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二百零七章 独特治法(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个,我……我……”她支支吾吾地不肯说,看得锦心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看来,如她所料,林环真的有难言之隐啊!

    锦心也不催她,只是慢条斯理挑着指甲,说着,“再等一会儿你不说,我就走了。”

    她连看也没看一眼,倚在窗前,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窗外的景色。

    已是初秋的天儿了,树上的黄叶打着转儿慢慢地飘下来,铺满了一地。

    几个太监弓着身子,慢腾腾地扫着。

    许是怕惊扰了林环,个个都蹑手蹑脚的,跟做贼一样。

    林珏和萧裕坐在树下的凉亭里,两个人相对无言,各自擒着一盏茶,默默地看着这个方位。

    只是隔着一层轻纱,他们两个看不见她,锦心倒是能把这两个人的神色看得一清二楚。

    这两个人心思各异,也不知道怎么能坐得住?

    看锦心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林环咬了咬牙,终是张嘴了,“那个,我那地儿,不大舒坦。”

    那地儿?

    锦心听见她的话,慢腾腾地转过身来,看了林环一眼,就见她苍白的面上涌了一抹红晕,她顿时明白过来。

    怪不得林环坚持不肯请太医来看,太医院里的太医都是男人,医术再好,给林环看那地方,也做不到啊。

    锦心撇了撇嘴,不屑地哼了一声,“早说啊,不就那地儿吗?至于这么遮遮掩掩的?”

    在她看来,病人身上,不管是哪个地方,只要病了,就没有什么可遮羞的。

    可林环毕竟还是个保守传统的女人,当然不好意思跟人说她的病了。

    被锦心这么一呛,她顿时又竖起柳眉,双目圆瞪看着锦心。

    锦心倒是被她这副样子给逗得“噗嗤”一乐,“你这个样子,还想让我给你治病啊?哪个大夫受得了你这样的病人?跟你说,再不好好的,我可不给你治喽。”

    反正现在是林环求着她。

    既然求人,就该拿出点儿求人的样子来。就林环这死脾气,她待会儿非得给她点儿苦头吃吃。

    林环哪里被人这么不屑过,气得胸脯子上下起伏不定,一只素手直直地点着锦心,却“你……你你”的说不出话来。

    锦心上前一把打掉她的手,娇笑道:“你什么你?告诉你,没有我,你就完了。你那地方以后就会溃烂,冒出脓血来,到时候,恐怕腥臭地连太子殿下都不会进你这屋子半步了。”

    林环显然从来不知道这病会有如此严重,听锦心这么一说,顿时就吓得直了眼,好半日才缓过神来,却是“哇”的一声哭起来。

    锦心这个人,虽然外表看着柔弱,但最是刚强,吃软不吃硬。

    先前林环对她那般谩骂,她都不买账,压根儿就不怕她太子妃的身份。

    可如今林环这么一哭,她就有些手足无措了。

    重生后,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她都没有哭过。所以,她自己这么久都不知道哭是什么滋味了。

    可偏偏别人一哭,她就跟着心软了,忙不迭地劝着林环,“哎呀,你可别哭了。哭得我也跟着心烦意乱的。”

    林环这下子再也没有那种高冷范儿了,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坨的,泪汪汪地望着锦心,好似森林中迷路的小鹿一般,楚楚可怜。

    “呜呜,你说,太子真的再也不会踏进我这屋里一步了吗?”

    当着锦心的面儿,她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锦心倒是一愣,原来林环这么在乎太子啊?

    那每次太子来,她还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原来都是装腔作势啊。

    了然地挑了挑眉,锦心点点头,“你要是想让太子再宠你,就得先把病治好。”

    这样的病,太子肯定不会再宠幸林环,就算她美若天仙,也没有男人能接受得了。

    林环这下子像是捡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把就拉住锦心的袖子,急道,“我治,我治!” △≧△≧

    锦心抿了抿唇,无奈地摇摇头,林环表面尊贵无比,光鲜亮丽,其实也不过是个渴望夫君宠幸的可怜女人罢了。

    深宫泪,毁了多少女子的青春啊。

    她若是不搬出恒王府,恐怕也会陷入那种永无止境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争斗中了。

    也幸好,她遇到的是林珏。若是换做萧裕或者其他的男人,谁也不会愿意自己的妻子抛头露面出去行医坐诊的。

    今生能遇见林珏,能和他成为夫妻,她何其有幸!

    撸了撸袖子,她矮身坐到了林环的身侧,一把拉过林环的胳膊,把起脉来。

    这下子,林环乖巧得跟只猫儿一样,一声不吭,眼巴巴地看着锦心,好似锦心就是她的再造爹娘一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