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七十三章 给我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陈令如被紫芝那气势汹汹的话给镇住了,她愣了一下,旋即就反应过来,破口大骂起来,“到底是贱人身边的丫头,尊卑不分。今儿本姑娘要是不把你给治服了,这个陈字就倒过来写!”

    她也不顾自己身为一个大家闺秀,完全就没有了章法,就那么不管不顾地冲了过来,对着锦心就要出手。

    在她看来,紫芝之所以会这么嚣张,完全都是锦心这个做主子授意的。

    她倒要看看,今儿要是打了锦心,林珏会怎么着她?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恒王妃的亲侄女,林珏再护着锦心,也不会把她打回来的吧?

    紫芝一看她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吓得赶紧就挡在了锦心面前,陈令如那挥出来的巴掌毫不迟疑地就落在了紫芝的脸上,那长长的指甲在紫芝的脸上划出了两道深深的抓痕。

    紫芝忍住痛,怒目圆睁地瞪着陈令如。

    陈令如没有打着锦心,自是不解恨,不依不饶地骂道,“贱人,给我死开!”

    一把就把紫芝给推搡到一边儿去,那双锋利的魔爪眼看着就要触及到锦心身上,就听门口处响起一声怒喝,“住手!”

    陈令如堪堪地住了手,慢慢回头看时,却是林珏,正由小厮温鹤和冷烟扶着,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外。

    因为喝了酒,他的面色在夜色里越发显得面如冠玉,白里透红,如上好的羊脂玉上染了一丝红晕。

    那双精致如风羽般的眸子里,说不清是迷离还是怒气,反正看着陈令如,只让她一颗心都如同小鹿在撞,一双眸子更是一瞬间就亮了起来,娇声喊着就奔着林珏跑了过去。

    “表哥,你看,她们欺负我!”陈令如还像从小儿那样,有点儿事情就朝林珏扑去。

    那娇俏的声音正是一个怀春少女才有的,听得温鹤和冷烟都起了一声的鸡皮疙瘩。

    锦心更是狠狠地一颤,只觉得浑身都不好了。

    老天,这可是她的男人好不好?

    一个女人对着她的男人这么着说话,是没把她这个做正室的放在眼里吧?

    陈令如这是有多眼瞎啊,林珏要是喜欢她,何必娶了自己?

    只是陈令如此刻已经被林珏那张带着酒气的面孔给迷得七荤八素的,压根儿就不会用脑子了。

    她还以为林珏会像以前那样,能够包容她一切。

    可是林珏在她扑过来的时候,身子轻轻地往旁边一闪,差点儿就让陈令如煞不住脚往外摔去。

    陈令如吃了一惊,生生地顿住脚,咬着下唇委屈地看着林珏,那双水汪汪的眸子泫然欲泣,看上去我见犹怜。

    “表哥,她的丫头打了我……”

    她似乎也看出林珏有些不快来,虽然还是告着状,但到底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

    就算当着林珏的面儿,她也不会叫锦心“表嫂”,只是用了一个“她”。

    林珏虽然喝了不少的酒,但心里还清明地很,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自己这位表妹心里怎么想的了。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陈令如,勾唇冷冷一笑,“是么?我怎么只看到紫芝脸上的伤痕?”

    他方才站在门外就听见陈令如那如疯魔了一般的尖叫和骂人声,紫芝脸上那两道伤痕又是那么明显,他不想注意都不行。

    陈令如明明也是吃了紫芝的亏的,只是倒霉在她摔在了地上,腰部被门槛给撞了一下,外面看上去,完好无损,也难怪林珏不信。

    只是听着林珏冷淡轻蔑的话,她一下子就急了,恨不得此刻就撩衣给林珏看,“表哥,她一个贱丫头打了我,就是以下犯上,我教训她一下也是应该的。表哥,您都不知道,她刚才是怎么撞的我……”

    她还要说下去,却被林珏不耐烦地给打断了,从他那张薄薄性感的唇里溢出来的话像是千年寒冰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陈令如,请你注意分寸,这是我恒王府,不是你陈府,想怎么撒野就给我滚回去撒!”

    从小到大,平生第一次,陈令如被林珏给毫不留情地骂了。

    她的眼圈儿顿时红了,委屈得浑身都在轻轻发抖,“表哥,您,您说什么?为了一个贱人,您竟然这般对我?”

    她实在是想不透,表哥什么时候这般体恤怜下了?

    是紫芝先打得她好不好?

    “表哥,不信,您问我的丫头,是不是这个贱人打得我?”

    她不死心,还想让自己的小丫头作证。

    说完这番话,她就拼命地朝自己的丫头使眼色。

    小丫头自是也明白主子的心的,忙使劲地点头,“是啊,是啊,世子爷,是这贱人先打姑娘的。”

    “滚出去,这里是你插话的地儿?”林珏怒了,为陈令如的胡搅蛮缠,也为她的御下无方。

    看看,都是什么主子什么丫头?

    在他的洞房里,陈令如就跟个泼妇似的。他的锦心还一句话没说,她的丫头脸上都被抓伤了,陈令如还在这儿信口雌黄?

    小丫头吓得立即闭上了眼,浑身如同筛糠一样,慢慢地就往外挪着。

    虽然是陈令如的丫头,但是在恒王府里,她还没有那个胆量和林珏顶嘴的。

    陈令如见林珏听都不听她的辩解,又对她的丫头又喊又骂的,顿时就火上眉梢,不顾脸面地喊了起来,“表哥,这个贱人有什么好,竟然让你六亲不认?”

    “啪”地一声脆响,陈令如的话湮灭在林珏的耳光里。

    她的脸被打得歪在了一边,她的手捂着自己的那半边火辣辣的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林珏。

    林珏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陈令如,“这是恒王府,这是我的妻子,恒王世子妃,你要是敢辱骂她一句,信不信我让你立刻消失在京城?给我滚,滚回陈府去!”

    他毫不留情面地赶着陈令如,嘴里的话更是冷酷异常,让陈令如完全都没有招架之力了。

    她呆呆地看着林珏好半晌,终是一跺脚,撂下一句狠话“你会后悔的”就跑了出去。

    屋内,寂静一片。

    林珏甩开温鹤和冷烟的手,走到了锦心面前,很是愧疚地轻声道,“锦儿,让你受委屈了。”

    转脸看了看紫芝,他又道,“你跟着我的小厮下去,上点儿药。”

    紫芝看了眼锦心,默默地行了礼下去了。

    屋内,恢复了宁静。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