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四十七章 休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崔老太君本是安国公府的老封君,自来都是别人顺着她,哪有她顺着别人的?

    见卢氏这般挑衅地看过来,她顿时气得满头白发乱颤,指着卢氏大声骂道,“忤逆不孝!忤逆不孝啊!去,把二老爷叫来,我倒是要看看,这样忤逆婆婆的媳妇,老二敢留着?”

    这意思,是要把卢氏给休了?

    卢氏身边的婆子忙戳了戳她的腰,小声劝道,“太太,您就服服软,跟老太太认个错吧。”

    卢氏却不甚在意地冷笑道,“放心,老太太想休我,我巴不得。就看她那窝囊儿子敢不敢了。再说,安国公府如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还看不上眼呢。”

    她掌管中馈这么多年,对安国公府的家财早就一清二楚。

    这些年,她也趁机挪移了不少的东西到外头。

    她嫁过来的时候,嫁妆也没有几个,都是些不值钱的。但这几年,她愣是把自己的嫁妆单子偷偷改写了好几遍,如今这些东西都在她的名下,确切地说成了她的嫁妆。

    就算别人知道那不是她的嫁妆,也晚了,更没有法子去断定。

    所以,卢氏就算被休,她这辈子不仅吃用不愁,就连儿女的都给攒够了。

    这些年,她这家可没白当。

    崔老太君就算精明老辣,但到底年纪不饶人,也就由着卢氏暗地里操作了。

    如今在气头上,她说要让儿子安度休了卢氏,但卢氏料定,崔老太君会后悔的。

    崔老太君身边的婆子碍于她的威势,只得小心翼翼地劝着,“老太太,您且消停消停。这么大的事儿,还得商量着来才行。再说,这是在小辈面前……”。

    那婆子也是想让崔老太君回自己屋子,消停一会儿。也许就改了主意了。

    只是崔老太君被卢氏给气得要死,恨不得现在就让她在自己跟前消失,哪里还想得到别的?

    她见这婆子小声劝着她,顿时就气得火冒三丈。“怎么?连你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觉得我老了,不中用了?”

    那婆子被崔老太君给骂得忙垂下头,连连说道,“老太太,您别生气。奴婢这就去请二老爷去!”

    那婆子说完,赶紧脚不点地地去了。

    院子里,锦心一直在奋力救治着墨香。

    墨香都这样了,也没见安清过来看她一眼,更没听卢氏说要给她请个大夫来。

    反而她们哭的哭,嚎的嚎,弄得跟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她拼了命地给救墨香,听不得这些杂七杂八的声音。

    她已经用这个法子整整给墨香度气度了有一刻钟了,正在神疲体倦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听手底下的人忽地发出一丝细微的吟叫。

    蹲在一边给锦心擦汗的紫芝顿时惊叫起来。“醒了,醒了……姑娘,墨香活了。”

    白芍和紫薇两个一直板着脸,这会子也露出一丝微笑来。

    太好了,没想到他们家世子妃竟然这么厉害,能从阎王手里抢人!

    白芍把墨香背出来的时候,已经试过她的鼻息,对于他们这些暗卫来说,断人生死还是可以的。

    谁料到世子妃竟然把她给救活了。

    这简直太令人震惊了。

    主仆几个欢喜了一阵,锦心就让白芍和紫薇两个进屋找了张藤屉子春凳。把墨香小心地放了上去,抬进了她住的安清的卧房里。

    安清本来一直都哭哭啼啼,贴在卢氏身边站着的。见状,忽然就从卢氏身边蹿了出来。冲过去就指着锦心大骂,“贱人,这是我的屋子,你怎能把这样下贱坯子抬进屋里去?”

    在她眼里,墨香虽然是她的贴身大丫头,一直忠心耿耿的。但到底是伺候人的下人,一辈子都为奴为婢的,就算受了伤,也不能住进主子的屋子里。

    见她拦在自己身前,锦心伸出手去,虚虚地点在安清胸前,道,“安大姑娘,看在她服侍你一场的份上,就还她一份清净吧。”

    说完,锦心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安清愣在了那里,咬着唇什么话都说不出。

    卢氏眼波犀利地盯着锦心那抹消失在堂屋里的身影,暗暗地攥紧了拳头。

    这个小贱人,无意中就把她女儿推到了风头浪尖上,才几句话,就在下人们中间,让她女儿成了一个面冷心狠的主子。

    这还了得?

    将来若是传出去一丝半点,女儿的亲事还怎么说?

    看着堂屋内次第亮起来的灯盏,卢氏恨恨地盯着堂屋内垂下来的轻绸软帘,她怎么忘了,这一切都是这小贱人引起来的。

    今晚,她要是不来这清秋院,她的清儿怎么会去厢房里住着,又怎么会失火?

    没有这场大火,她也不会和崔老太君发生冲突。

    算过来算过去,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小贱人住进了清秋院。

    看一眼站在院中还等着安度过来写休书的崔老太君,卢氏心中连连冷笑:等她收拾了这小贱人,看这老东西还有什么依仗?

    这老东西不就是看着小贱人将要嫁入恒王府,才加倍对她好的吗?

    那她就让这小贱人嫁不出去!

    卢氏紧了紧自己的拳头,发觉掌心那处隐隐作疼。她知道,是她方才的力气太大了些。

    她深呼出一口气,看着安清还站在自己的房门前踟蹰不前,不由恨铁不成钢地推了她一把,“清儿,这是你自己的屋子,你怎么不进去?等着人家雀占鸠巢吗?”

    安清被她一推,身子就进了屋。

    院子内,下人们都眼睁睁地看着卢氏母女的举动,暗潮涌动。

    安度气喘吁吁地跑了来,一进院子,就四处张望着。

    见崔老太君站在院内,卢氏就站在门口,他顿时就不知道该朝谁先走过去了。

    卢氏一见安度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儿,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这辈子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弱软的男人?

    罗佑天那样的,她肖想了一辈子,连个影子都没抓着。

    就算罗锦心的母亲安敏早已逝去,可卢氏还是恨她恨得咬牙切齿的。

    安敏活着的时候,被罗佑天百般宠爱,死了之后,罗佑天悲伤欲绝,随后也跟着去了。

    这让她情何以堪!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