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在这里也会碰见熟人吗?慕容雪好奇地多看几眼,这才发现那男子竟然是个女人!因为太过丰满,风吹着衣衫贴在身上,男装也挡不住胸前的雄伟。

    慕容雪恍然大悟,原来是玉娉婷,她怎麽会知道耶律彦在这里?

    沈幽心也看到这一幕,心里暗暗叫苦。表哥也真是,既然想哄嫂嫂回去,怎麽偏生又让玉娉婷来了,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慕容雪心里的些许暖意瞬间散去。

    玉娉婷不知对耶律彦说了什麽,耶律彦展颜一笑,微微点头。

    慕容雪讶然,原来他也能笑得这般温柔闲雅。接着玉娉婷又递给耶律彦一样东西。

    原来是赶来送他礼物,真是个有心的女子,还没过门,便惦记着他的生日,不惜乔装来见他,可见爱慕他不是一朝一夕,或许两人早有情愫,只不过她不知道而已。慕容雪苦笑,看着耶律彦送她上轿。

    玉娉婷身形高?,身着男装自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流俊逸,弯身上轿时,耶律彦替她挡着轿帘,大约是怕她碰头。

    这让慕容雪心里一酸,原来他也有这样细致体贴的时候。

    刹那间想起他曾说过,自己两条小短腿,小包子胸脯,那玉娉婷身形高?,胸部丰满,他一定很喜欢,不然刚才不会笑得那样温柔,不像是对她,笑意总带着揶揄,有时更是不屑。他最喜欢的便是捏着她的脸,说:「让我看看,这脸皮有多厚。」

    当时不觉得怎样,过後想想,这句话真叫人心酸。

    如果他不爱你,就算你连尊严都放弃,也只能换来嘲笑和看不起。

    她以後再也不会这样了。

    玉娉婷的突然出现,让耶律彦意外又窝火,於是格外热情,好赶紧将她打发走。他既怕慕容雪看见玉娉婷,又担心慕容雪对她说出什麽不该说的话,幸好今日玉娉婷身着男装,他以为慕容雪没有认出来。

    可惜女人对倾慕自家男人的异性总是格外关注,那次宫宴玉娉婷屡次偷看耶律彦,慕容雪自然也就多看了她几眼,所以即便她身着男装,也不会认错。

    尤其是耶律彦替玉娉婷伸手挡轿帘的那一幕就是铁证,只有对待女人才需如此,慕容雪吸了口气,将心里涌动的那些难过压下去,转身看着湖面上渐起的暮烟。

    沈幽心见耶律彦走过来,便识趣地悄然退到一旁,给两人独处的机会。

    慕容雪并不知道沈幽心已经离开,看着湖水幽幽道:「我真是羡慕你。」

    「羡慕我什麽?」

    身後回答的却是耶律彦。

    慕容雪回头一看,沈幽心已经走向枫林。她收回目光,对耶律彦勾唇一笑,「羡慕王爷好福气,有这麽多人喜欢。」

    耶律彦气结。

    慕容雪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锦盒上,这里面会是什麽礼物?

    和离之前,她曾设想过无数次,今天怎麽帮他庆贺,送他什麽礼物,替他准备什麽菜肴……谁知到了今天,却是这模样。

    耶律彦见她看着自己手里的锦盒,不由自主地将手垂到腰下,神色有点不大自然。

    「方才一个朋友过来送礼。」

    慕容雪笑笑,「王爷的事情用不着告诉我。」

    这种撇清关系的话让耶律彦忍不住生气道:「你到底想要怎样才肯回来?」

    慕容雪心里涌起一波汹涌的激流,几乎将她心底最隐秘的话冲出喉咙,可是她最终按捺住,不必说,因为说了也永远不可能。方才他对玉娉婷的温柔体贴是最好的明证。

    她看着他,正色道:「我想离开京城,这里不适合我。」

    「你当初嫁我的时候,怎麽没这样说过?」

    她嘴里发苦,叹道:「当时不觉得,如今才知道。」

    「太晚了,你自己也说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我是说过,但现在我已经不是王爷的侧妃,所以请王爷别再阻拦我离开京城。」

    慕容雪迎着他的目光,一张精致美丽的小脸上,布满倔强而决绝的表情,恍然让耶律彦看见油菜花田地里的慕容雪,那时她也是这样看着他,浑然不怕。

    他几乎忘了这样的慕容雪,她自从嫁过来後便对他百依百顺,处处讨他欢心,温柔和顺、乖巧听话,便是受了气也从不发脾气,只会默默流泪、忍气吞声,於是他便被她委曲求全迷惑,忘了她曾经是如何果敢倔强、如何勇猛刚烈。

    慕容雪越过他的身边朝着枫林走去。看着她湖蓝色的背影,他不禁咬牙,这小小的身体到底是什麽做的,倔强起来让人头疼,说放下就放下,还真当他是只虾吗?

    耶律彦挂着一脸寒霜回到王府,把自己关在隐涛阁,守在隐涛阁门口的张拢听见书房里传来摔东西的声音,张拢不由暗暗佩服慕容雪,居然能让一向淡定的王爷如此失控的大发脾气。

    对这位慕容侧妃,他越来越佩服,甚至大不敬的想过,若是有这一位貌若天仙又温柔娴淑的妻子,每日给自己做精美菜肴,该是如何的幸福。特别是王爷离京那天,夫人在酒楼上手挥绿绸送行那一幕,差点让他热泪盈眶。心里真恨,为什麽老天不给他这样一个爱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

    可就在他嫉妒得眼红的时候,突然夫人离开王府,还要离开京城,这个转折可真是比话本里的故事还要离奇,就像是听曲子正听到劲头上,突然一个音拔高到云霄,弦却断了。

    耶律彦也是这种感觉,他盯着桌上的寿饼,难以相信她居然说断就断、说走就走,一个人的感情怎麽可能一夜之间就断绝,他难以置信,尤其是她曾经那样地爱过他。

    一旁的锦盒里放着玉娉婷送的礼物,他根本没看,因为他知道,玉娉婷不可能比慕容雪的礼物更珍贵,这个世上,大约再也不会有人比慕容雪对他更用心。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好像有个重物隔空袭来,重重地撞到他的胸口。

    【第二十一章 以人抵债】

    翌日一早木管家来到慕容府。慕容雪现在见到昭阳王府的人就紧张,担心耶律彦又出什麽不讲理的招数。

    「夫人。」木管家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说道:「王爷将城东的一家药铺买下来,送给慕容老爷。」说着,将一只木盒递过来,「这里头是房契和药铺货单,还有佣人的卖身契。」

    慕容雪又是一怔,他到底要做什麽?

    慕容麟闻讯从屋里走出来,对木管家道:「请老人家回去转告王爷,多谢他的好意,但这礼物实在太贵重,我不能接受。」

    木管家露出为难的神色,「王爷说了,慕容老爷若是不肯收下,便叫老奴直接卷着铺盖回家,不必再回王府当差了。」

    慕容雪接过木盒,对木管家道:「既然如此,那就不为难你了。」

    木管家感激地道谢,带人走了。

    慕容麟道:「这到底是什麽意思,是想讨好你?」

    慕容雪微叹口气,「不论他怎麽做,我都不会改变心意。」

    慕容麟犯愁道:「那这东西怎麽办?」

    「我会还给他。」

    这是嫁给耶律彦以来,他第一次为她的家人考虑,他大约认为给爹爹开个医馆,他便不舍得离开京城,於是她也就安安生生地留下来,断了回乡的念头。可惜为时已晚,她不再像过去一样,只要他给一点温暖,她便义无反顾地踏着荆棘前行。

    很快便是沈幽心出嫁的日子,午後,从沈府来了几个仆妇,由倩儿领着来接慕容雪去沈家。

    上了轿子,慕容雪问道:「你家小姐几时回去的?」

    「是昨日夜里由刘嬷嬷送回去的,而且王爷还让刘嬷嬷留在沈家,陪着小姐。」

    慕容雪点了点头,心想耶律彦对这位表妹着实关照有加。

    从他对玉娉婷的一个动作上,对沈幽心的关心上,都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可是这份细心体贴却很少用到她的身上。

    轿子到了沈府,迳自抬进内院,停在沈幽心的居处晓馨园。

    慕容雪下了轿子,立刻便有一群人迎上来恭恭敬敬地施礼,皆称她为夫人,显然还是当她为昭阳王侧妃对待。领头的是一个三十许的妇人,看上去衣饰华美、气度不凡,想必便是沈幽心的大嫂胡氏了。

    想到沈沧浪,再看看眼前这个容貌清丽温婉贤淑的妇人,慕容雪慨然地想,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胡氏笑吟吟地对慕容雪道:「夫人里面请,姑娘正在梳妆呢。」

    慕容雪走进沈幽心的闺房,里头四五个丫鬟婆子正忙碌着给沈幽心上妆。

    慕容雪对沈幽心笑了笑,沈幽心正要起身,她立即摆了摆手,「别动。」

    胡氏陪着慕容雪坐在椅子上喝茶等候。

    终於,沈幽心妆扮好了,本就是个美人,这一打扮更是艳光逼人,红润娇嫩的脸颊上,羞涩笑容里溢满幸福。

    慕容雪看着她,恍然想起自己嫁给耶律彦的时候,比现在的沈幽心还要高兴,可是谁曾想过竟是一场空欢喜。

    到了吉时,谢直带着迎亲的队伍到了晓馨园,一阵热热闹闹的鞭炮声中,从院子里冲出来几个仆妇,拿着棍子朝着谢直身上打去,虽然是嘻嘻哈哈,并不大用力,但那几根木棍打在身上不疼才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