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二百三十二章 真相(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锦心见老恒王妃又要向她发难,也不理她,径自吩咐门口的白芍和紫薇,“把厨娘带上来。”

    今儿若是不弄个水落石出,她可是对不住自己肚内的孩儿。林珏才刚出征,府里就有人敢背地里弄这些龌龊的手段,是时候好好整顿整顿了。

    厨娘被打得半死,此时跟死猪一样被拖了进来,瘫坐在地上,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样子,着实让人胆战心惊。

    陈令如心虚地瞥了那厨娘一眼,当和那厨娘黯然无光的眼神对视上的时候,她很快地就别转过头,不敢再看下去。

    只是她眼底那抹浓浓的警告,却是让厨娘浑身轻颤了一下。

    这一幕,没有逃得过守在厨娘身后的紫薇的眼睛。

    她不动声色地瞥了眼陈令如,接着朗声对着锦心禀告,“回王妃,厨娘带到。”

    锦心早就让紫芝放下珠帘来,听了紫薇的话,只淡淡地嗯了一声,半天都没吱声。

    倒是老恒王妃急了,忙催促着锦心,“你把厨娘弄过来,就是让我们看将死之人的吗?你好歹还怀着孩子,做出这样的事儿,未免太残忍了。”

    这话刚落,锦心就诧异地看了老恒王妃一眼,她实在是弄不清楚自己这婆婆脑子是不是进水了,甚或是被驴给踢了?

    听说她被厨娘下毒害得孩儿差点儿没有了,她可是哭天抢地来着的,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就开始向着厨娘说话了?还是她害怕自己审问出什么来,让她面儿上难堪?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这么护着陈令如,竟连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儿媳妇都要挤兑,也着实是糊涂到家了。

    不过,人家好歹是姑侄,跟自己这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外姓人,自然是不可比的。

    老恒王妃也是被自己媳妇那莫名其妙的眼神给看得浑身发毛,止不住就往后退了两步,连声问道,“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还把我当成长辈了吗?”

    锦心听了这话真的想仰天长笑:还想让她把她当成长辈?她可曾把自己当过自己的媳妇?

    都说“将心比心”,既然她不仁,那就别怪她不义了。

    林珏不在,她们就想着欺负她,想着弄死她腹中的孩儿,她还有什么好心软的?

    看着老恒王妃满眼都是防备的神色,锦心似笑非笑地盯了她一眼,冷笑答道,“母妃这话,媳妇可是听不懂。媳妇一直都把您当做长辈的,不知道母妃为何有此一问?媳妇可是担当不起啊。”

    话里话外,处处都是客套。可是老恒王妃再愚笨,也听得出来,锦心这话着实冷冽,压根儿就没有一家人的亲密,倒像是个不相关的外人。

    她的心有些忐忑起来,临走,儿子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她可是知道,既然儿子答应让媳妇搬回来,那是看在她亲自上门去请的份儿上。若是她趁此时机在这儿和媳妇吵闹,那儿子回来,还不得和她断绝关系啊?

    上次,自己不过是敬茶那天闹腾了一番,儿子和媳妇半夜就搬出去了。

    现在媳妇有了身孕,万一有个什么闪失,等儿子回来,她可交代不了啊。

    再三思忖,老恒王妃方才把一肚子的火气压下来,面对锦心那张笑颜如花的脸,她强抑住自己想上前使劲抽锦心大嘴巴的冲动,期期艾艾地说道,“我知道,你被人下了毒,心里委屈。但母妃想劝你一句,能饶人处且饶人,就算给你腹中的孩儿积德行善罢了。”

    她自认这话已经很是体贴了,她一直对锦心冷言冷语相对的,能说出这么一番话,锦心该知足才是!

    可是锦心一点儿都不买她的面子,对她的话置若罔闻不说,还若无其事地继续审问着厨娘。

    这让她当着这么多丫头的面儿,一张脸往哪儿搁呀?

    她那张还算白皙丰润的面孔,硬是染上了一抹可疑的红晕,仿佛阴沉沉的天上突然出了日头一样。

    看锦心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老恒王妃又是火气冲天,恨不得上前一把掐死罗锦心这小贱人。

    无奈她目今还怀着孩儿,她就算有再大的气,也得忍了。

    很是不满地刮了锦心几眼,老恒王妃才乖乖地站在靠门口的地方。

    白芍在锦心的示意下,赶忙出去了。

    锦心慢条斯理地喝了一杯茶,方才正儿八经地打量起厨娘来,半日方开口道,“你说你不想活也就罢了,偏偏做出这等蠢事,还害得你家人跟着担惊受怕的,就算是有点儿银子,也买不来你对他们的欠缺!”

    这话,听上去就好似一个循循善诱的人说出来的,听了让人心服口服,就连已经半死的厨娘,也霍然抬起头来,一双暗淡无光的眸子,忽然迸发出一丝强烈的精光。

    嗫嚅了几下,厨娘终是磕磕巴巴地哭出来,“求求您,放过我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

    “哦,你也知道他们是无辜的?那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通医术,我腹中的孩儿就没命了。难道他不是无辜的?”

    锦心冷笑着,声音里带着丝丝的金属声,就好似一根金丝线,在慢慢地缠绕着厨娘的脖颈,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实在是弄不懂眼前这位端庄尊贵的王妃娘娘,到底什么意思。

    她说起她的家人,可她的家人,不都在表小姐手里吗?

    难道王妃娘娘也私下里找人查过她的家人?

    她来的时候,可没有多说一句关于自己家人的事儿的。

    看着厨娘那惊恐万分的表情,锦心不屑地冷哼一声,“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的家人,你最关心的应该是你的儿子小毛吧?”

    厨娘的身子顿时就颤抖起来,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几乎都要凸出来了。

    “王妃娘娘,您,您把我儿子怎么了?”事到如今,她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王妃怎么对她的家里人了如指掌,连她儿子的小名儿都知道?

    若是换做表姑娘,她还相信,可王妃娘娘,何时打探过她的家人了?

    锦心见她急了,也就不绕圈子了,径自说道,“我倒是没把你儿子怎么样,我怀着孩儿,不想去做那有违阴德的事情。不过,我不出手,不代表别人不出手,你说是吗?”

    这话,听上去有些意味不明,可在场的人,明白人不在少数。

    锦心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陈令如在她说完这些话之后,一张脸已经白得跟刮过的骨头一样,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得意劲儿了。

    老恒王妃却跟一只无头苍蝇一般,一头雾水,“你们这打什么哑谜呢?难道有人绑架了厨娘的家人,借此要挟她?”

    锦心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这婆婆似乎不笨啊,不过是听话听音,就猜出来了。

    只是怎么在她中毒这件事儿上,那么糊涂呢?

    或者说,那么是非不分?

    终归,她还是在乎她那好侄女的!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