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六十一章 一锅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崔老太君冷不防卢氏来这一套,破罐子破摔了,她搂着罗锦心肩头的那双苍老的手不由得颤了颤,到底有些心虚。

    卢氏的这番话,确实说得没错。

    当初,要不是她在后头推波助澜、睁只眼闭只眼,也不会让卢氏那般肆无忌惮。说到底,没有她的撑腰,锦心不会被赶出去,更不会让卢氏三番五次地欺负了。

    只是,她哪里敢承认?

    眼下,卢氏已经成了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了。而她的外孙女锦心,再过一天就是真正的恒王府世子妃了。

    孰轻孰重,崔老太君心里有数。

    见卢氏疯狗一样朝她狂吠,崔老太君的眸子不由闪了闪,眼皮垂下去,沉声喝命房氏,“还不把这疯子拖下去?咱们府上哪里能容得下这样的疯狗?”

    房氏这还是新官上任之后,头一次被太婆婆给呵斥了,她当即脸涨得通红,回头狠命地瞪着几个婆子丫头,“一个个都死了吗?没看见这疯狗在这儿胡说八道?”

    几个丫头婆子见房氏和崔老太君都发了话,当即不再迟疑,更没有念着卢氏往日的威风了,几个人架胳膊的架胳膊,拖腿的拖腿,就把堂堂安国公府的二夫人往院子外头拖去。

    卢氏眼看着自己没了机会了,这个空当儿还不忘了冲罗锦心哈哈大笑,“小贱人,你这外祖母就是一条饿狼,不过是看你攀上高枝儿了,这才来巴结你,你要是什么都不是,她怕是躲你躲得老远!”

    崔老太君面色大变,气得额头上青筋直跳,呵斥着丫头婆子,“还不把她拖到柴房里关起来?”

    房氏见卢氏嘴里说的话越来越不好了,忙紧走几步,亲自把自己手中的帕子卷吧卷吧塞进了卢氏的嘴里。

    卢氏说不出话来,在那儿还呜呜地叫个不停。

    房氏居高临下地瞪着她,冷哼一声,“你也有今天!我劝你,还是消停会儿吧。你以为凭你这几句话,就能挑拨离间!”

    卢氏那双淬了毒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房氏,似乎不相信往日里胆小怕事的房氏,怎么也敢这么瞪着她?

    房氏一向被卢氏给欺压惯了的,见卢氏这副样子,不觉心中畅快,笑道,“怎么?觉得你一辈子都要压我一头?告诉你,你的好日子结束了,只要我对大姑娘好,以后,这安国公府就是我说了算。”

    卢氏被房氏冷嘲热讽,也只能呜呜地哼唧几声,却对房氏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房氏就这么看着卢氏被丫头婆子跟拖死狗一样地拖走了,只觉得满心里都是快意。

    原来,看着一个总是欺压自己的人有一天被自己给欺负过来,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啊。

    崔老太君见卢氏这条疯狗终于被房氏给弄走了,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看一眼有些不知所措的罗锦心,崔老太君勉强挤出一抹看上去还算是慈祥的笑,道,“锦丫头,别信那疯狗的话。外祖母这么多年,一直被她蒙在鼓里,哪里知道她背地里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儿?”

    罗锦心知道这个时候崔老太君是在跟她示好呢,她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忙安慰崔老太君,“外祖母,您跟我还说这样的话吗?这世上,您就是我最亲最近的人,孙女儿还信不着您,由得那些恶人挑拨吗?”

    催老太君听罗锦心这么说,就放了心,松了一口气,一把揽过锦心,轻轻地拍着,“锦丫头,你说得对,咱们祖孙两个是这世上最亲的人,没有比我们更亲的了。”

    锦心却在心里冷哼:有,怎么会没有比她们更亲的人呢?大舅舅二舅舅还有安言不就是崔老太君最亲的人吗?

    她从崔老太君怀里抬起头来,微笑着问,“外祖母,明儿我就要出嫁了,您看,清秋院出了这样的事儿……”

    做事要趁热打铁,斩草除根。

    这也是前世用死换来的经验教训。

    崔老太君看一眼厢房,再看一眼罗锦心,眼皮子跳了跳,腮帮子的肉也跟着抖了抖,终于下定决心,转过脸来吩咐房氏,“找两个妥当人,把清姐儿……”

    她顿了顿,像是不知道安置到哪儿去一样。待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暂且先把清姐儿送往碧翠吧。”

    罗锦心听得心中一跳:送往碧翠,这辈子可就是常伴青灯古佛了。她以为,崔老太君会顺势让安清嫁给吴勇的,毕竟,这两个人之间出了这样的事情。

    但她知道,如今崔老太君恨卢氏恨得跟什么似的,又怎么会把安家的姑娘便宜了卢姨奶奶?

    就算吴勇睡了安清,安清身为安国公府嫡出的姑娘,也不能自贬身价,嫁给吴勇。

    她宁肯葬送了这个孙女,也不会便宜了卢氏的妹妹。

    锦心越发笃定,崔老太君一旦狠下心来,果真是心狠手辣,手段雷霆,对最亲的人,也不会心软的。

    房氏也是心头颤了颤,和锦心对视了一眼,就垂下头答应着,自去找婆子送人了。

    吴勇此时还睡着,像是喝醉了,鼾声如雷。崔老太君厌恶地瞥就一眼厢房的方向,低声吩咐身边的婆子,“我们家的姑娘被这个登徒子给占了便宜,这个登徒子还能睡得着?你叫上几个人,去……”

    也许是当着罗锦心的面儿,崔老太君不好意思,她贴着那婆子的耳根子小声吩咐了几句,那婆子就笑嘻嘻地带着人去了。

    不多时,安清被房氏的人给从床上架起来,也不管她是死是活,套上衣裳就塞进了软轿里,悄没声地给送出去了。

    而吴勇就没这么好运气了,不知道那几个婆子是怎么对付他的,站在院外的罗锦心就听到忽然凭空冒出一个男人痛彻心扉的惨叫声,那惨叫声,就好像是被人给屠宰的牛羊一样发出来的。

    她听得毛骨悚然,一会儿,就见那几个婆子抬着一扇门板,晃晃悠悠地出来了。

    门板上,显然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雪白的单子,看上去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只是经过罗锦心身边时,她无意中瞥了眼,就见似乎从那人的腰部滴下几滴鲜红的血来。

    锦心顿时懵了:崔老太君把人给杀了?

    吴勇虽然睡了安清,但也罪不至死啊?

    安国公府如今没落了,崔老太君有这个胆量在府里就大摇大摆地杀了人?

    几个婆子见崔老太君看过来,其中一个就小声道,“老太太,都办妥了,这辈子,这登徒子都不能人道了。”

    见崔老太君点头,几个人抬着吴勇飞快地走了。

    锦心虽然未出阁,但平日里医书看多了,自然也听得明白。她心下暗惊:这么说,崔老太君把吴勇……给阉了?

    她没想到崔老太君手段这么厉害,心里想笑又觉得不好意思笑出来。

    如此以来,崔老太君就和卢氏一家子彻底成了仇人了,所以,她们之间不可能再联手对付她了。

    不过,崔老太君手段这般狠毒,卢氏的妹妹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地就算了的。

    将来,崔老太君也只能靠着她了。

    当然,要是崔老太君不再对她有别的心思,一心一意地做个好祖母,她还是乐意奉养她终老的。

    毕竟,这世上,她也就剩了她这么个亲人了。

    见安清和吴勇都给打发了出去,崔老太君跟呵护至宝一样把罗锦心带到了堂屋里,满面笑容道,“锦丫头,你只管好好歇着,等明儿林世子来接你。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都交给你大嫂来处置。”

    锦心点点头,答应着,心里却在想着这事儿要不是她自己防范着卢氏母女,这会子就该崔老太君把她给打发出去了吧?

    她实在是不想去想那些龌龊的事儿,只觉得经了这些事情,她也着实身心俱疲了。

    崔老太君现在把锦心当成了宝了,唯恐她心气儿不顺,见她面色有些疲乏,忙笑道,“锦丫头,你好生歇着,外祖母回去了。”

    锦心点点头,起身要送她,却被崔老太君极力给按住了。

    才将将转身,就见外头进来一个丫头,脆生生回道,“老太太,林世子来了。”

    崔老太君料不到明儿就是他们的大婚,这林珏今儿还来跑一趟,怔了怔,问那丫头,“林世子来说有什么事儿了吗?”

    那丫头忙回道,“林世子说是给表姑娘送嫁妆单子的。”

    话刚落地,崔老太君就恶狠狠地瞪了那丫头一眼,“什么表姑娘?罗姑娘就是我们府上嫡亲的姑娘!”

    那丫头吓了一跳,忙应下了,只是一双眸子却盛满了不解:以前不都这样叫的吗?

    锦心抿了抿唇,也有些不大适应,外祖母看样子来不及巴结她了,连这点儿小细节都注意到了。

    只是,她终究还是罗家的姑娘,即使崔老太君再三强调,她骨子里也留着罗家的血。

    林珏来了,自是来见罗锦心的。

    可是崔老太君却想巴结巴结林珏,竟然让罗锦心在屋里歇着,嘴里还说,“成亲前,你们两个不宜相见,会不吉利的。外祖母去见见林世子,有什么话,到时候外祖母让人传给你。”

    说罢,这已经古稀之年的老太太,竟然也不用人搀扶,手脚麻利地跑了出去,看得锦心直咂舌。

    这幸亏只嫁个世子爷,这要是当初答应了嫁给太子,这老太太不得用飞的啊。

    这也忒势利了吧?

    且不说她按照崔老太君的吩咐躺下歇着了,单说林珏那边,他来这府上有一会子了,也着人进来传来话,可是等了半天,没有见着罗锦心的面儿,却看到老态龙钟的崔老太君。

    他不由得有些闷闷不乐了。

    都好几日没见锦心了,他这几天真的有些寝食难安。

    本想着今儿借着送嫁妆单子的功夫,两个人能见上一面,却不料这老太太竟然来了。

    难道安国公府没有男人了,由着这老太太出来晃荡?

    林珏一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碍于锦心的面子,不得不笑脸相迎,道,“老太太,您老怎么来了?”

    崔老太君一见了林珏那满面笑容,顿时心里就乐开了花:还是她的锦丫头有用,看看,人家林世子对着她都笑得这么真诚,哪像安清那死丫头,什么都没捞着不说,到头来还被吴勇那不要脸的给占了便宜!

    她在心里一比较,顿时觉得锦心简直就是安国公府的摇钱树了,只要这林世子一直喜欢罗锦心,那安国公府将来就一定会蒸蒸日上的。

    她心里一边打着如意算盘,一边回答着林珏的话,“林世子,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每日里也该活动活动了。”

    林珏耐着心听她这些虚情假意的话,却不得不带着笑问道,“锦儿呢?”

    崔老太君见他问到罗锦心,不由得笑了,“锦丫头昨儿晚上没睡好,这会子说是困了,正补觉呢。”

    昨晚上没睡好?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林珏眼波闪了闪,没有接崔老太君的话茬。

    他有些不信,好端端的,怎么就没有睡好?难道这府上还有那等嚣张的人,欺负了锦心不成?

    崔老太君见自己一句话就成功地让林珏白了脸,心里不禁更有了谱儿了。

    只要林世子一日离不开锦心,那安国公府就有的是好日子过。到时候,安言几个孙子辈儿的,才能有官儿做。

    想着,她越发放缓了声音讨好着林珏,“林世子,按说你们大婚之前是不能见面的,不知林世子今儿来有什么要事?”

    崔老太君一边问着话,一边死死地盯着他手中的那卷成筒儿的纸张,不知道那上头会是什么。⑧☆miào⑧☆bi.*gé⑧☆.$.

    林珏也没必要藏着掖着,淡淡道,“本世子知道锦儿无父无母,怕她出阁那日脸上不大好看,特意给她送些东西做嫁妆!”

    他说得轻描淡写的,可崔老太君却听得两眼发光。

    天,这得喜欢到什么程度,才能想得这么周全啊?

    怕锦丫头没有嫁妆,脸上不好看,特意给她送来东西?

    也就是这些东西就是锦丫头的嫁妆了,将来归她所有了?

    崔老太君听了这话,比锦心还要兴奋,却不得不客气一把,“林世子真是太为锦丫头着想了。只是锦丫头虽然无父无母,却还有我这个外祖母在,嫁妆岂能亏了她?”

    这番客套话听得林珏直挑眉,崔老太君会有这么大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