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二百二十八章 大孙子没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很快,庭院内传来厨娘的惨叫声。

    那惨叫声可谓是惊天动地,惨绝人寰了。

    紫芝听得浑身瑟瑟发抖,几乎就要瘫软在地上了。

    反观锦心,倒是淡定许多。毕竟,经历过前世今生的她,对于这样的生死,已经看透了。

    要不是她医术高超,今儿恐怕就是她一尸两命了。到时候,就算厨娘被处死了,可她和孩儿都回不来了。

    若是厨娘真的被人指使,她不信,在生死关头,她会不把幕后指使之人供出来。

    锦心老神在在地坐在床上,静心听着外头的动静。

    厨娘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充斥耳膜,让紫芝一张脸都发白了。

    知道紫芝定是听不惯这样的惨叫声,锦心就朝她摆了摆手,道,“你下去歇着吧,这里有雪翎就够了。”

    又转过脸吩咐雪翎,“去告诉紫薇,把嘴给堵起来。”

    她暗道这个紫薇也是忘性大,她们这儿又不是刑场,怎么就让那厨娘嚎得满世界都知道?

    紫芝在这当口哪里敢离开锦心半步,忙白着脸强笑着,“奴婢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守着娘娘。都是奴婢没用,娘娘不用担心奴婢。”

    她努力忽视外头的惨叫声,暗想着都是那厨娘自找的,不然,可就是娘娘和孩儿一尸两命了。

    也不知道打了几十下了,反正外头光听见“噗噗“的板子声,已经听不到人声了。

    那厨娘也不知道为何,愣是一个字都不交代。锦心目光闪了闪,想着是否留她一条命,忽听外头大门口传来一声尖叫,“哎呀,怎么打死人了?“

    听上去像是陈令如的。

    雪翎从窗户里看过去,就见陈令如同着老恒王妃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涌进了院子。

    方才那声音正是陈令如发出来的。

    雪翎忙跑到锦心跟前嘀咕了几句,锦心就对着紫芝打了个手势,然后躺了下来。

    反正中毒的是她,她此时可不是龙精虎猛的样子。

    老恒王妃好不容易盼到自己的孙子,乍一听有人给锦心下毒,差点儿没有把她给吓死。

    儿子出征不在家,若是儿媳孙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她怎么和儿子交待?

    一听白芍报信儿请太医,她吓得魂飞魄散,扶着丫头的手颤巍巍地就往锦心的小院里来。

    正好半路上遇到正“闲逛“的陈令如,就跟着一同来了。

    陈令如一进门,就被紫薇的“杀威棒“给惊住了,顿时就尖叫了一声。

    厨娘趴在长凳上,手脚都被捆缚在上头,此时一动不动,后背和臀部血淋淋一片,披头散发的,哪里还看得清面目?

    可是陈令如直觉这垂死之人就是那个厨娘,所以,她心虚之下,控制不住就叫了起来。

    老恒王妃本来正忧心如焚,一听她这叫声,转头一看,就看到了鲜血淋淋的厨娘和正挥舞着大板子打得一头劲儿的紫薇,顿时吓得心惊肉跳起来。

    “快住手,你这是做什么?还嫌这院里不够乱的,还要造这样的孽?“老恒王妃不问青红皂白,就去夺紫薇手中的板子。

    紫薇有些不解,明明是这厨娘害得娘娘方才吐成那样,这老王妃怎么这般糊涂?此时就算打死这厨娘都不为过。

    她握紧了手中的板子,不卑不亢地沉声道,“娘娘,这个厨娘居心不良,我们王妃和小主子差点儿就被她给害死了。“

    此时,已经奄奄一息的厨娘,许是听见人声,就从长凳上慢慢地抬起头来,一眼就看见了陈令如,忙向她投去求救的眼神。

    陈令如对上厨娘那垂死的眼神,吓得忙别开了头,生怕别人看出端倪来。

    对于这样低贱之人,她自然不屑于去管,可她又不敢放置不管,毕竟,这事儿是她指使的,若是此刻不救,这厨娘说不定就豁出去咬出她来了。

    定定神,她看似在帮着老恒王妃说话,“你这丫头好不晓事,是不是这厨娘的错,不是还没有凭证吗?你们王妃身子已经不安了,你还在这儿犯血光,不是想要了你们王妃和小主子的命吗?“

    她是吃定了自家姑母信奉鬼神,又是个软耳根子,所以,就拿这个说事,一定是行的。

    果不其然,老恒王妃一听到“血光“,什么都顾不上了,冷着脸就喝命紫薇,”听见没有?赶紧把人给我放了。这会子你们可不能冲撞了我的大孙子。“

    紫薇被老王妃给瞪得莫名其妙的,心里虽然不屑,却还是没有办法去和这个妇人拧巴,只得把厨娘拉到了小厨房给关起来。

    反正人打成这样,命也去了半条了,不在乎让她再多活一日。

    都这个时候了,也不见她张嘴吐出实话来,像这样的人,打死也活该。

    她恨得咬牙切齿的,临走还在厨娘的身上踹了一脚,瞧好踹到了她的臀,疼得厨娘“嗷“地一声凄厉的惨叫。

    紫薇这才心满意足地关上了小厨房的门,来到了锦心的正屋门口,静静地守着。

    老恒王妃和陈令如进了屋之后,一见锦心躺在床上,虚弱无力的样子,眼眶子顿时就湿润了,掏出一方帕子来就赶紧擦着眼泪,呼天抢地地叫唤起来,“哎呀,我那可怜的大孙子呀,还没见天光,就被哪个天杀的给毒死了呀?“

    她那哭声果真是发自内心的,锦心眼睁睁看着她眼角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滴落下来,把脚下的一块地砖都给洇湿了。

    紫芝在一边无语地看了眼地砖,娘娘腹中的孩儿还好好的,她一没过问,二没让太医看过,怎么就断定小主子被毒死了呢?

    而且,身为一个婆婆,竟然连过问一下儿媳是否安康都没有,这还像话吗?

    她不由为咱家主子打抱不平起来。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