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重启家园  赘婿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二百一十七章 杖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呼啦啦”,锦心扶着雪翎端来的木盆,吐了个痛快。

    胃里难受得直往外冒酸水,锦心扒在木盆边儿上,身子几乎虚脱了。

    紫芝吓得紧紧地托着她,面色发白,急急地就喊着白芍,“快去叫人请太医来……”

    虽然锦心本身就是个大夫,但如今她已经浑身瘫软了,哪里还能给自己医治?俗话说“医者不自医”,不管如何,还是得让太医来一趟才成。

    锦心此刻身子发软,瘫坐在地上,话都不想说,也就由着白芍去了。

    坐了一会子,唇上那种发麻的感觉好了许多,锦心试了试自己的胳膊,发觉能用得上力气了,这才稍稍放了心。

    缓了口气,她挤出一句话,“紫芝,扶我进屋。”

    紫芝连忙同着雪翎架着锦心进了屋,紫薇拧着厨娘的胳膊把她拖到了门口,也跟着挑了帘子进去。

    躺了一会,又喝了些热水,这才觉得身子松快了些。

    锦心靠着枕头半坐着,有些无神。

    紫芝洗了一条温热的手巾来,给她擦了脸和手,不无担忧地看着脸色还有些惨白的锦心。

    锦心回她一个微笑,“孩子没事儿,别担心了。”

    紫芝清楚她的医术的,听了之后眼圈儿就红了,“方才可是吓死奴婢了,万一您和小主子有个长短,奴婢就算是死了也没法后悔了。”

    锦心甚是动容,紫芝的忠心她自是知道。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紫芝都一直一心一意地伺候着她。

    她也决定,这辈子,一定要善待紫芝,给她一个好的归宿。

    稳了下心神,锦心忽然问紫薇,“那厨娘在哪儿?”

    没吃饭之前,她还好好的,偏偏在吃饭之后,就出现了头晕目眩嘴麻的状况。

    若说这不是厨娘动的手脚,打死她都不相信。

    只是厨娘能有几个胆子,怎能在饭菜里动手脚?

    难道她就不怕自己查验出来?

    还是她有足够的自信,确保她什么都查不出来?

    锦心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这个厨娘,肯定是觉得她查不出来,这才有恃无恐的。

    她会不会被陈令如给收买了?

    要说陈令如没有从中作梗,她觉得不大可能。这些天,陈令如虽然没有动作,但她身边那个叫叮当的丫头,可是频频出入于恒王府。

    白芍和紫薇也跟过她,但这丫头很是狡猾,几次都被她溜走了。

    这可真是防不胜防哪。

    厨娘很快就被带进来,她的双臂都被紫薇给拧掉,疼得面色惨白,额头直冒冷汗,身子瑟瑟地发抖,如同秋风中的落叶。

    但一进屋,她还是挣扎着身子跪着,不停地给锦心磕头,“娘娘,饶过奴婢吧,奴婢冤枉啊。”

    她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气得紫芝挑了帘子出来就劈头盖脸地一顿骂,“你在这儿跟谁喊冤枉?明明娘娘在饭前还好好的,偏生吃了饭之后就晕了,你还有脸喊冤?你也不想想,娘娘从没有亏待过你,你怎么就能这般丧心柴?”

    她一向带人温柔可亲,从未破口大骂过别人,如今却对着厨娘一顿打骂,可见也是气急了。

    锦心倚在床上,隔着珠帘默默地打量着厨娘。见她不过三十上下,眉目舒朗,看上去也不像是个恶毒的人,谁也想不到她会给自己下毒!

    听着紫芝的喝骂,她心里暗暗地掂量:这个厨娘到底用了什么法子?

    这西湖醋鱼紫芝也是尝过的,怎么紫芝就没事儿?

    还是这里头的毒专门针对她们孕妇的?

    还没等她想明白,那厨娘就开始为自己辩解了,“紫芝姑娘,您口口声声说奴婢下毒,可有凭证?娘娘中了毒,奴婢不敢推卸责任,但总得让奴婢死得明白!娘娘的饭菜都是姑娘尝过的,姑娘还好端端的,凭什么就要赖在奴婢头上?”

    紫芝替锦心试菜的事情,阖府没有不知道的。厨娘这个时候说出来,倒噎得紫芝语塞,硬是无法辩驳。

    天知道,她怎么就没事儿?

    她没有锦心那妙手回春的医术,当然不清楚。所以,面对厨娘的质问,她憋得脸都红了,却吭吭哧哧地不知说什么好。

    她本就不善与人吵架,刚才也不过是气急了,才骂了厨娘几句。如今被厨娘拿话一睹,就不行了。

    还是紫薇看不过去,上前一脚踹在厨娘的后腰上,喝了一声,“紫芝姑娘也是你敢问的?娘娘中毒了,你死活都逃不了干系,还想死个明白?就算不明白,我们杀了你,也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厨娘被她那一脚给踹得熬地叫了一声,就跟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紫芝望着这样的画面,忽然有些羡慕起紫薇和白芍来,这两个人一言不合就要揍人,先前她还看不惯,如今却觉得特别解气。

    嘴硬不怕,怎么也没有拳头硬。

    头一次,她觉得恒王林珏是多么英明了,提前在娘娘身边放了会功夫的人,也生得别人肆无忌惮欺负娘娘了。

    锦心瞅了一眼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厨娘,目光幽深,半日微微一笑,“你定是做了什么手段是我看不出来的,才会这般有恃无恐,拼着受些罪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是不是?”

    厨娘被她问得一愣,一双眼睛往屋里看时,却只模模糊糊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侧歪在床上。

    只是听那声音,却大不似往日。

    往日里,娘娘说话总是温声细语,不紧不慢的。可此时,她那声音里却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寒意,让人从头凉到脚。

    她在府里也是见过王爷林珏的,每次她都低了头,大气儿不敢出。如今娘娘给她的感觉,就跟王爷一样。

    她很怕这样的声音,可主子问话,又不敢不答,她只得挣扎着强辩道,“娘娘,奴婢不敢,奴婢哪里有那样龌龊的心思?”

    “其实敢不敢已经不重要了,依着我们恒王府的家世,只要主子吃了饭菜身子不适,不管有没有中毒而亡,把做饭的厨娘杖毙了,官府都不会过问的。”

    厨娘的脸色白得跟刮过的骨头一样,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锦心这样温和的人,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还没等她反应出来,锦心立即就吩咐紫薇,“紫薇,拉出去,杖毙一百,打不死你就别来见我!”

    紫薇连眼睛眨不都眨一下,当即跟拖死狗一样就把厨娘往外拖去。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