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六十九章 拜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本来林珏娶亲,陈府的人要把陈令如给接回去的。

    她一个姑娘家,就这么住在姑母家,像个什么?

    原来两府中人还挺看好林珏和陈令如的,谁知道林珏偏要喜欢一个名声不大好的女人,这让陈府的人惊愕之余,也是恼恨异常。

    他的舅舅推辞今儿身子不好,连来都没来给亲外甥贺喜。

    陈府不过是派了个管事的来送了些贺林,正儿八经的主子愣是一个没来。

    可陈令如咽不下那口气,偏不走,就要住在恒王府等着看林珏是怎么把罗锦心那小贱人给娶回来的。

    她眼睁睁看着林珏抱着罗锦心的身影越去越远,指甲陷进掌心都不自知。

    身边的丫头很是担忧地望了自家主子一眼,小声提醒道,“姑娘,我们该回去了。”

    陈令如这才回过神来,慢慢地往自己住的院子走去。

    这会子林珏正和罗锦心拜堂,没她什么事儿,她还是先回去再做计较吧。

    却说林珏一路抱着锦心穿堂独院,走得飞快,径自来到花厅里。

    里头,恒王妃已经端坐在上首,等着儿子带着儿媳来给她行礼。

    她本来也是很不中意锦心的,但无奈儿子非她不娶,她只能将就着儿子了。

    只是看着儿子一脸笑意地抱着锦心进来的时候,恒王妃本来还挂着一丝笑容的脸立时就沉了下来,十分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喝道,“珏儿,你这是做什么?成何体统?”

    她哪里会想到自己儿子竟然把媳妇从大门外给抱了进来?

    天,这得有多喜欢这个狐媚子啊?

    恒王妃只觉得内心里有一股深深地危机感在肆虐着她的心。

    儿子一意孤行,非要娶了这个狐媚子也就罢了,如今看这样子,怕是要宠到骨子里去了,将来,在这恒王府,还能有她这个孤老婆子的立足之地吗?

    锦心听见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呵斥着林珏,心下一跳,知道已经到地方了,能那么称呼林珏的,也就恒王妃了。

    她暗道一声不好,忙小声对林珏道,“快放我下来吧。”

    林珏这才把她轻轻放下来,牵着她的手,走到了恒王妃面前不远处,规规矩矩地站好,听着司礼高声喊着,“一拜天地……”

    一向桀骜不驯的林珏,牵着锦心的手,小心翼翼地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

    恒王妃在上首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己儿子什么秉性,她在了解不过。看着儿子这么服帖,嘴角的笑容遮掩不住,她就觉得一股心酸袭上心头,说不出是什么味儿。

    只是这拜天地从古至今都有,虽然儿子恭敬了些,但这也不是拿来说嘴的事儿,她只得按压下心头的不快,等着儿子媳妇给她跪拜。

    “二拜高堂……”司礼那宏亮的嗓门儿震得恒王妃心头嗡嗡作响,看着林珏牵了锦心的手,慢慢地转向她跪了,她只觉得心头堵得难受。

    若是今儿下面跪着的媳妇是陈令如,她铁定是痛快的。

    只可惜,下面那身形苗条的女子不是她所喜欢的,她只得拿着劲儿坐在那儿,不动声色地看着儿子带着媳妇跪了下去。

    “夫妻对拜……”听着这宏亮的喊声,林珏满面笑容地拉着锦心站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站好,慢慢地拜了下去。

    “送入洞房……”

    锦心听着这话,松了一口气。终于完了,她能到屋子里歇歇了。

    林珏带着她走出了花厅,绕到了后院。走了不多时,就到了。

    虽然大红的盖头盖着看不到什么东西,但是锦心能闻得到院子里阵阵馥郁的花香,还有悦耳的鸟鸣。

    看样子,自己住的这院子,也是林珏亲手布置的。

    她满心甜蜜地被林珏扶入洞房,压根儿就没有经过丫头喜娘的手。

    坐在洒满了红枣、花生、桂圆等物的床上,锦心只觉得踏实了许多。

    这些干果寓意早生贵子,她就算咯得慌也不好把那东西给扔出去,只得稍稍地挪着身子,找个平坦的地儿坐着。

    林珏依然不舍得松开她的手,两个人就这么手拉着手坐在床上。

    外头就进来一个喜娘,上来麻利地把两个人的一缕头发给系在了一处,又去扯林珏的衣角。

    林珏见那喜娘就要把他的衣角给压到锦心的衣角上,忙问,“怎么把我的衣服压在她的上头?”

    那喜娘抿嘴儿一笑,轻声答道,“好叫世子爷知道,这压衣角可是有学问的,谁的在上头,将来就是谁当家作主!”

    原来还有这么一说!

    连日来,光顾着匆忙预备亲事的林珏,这才恍然大悟。

    他连忙把自己的衣角从喜娘手里拽出来,指着锦心的衣角道,“把她的压在我的上头!”

    不仅喜娘惊讶了,连锦心都惊呆了。

    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他至于这么当真吗?

    喜娘低了头偷笑,却还是依言把林珏的衣角给压在了锦心的下头。

    做好了之后,那喜娘起身时,忽然在锦心耳根悄声道,“姑娘真是个有福的,将来定能和世子爷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锦心颔首说了声谢谢,就低下头不再吭声了,只是她心里却翻江倒海一样,再也难以平静了。

    她没想到林珏连这么点子小事儿都会这么在意。

    其实,她还真没有在乎过这些,但林珏说出来,那就截然不同了。

    这个男人真的很宠她,巴不得将来她当家作主才好。

    想想,锦心就觉得甜蜜极了。

    虽然成亲之前,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一颗心还平静无波。但今儿的成亲,真的让她觉得自己嫁给林珏值了。

    今生,有这么个极品男人陪着,她应该不会寂寞孤单了吧?

    喜娘退了出去,林珏给锦心的丫头使了个眼色,几个人就鱼贯而出,在门外不远处守着了。

    林珏这才捏了捏锦心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轻笑着问道,“饿了没?”

    一大早的就梳妆打扮,折腾了大半日,想来她早就饿了吧?

    安国公府内,谁还会想着给她弄些吃食?

    当然,林珏也是听说过,有的新娘子怕自己出嫁时会要上茅厕,于是就不吃不喝一整天,直到入了洞房安歇了。

    林珏想象不出锦心是不是这样的,不过看她低垂着头,有些摸不透她的路数。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