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一百七十七章 洞房花烛(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寂静的夜空,只有微微拂过的风声。

    室内,绛烛高烧,时不时发出一声轻微的噼啪声。

    锦心捂着被子不敢看只裹着布巾的林珏,她的脸烫得几乎要滴出血来,看得林珏心动不已。

    “锦儿,来给我擦擦头发可好?”林珏知道此时不能逼她太紧,只管好声好气地央求着她。

    锦心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想起方才也是林珏给她擦得头发,自己要是回绝了,未免太过心狠,于是,她勉强“嗯”了一声,把小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

    林珏已经笑吟吟地坐在床边上了,见她出来,就把一条雪白的布巾递了过去。

    锦心抖索着手接过来,闭上眼睛不敢看林珏颤巍巍地摸索着就往林珏头发上擦去。

    只是手腕子却忽地被林珏给抓住了,她气恼地停了下来,头顶上传来一声闷笑。

    她一下子睁开眼睛,气呼呼地看过去,就见林珏正戏谑地看着自己。

    锦心忍不住就喊了出来,“喂,你抓住我的手,我怎么给你擦头发?”

    “你确定你是给我擦得头发?”林珏好笑不已,低头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那雪白的柔荑,不再说话。

    锦心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顿时一颗心狂跳不止。

    天,她这是擦的头发吗?

    明明她的手攥着布巾往人家胸口招呼过去的!

    此刻,她恨不得有条地缝钻进去。

    看着眼前这个娇羞得快要抬不起头来的小女子,林珏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一把扯过锦心手中的那条手巾,顺势把锦心揽进怀里。

    锦心身子猛一哆嗦,抗拒着就要往外挣脱。

    “别动,锦儿,让我抱抱!”性感嘶哑的声音就贴在耳边,男人滚热的气息顺着她的脸颊扑过来,让锦心不知所措。

    “我……我……”锦心有些结巴起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明知道夫妻之间必须要发生些什么,可是一轮到自己了,她就紧张起来,连句话都说不清楚了。

    “锦儿,我们是夫妻了,就得比别的人亲密不是吗?”林珏贴着她的耳根,细细地说着,迷人的声线儿让人忍不住沉醉。

    锦心老老实实地窝在林珏那坚实有力的胸膛上,明知道林珏说的是事实,却不知该怎么回话。她只能装什么都不懂,继续趴在林珏怀里。

    林珏看着这个不敢抬头、只窝在他怀里装死的小女子,忍不住就闷闷地笑了。

    锦心只感觉得到他胸口传来的震动,让她连装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好半天,林珏才住了笑,两只修长的大手捧着她的脸抬起来,让锦心不得不和他视线相对。

    “锦儿,想好了吗?”林珏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渴求,听得锦心有些于心不忍。

    一向果断冷清的她,头一次有些踌躇了。

    可是林珏却不给她反悔的机会,他定定地看着她那双妙目,深邃得如同湖水一般的眸子里,倒映的都是她的影子。

    锦心顿时就被他的眸光给吸引住了。

    此生,她和他就是相伴一生的人了,除了死去的爹娘,这世上,就只有他能让自己牵肠挂肚了。

    她牙一咬,终是狠下心来,声若蚊蚋,“我……我有点儿害怕!”

    “锦儿真好!不怕!”林珏得到了她的这句话,顿时心花怒放,拥着她的力度更大了些,恨不得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

    锦心闭上了眼睛。

    林珏温热的唇覆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一路徐徐往下,在她纤细的眉头、星子般的眼睛上、挺翘的小鼻子上都落下细碎的吻痕,终于来到了她嫣红粉润的唇瓣上。

    四唇相接的那一瞬,锦心浑身一下子酥麻起来。她很是不适应地往外挣了挣,但哪里挣得过林珏那如铁钳一般的臂膀?

    头一次,她尝到了被心爱男人亲吻的滋味!

    原来,这么美好!

    前世里,她有一次被表哥安言强吻过,那次的感觉,让她害怕了被男人亲吻,害怕了和男人亲密接触。

    可是林珏的吻,是那么得不同,让她尝到了甜蜜,感受到了宠爱。

    她默默地承受着林珏的亲吻,只觉得天地间好似只剩了他们两个一样,美好又原始。

    林珏感觉得出怀中女子不再挣扎了,他心里一喜,动作越发温柔起来,像是呵护至宝一样,恨不得把锦心捧在掌心里。

    室内,春情荡漾。

    大红的帐子放了下来,遮挡了床上的柔情蜜意。

    “锦儿,我要进来了……”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压抑,轻轻地说道。

    “嗯……”女子只是轻轻地答应一声,旋即就被一声隐忍的疼痛声给淹没了。

    ………………

    第二日,天光大亮。

    锦心悠悠醒转。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浑身酸疼得像是被马车给碾过一样。

    “锦儿,醒了?”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锦心侧脸看过去,就见林珏正笑得心满意足地看着她。

    “嗯。”

    锦心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这才想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他们,真的成为夫妻了,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

    想到这儿,锦心羞得就不敢看林珏。

    动动酸疼的身子,她更是对面前这个一夜要了她三次的男人心生怨愤。

    不知道她初经人事吗?还这么下死力?

    林珏看着她一脸的愠怒,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看着她一动就疼得龇牙咧嘴的样子,心里明白了几分,忙搂住她,歉意十足,“锦儿,都怪我,昨晚……忍不住。”

    明知道她的身子柔弱,他偏忍不住,实在是她的滋味太美好。 △≧△≧,

    锦心斜他一眼,看一眼外面的天色,就要起来。

    她可没忘了新婚第二日,要一大早起来给婆婆敬茶的。

    可是林珏却搂紧她不放,锦心气得就往外推他,“天都大亮了,我们赶紧起来去给婆婆敬茶了。”

    林珏被这一声“婆婆”给愉悦了,他越发搂紧了她不放,笑道,“放心,我已经打发人给母亲说了,我们晚半个时辰再过去!”

    晚半个时辰?亏他想得出来!

    恒王妃还不知道怎么想她呢。

    锦心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就要跳下床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