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五十三章 巴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锦心进了屋,见崔老太君站在窗前长吁短叹,不由诧异,“外祖母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一大早上怎么就愁苦起来?”

    按说,崔老太君能把她叫回来,在安国公府发嫁,该是很得意的才是啊。

    难道是为了昨晚上的走水?

    那也不至于呀?

    不就烧了屋里的一些帐子窗帘一些什物,又没有人命伤亡,值得了什么?

    白日里叫人收拾收拾也就完事儿了,值得这样发愁吗?

    还是,崔老太君愁得是别的事情?

    锦心敛了眸子,轻轻地给崔老太君行了礼。

    崔老太君一见这个凤凰蛋来了,顿时心情大好,忙一把攥着锦心的手,笑道,“锦丫头,跟外祖母就别弄些虚礼了。起来,陪我吃早饭。”

    她吩咐下去,不多时,丫头就捧了饭菜上来,摆满了一桌子。

    锦心看去,见那桌子饭菜都是些轻淡易消化的,无非一些清粥小菜,外加两盘子白面馒头。比起她之前吃的,确实寡淡了许多。

    锦心不动声色地捏起一个馒头,慢慢地吃着,心里却想:看来安国公府现在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就连这位老封君的吃食都减了,怪不得外祖母这般热切地巴着她。

    陪着崔老太君慢慢地吃完了早饭,丫头收拾了碗筷,崔老太君就拉着锦心进了里屋,坐在炕沿上。

    “锦丫头,外祖母要给你赔个不是!”崔老太君忽然说出这么一句,倒吓了锦心一跳。

    不管如何,崔老太君都是她的长辈,她可不能接受她的赔礼道歉。

    “外祖母,您这是怎么了?我可是您亲外孙女,您怎么对我赔不是了?”

    锦心连忙拦着崔老太君,就听崔老太君道,“你二舅母和表姐实在是不像话,娘儿两个合伙挤兑你,我这心里,真是看不过去啊。”

    原来为的是这个!

    崔老太君拉下脸来,不惜为这两个晚辈给她这个外孙女赔礼道歉,为的不还是让她原谅那母女两个?

    只是这母女两个不是她不想原谅,而是她们处处针对她,甚至还想败坏她的清白啊?

    这样的人,哪能是一个赔礼道歉就能了得?

    锦心听话听音,知道崔老太君这是投石问路,不由心中冷笑:说到底,这老太太还是向着卢氏和安清,毕竟,人家才是正牌子的安国公府的人。

    自己,是外姓人,不过是她们的摇钱树罢了。

    眼波闪了闪,锦心再抬头时,眸中已是一片清明,笑道,“外祖母言重了。二舅母和表姐做的事儿,外祖母怎么倒替她们赔不是了?”

    冤有头债有主,怎么着,也轮不到崔老太君出面。

    崔老太君听锦心话里的意思,好似得让卢氏母女出来赔不是才成,心里一颗大石头顿时落了地。

    只要锦丫头原谅她们就好,到时候等她嫁进恒王府,才会给安国公府说上话。

    可恨,卢氏母女就是一对傻子,竟然参不透她的心思。

    她这完全是为了安国公府好啊,将来,这安国公府还不是他们的?

    锦心说完,就静静地坐在那儿,等着崔老太君表态。

    崔老太君是个人精,顿时就喜笑颜开起来,“锦丫头,我就知道,你是个大度的,不然也没有这样的好命能嫁给林世子不是?”

    “只是你舅母和表姐到底得罪了你,我罚她们跪祠堂去了。过两日,让她们出来给你赔不是!”

    崔老太君连说带笑的,看上去心情大好。

    只是锦心却连连冷笑:外祖母方才用了“得罪”的字眼,可见,她们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不是得罪,而是"chi luo"裸的陷害!

    卢氏和安清这母女俩对她做了多少事儿?

    外祖母难道一点儿都不知道?

    那次把她赶出安国公府的事情,外祖母不是清楚得很吗?

    如今倒好,轻飘飘一个“得罪”,就把她给打发了?

    当初,卢氏在翠山庵里,想毁了她的清白,要不是她及早发觉,此时还能好好地坐在这儿吗?

    如果这也算得罪,那这世上还有陷害这一说吗?

    那次,在诚亲王府,安清伙同外人,帮着端慧郡主打压她。

    回府之后,卢氏在崔老太君耳前下了蛆,就算她不对,就算她不去给端慧郡主赔不是,崔老太君也不该把她赶出去啊?

    何况,也并不是单单地把她赶出去,而是要暗地里把她送上翠山庵,想毁了她。

    更别提卢氏之前还撺掇崔老太君给她说亲,说的人没有一家好的。

    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件不是祸害,不是想毁了她?

    如果这也叫得罪,那她索性也得罪得罪她们试试?

    心底已经寒冰一片,也许是被崔老太君这些亲人伤得太多,锦心此时只想笑,却不再伤心难过了。

    她低垂了眸子,淡淡地应了声“好”,就借口还有些东西要收拾,回了清秋院。

    大少奶奶房氏打发人过来一趟,把自己掌家的事情说了,又给锦心送了两匹颜色鲜亮的缎子,算是感谢锦心之前的指点。

    锦心看着桌上摆着的两匹亮丽的缎子,不由得笑了:房氏,还算是个好的呢。

    这么一大家子人,也就房氏对她还有点儿良心了。

    其实这清秋院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再说,她孤身一人,出嫁那些东西物品全都是林珏在操持,因为日子定的紧迫,连嫁衣都是买现成的。

    她闲的只剩下看书的时间了。

    刚倚在床头上拿过一本医书来看着,就见紫芝进来回道,“姑娘,这府上的二姑娘和三姑娘来了。”

    二姑娘和三姑娘是安沅和安湘两个庶女。

    这两个庶女一向就是墙头草,如今见卢氏和安清被关了祠堂,又开始转向她了。

    不过,她倒想看看这两个庶女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来巴结她。

    锦心下了床,坐在窗前的一把楠木交椅上,等着安沅和安湘进来。

    这两个庶女一进屋,眼珠子就四处乱溜,见锦心坐在窗前,忙几步上前,讨好地笑道,“罗姐姐,原来你坐在这儿呀?”

    锦心无语地蹙了蹙眉,她一直坐在这儿好不好?

    这两个人一进屋就贼兮兮地四处乱看,怪得了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