈开跟灌了铅一样的腿,朝客房而去。

    可是她那低垂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是深深的幽怨。

    凭什么罗锦心那小贱人就这么好命,不仅赖在她这儿不走,反倒是反客为主了。

    可是她到底还是吓怕了,生怕这两个侍女再给她点儿厉害尝尝,只得乖乖地扶着墨香的手进了厢房。

    安清躺在厢房的小床上,闻着许久没人住过的地方的霉味儿,久久不能入眠,一个劲儿地辗转反侧,琢磨着想什么法子再去报复罗锦心。

    这不要和林珏大婚了吗?

    既然罗锦心赖在她的院子里不走,那就别怪她不客气,她会让她很快身败名裂的,看看到时候林珏还会这么宝贝她!

    安清想着罗锦心将来成了残花败柳,被林珏厌弃,被老太太给赶出去的那副凄惨的景象,顿时就觉得自己今晚挨的那几巴掌也不疼了,心情好了许多,连带着也疲乏了,打了几个哈欠,竟然就睡着了。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