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袁承烈忍不住噗的一声,连那五个面瘫宿卫的面皮都抽搐了几下。

    耶律彦感觉被人戏弄一样,他沉下脸色,伸出一只修长乾净的手,冷冷道:「姑娘,谢银。」

    慕容雪怔怔看着他,心里怦然一跳,好似冻土蓦然开裂,灌进缕缕春风,她感觉自己的心田彷佛生出青青的苗来。这个意识让她不禁脸红心跳。

    「多谢两位仗义相助,慕容雪感激不尽。」她说话算数,将十两银子奉上。微红的脸颊,艳如海棠。

    耶律彦毫不客气地将银子接过来交给袁承烈,露出一笑,「不客气。」

    他笑得真好看,江南最美的春色,都抵不过他一记淡淡倦倦的眼波。她满心的温柔缱绻皆被勾起,势如春潮奔涌。

    这种心跳失控的感觉是她平生第一遭,莫非这就是一见锺情?她鼓起勇气问道:「敢问公子大名?」

    耶律彦淡淡回答,「在下名叫叶律。」

    叶律,慕容雪默念,只觉得有如一股清甜的甘流沁得心脾一片幽然甜美。

    「多谢叶公子。若叶公子不嫌弃,慕容雪想和叶公子交个朋友。」说完,她又後悔不已,啊,女子最重要的是矜持,矜持。

    耶律彦点了点头,「不胜荣幸,叶某最喜欢结交像慕容姑娘这样出手大方的朋友,後会有期。」

    「後会有期。」慕容雪红着脸道别,暗暗懊恼自己为什麽要说後会有期,应该问清他的居处好登门拜谢,然後……可是,那样会不会让他以为她是个轻浮的女子?

    看着佳人的背影,袁承烈呐呐道:「王爷,您还真要她的钱啊!要是被人知道你的身分,岂不是有些……」丢人两个字在他舌尖上打了个滚儿,又被他吞回去。

    耶律彦淡淡看他一眼,「凭自己的本事挣钱,从来都不是丢人的事。」

    袁承烈顿觉无语。

    裴简上了月牙桥死活不肯跟慕容雪回去,他巴住桥上的石狮子哭丧着脸道:「阿雪,舅舅要招赘上门女婿,可是裴家只有我一个儿子,求你放我走吧。你若是怕被选上秀女,赶紧另找一个夫君便是了。」

    「你竟然见死不救,太不仗义了。」慕容雪气得鼓起腮帮子,一时半会去哪里找合适的夫婿,而且是甘愿当上门女婿的男人。

    裴简嘿嘿笑道:「你模样又丑脾气又坏,绝对选不上的,放心好了。」

    这句话着实让人生气,她虽然不够温柔,但绝不是又丑脾气又坏的女人,被他这样贬低,实在是太伤她的自尊。

    「你走吧。」她一跺脚,转身气怒腾腾下了桥,头也不回地撂下一句狠话,「你不娶我,会後悔一辈子的。」说罢,重重地哼了一声。

    袁承烈和耶律彦此时从桥旁经过,听见这句话,都不禁微微一哂。

    【第二章 大献殷勤】

    慕容雪回到回春医馆,脱下百鸟裙,换上了一件果绿色的家常裙衫。今日想着和裴简一起私奔,所以特意穿上她衣柜里最值钱的衣服,戴上最贵的首饰,银票也带得足足的,可是他却死活都不肯和她走,还让她白白损失十两银子,好叫人懊恼。

    这个裴大头,就等着以後肠子悔青吧,哼。

    她顺手拿起针线筐里的一条汗巾,用小剪子剪了几个口,撕拉一声撕成两半,接着又是撕拉一声。

    丫鬟丁香一听这声音,便知道小姐今日的心情不大好。

    这位回春医馆的大小姐有个奇怪的癖好,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撕布,发泄完了,便雨过天青。果然,等那汗巾成了小细布条,慕容小姐又恢复了娇若桃李的容颜。

    丫鬟佩兰熟门熟路地将地上的细布条收拾起来,丁香立刻奉上一杯凉凉的酸梅汤。

    慕容雪从未大清早的吃牛肉面,这会正觉口中发腻,一见这酸梅汤,当即笑开颜。

    喝完酸梅汤,慕容雪懒懒地伸个腰,娇生生道:「我去补个眠。」

    为了私奔,早上天还未亮她便起床,奔波小半晌,这会真是困了。

    到了用午饭的时候,慕容雪才醒过来,还未起床,就听见蹬蹬的脚步上楼声。

    丁香喘着气道:「小姐,大事不好了。」

    「什麽事?」慕容雪一个机灵翻身坐起,第一个念头便是—— 是不是选上我了

    「前头来了一个男人,要老爷出诊,阿泰说老爷去苏州府还未回来,那男子便急了,看样子是要闹事呢。」

    慕容雪匆匆下楼往前头去,回春医馆是一座三进的大宅子,最前头的一排六间门面打通做为接诊病人所用,後面的两进做为慕容家的後宅。

    慕容麟是远近闻名的大夫,回春医馆一向人满为患,有许多外地病人前来求医。平素医馆都挤得满满的,月初慕容麟被请去替苏州知府瞧病,回春医馆才难得冷清下来。

    慕容雪一脚跨进诊堂,发现眼前的情景比丁香说的严重多了,一个身材高?的青年竟一脚踩在夥计阿泰的肚子上!

    何方妖孽,竟然来此撒野!慕容雪气得抄起桌上的捣药锤,朝男子肩头招呼过去。

    男子彷佛脑後生了眼睛,反手一抄就将她的捣药锤拿住。

    两人一照面,都怔住了。

    袁承烈立刻把脚拿开,脸色赤红,乾笑一声,「慕容姑娘,在下袁承烈。」

    慕容雪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是你要看病?」这生龙活虎的样子也不像是有病啊!

    袁承烈不好意思道:「是叶公子病了,腹泻。」

    阿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道:「方才说得那麽严重,还以为要死人了呢。」

    方才袁承烈心急火燎地来请大夫,偏偏慕容麟不在,和阿泰言语之间起了冲突,便动起手来。

    一听是叶公子病了,慕容雪心里忍不住欢喜,真是太好了,这不是上天赐给她的机会吗?再一听对方是腹泻,她更高兴了。「我随你去看看吧。」

    虽然她和她爹的神医妙手差远了,但腹泻这种小毛病还难不倒她。

    袁承烈自然求之不得,他以为神医的女儿医术也不会差,若是知道慕容雪连她爹的一成功力都没有,只怕会当场吐血。

    慕容雪让阿泰备了药箱,带着佩兰、丁香和阿泰一起跟着袁承烈出了回春医馆。

    路上慕容雪打听到叶律是京城人士,家境富足,还未娶亲,而且最重要的是父母双亡,这可是最合适不过的上门女婿人选了,她高兴得心里直冒泡,一路笑靥如花,直晃得袁承烈眼前一片桃花盛开。

    袁承烈领着几人到了一处宅院外,慕容雪看着很熟悉,这不是县令秦之昂的私宅之一菊园吗?每年深秋,他都会邀请爹爹来此赏菊。莫非叶律是秦之昂的亲戚或是朋友?

    慕容雪怀着疑惑进了院子,袁承烈迳自将她领进後厢房,门口守着两个年轻男子,身材魁梧,莫非是他的侍卫?看样子,他的确像是出身很好的世家公子。慕容雪回头让阿泰和佩兰留在门外,只带丁香进去。

    耶律彦半倚在窗前的一张榻上,手里拿着书,春光闲逸,人如画中。那英挺神气的眉,线条完美的下颔,还有那修长白皙的手,无不流露出让人心动的风流神韵。

    她激动又兴奋,还有点羞涩,俏生生地站在门口望着他,心里忍不住怦怦乱跳。

    袁承烈笑嘻嘻道:「公子,大夫来了。」

    耶律彦抬眼微微一怔,「怎麽是你?」

    「我爹去了苏州府,腹泻这种小毛病我会治。」慕容雪嫣然一笑,指了指丁香肩上的药箱,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耶律彦挑眉,心道原来她是慕容麟的女儿,怪不得衣着豪奢,那慕容麟是远近闻名的大夫,诊金贵得吓人,是以家中十分富足,连县令也与他私交甚好。

    「你也会医术?」

    慕容雪嘟嘴,对他的质疑略有不满,「我五岁便认得二十多种药草呢,家学渊源这个词公子难道没听说过吗?」

    丁香心里默默道,可如今小姐您也只能勉强认清五十种而已!

    慕容雪走到耶律彦的榻边,不请自坐,端出一副神医的架式,道:「把手给我。」

    耶律彦看看她,迟疑片刻,才把手伸出来。

    慕容雪纤纤玉指搭上去,还没摸到他的脉搏,自己的心跳就先乱了。

    他的手真好看,修长白皙,掌心还有薄薄的茧,难道他会武?瞬间,她便想到他挥剑的样子,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该是何等的风流洒脱。

    「慕容姑娘,你诊脉需要多久?」耶律彦淡淡地问。她正在浮想联翩,被他突然出声吓到,心虚地脸红了。

    她装腔作势道:「把舌头伸出来。」

    他纯属敷衍地吐了一下舌头。

    她看着他的舌尖,心里又是噗通一跳,好似被他隔空舔了一口似的,脸颊居然酥酥软软的一麻,完了,中了他的魔障了。她赶紧避开他的凝睇,不然辛苦端着的神医架子全要被他的目光拆散。

    「公子吃了什麽?」

    「水晶包子。」前几日他都是在菊园里吃的,未有任何问题,唯有今早吃的水晶包子比较可疑。

    「吃了多少?」

    「一笼吧。」

    慕容雪噗的笑了,「那叶公子下午可就闲不住了。」

    耶律彦面色一沉,袁承烈不由捏把汗,姑娘你怎麽敢取笑我们王爷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