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们师徒往镇外走时,更多的难民陆陆续续地从镇外进来。

    眼看镇门口就要到的时候,云中子突然脚步一顿,沈清欢不明所以,就见云中子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脚根一转,换了个方向。

    什麽情况?

    沈清欢懵头懵脑地继续跟上,心里有点儿犯嘀咕,不知师父唱的是哪一出。

    很快,沈清欢就知道到底是什麽情况了——她师父竟然去买了头驴!

    钱货两讫後,云中子瞄了瞄徒弟的小短腿,语气幽幽地说了句,「脚力太差。」

    被人嫌弃的沈清欢:「……」我要不是打不过你,我就跟你拚了!

    於是云中子牵着驴,驴上坐着沈清欢,师徒两个慢慢悠悠地走出了小镇,渐渐消失在官道上。

    黄叶落尽,细雪飘飞,转眼之间,由秋至冬,万物凋零,景物萧瑟。

    益州城城高墙厚,兵强马壮,如今益州都督拥兵自立,辖下的州府倒也治理得当,在这乱世之中殊为难得,这是云中子师徒一路走来少有的没有城外看到难民聚集的城池。

    云中子牵着驴缓步入城,驴背上除了穿得厚实的沈清欢还有两个挂筐,筐中是他们师徒一路采挖的药材及随身的包袱。

    这一路行来,卖药材算是他们的一项主要收入来源。

    经过几个月的调养,现在的沈清欢再不是从小山村出来时的那副瘦得如同骷髅架的模样,脸上有了婴儿肥,眉清目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透着几分灵气,让人觉得有点儿可爱。

    进了城,因为天气的原因,街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找人问个路还是能办到的。

    从路人口中得到药铺的位置,师徒两个便直奔目的地而去。

    卖掉筐中的药材,师徒两个转而去找之前打听到的白云观。

    这个观名很大众,沈清欢表示自己在许多电视剧里都有看过。

    白云观在益州城里的一座山上,香火鼎盛,云中子打算带着徒弟到观中挂单,好渡过接下来的严冬。他不打算顶风冒雪领着徒弟赶路,小九年纪毕竟还是太小了,禁不住太多的颠簸。

    白云观的山门下有几十级石阶,看上去颇有几分气势。

    沈清欢从驴背上下来,老老实实地从第一个台阶开始往上爬。

    师徒两个走到山门时,先各自整了整衣筛,这才慢慢朝里走去。

    道观香火鼎盛,观中建筑也颇为讲究,占地颇大。

    此时的时间已是午时,饥肠辘辘的师徒用了些观中的斋饭,然後云中子拿银钱打点了观中掌事的道士,分到了一处小小的院子。

    那确实是一处小小的院子,不但小,而且偏僻,但对云中子师徒来说倒是无所谓,他们不需要太好的院落,只要单独清净,偏僻完全不是问题。

    这个偏僻的小院可能有段日子没人住,院外屋内积了不少灰。

    白云观的小道士把他们领到这里就直接离开了,来的路上已经将相应的生活所需之处一一告诉他们,所以小道士一离开,沈清观放下行李挽起袖子就开始收拾。

    云中子除了将毛驴背上的筐子提到小院,完全没有要动手的意愿,拿着拂尘站在院中闭目养神。

    小院很小,只有一间屋子,还有一个小厨房,里面有一些柴禾,除了灶台等必备东西占用的空间外,剩余的空间也只够一个人操作活动。

    灶台边有一口跟灶台齐高的陶缸,里面有半缸不知放了多久的水,正好可以拿来打扫卫生。

    沈清欢从屋里找到条帚和一个木盆,先给地上洒了水,然後开始打扫擦拭。

    从始至终,云中子都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似乎已经入定,但是等沈清欢里里外外收拾乾净出了一身汗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

    「你歇会儿,我出去一趟。」说完,云中子便迈步离开了小院。

    沈清欢直接坐在屋子的门槛上歇息,双手撑膝托脸做花朵状,身上因干活而出的汗意渐渐乾去,她的呼吸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也不知道师父去干什麽了?

    很多时候沈清欢都觉得自己师父神神秘秘的,果然不亏是混神棍这一行的。

    她百无聊赖地坐在门槛上当留守儿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们师徒就要在这处小院子里渡过,这大概就是名副其实地熬冬吧。

    这些日子师父用心帮她调理身体,她不但长胖了,个头也有了不少长进,这让她很是开心,预示她正朝着摆脱五头身的阳光大道大步前进。

    海拔太低什麽的,很伤自尊的啊。

    就在沈清欢放飞思想胡思乱想的时候,云中子提着一副挑水担回来了。

    那副扁担水桶很明显是白云观里的小道士用的,估计就跟少林寺武僧从小挑水上山有着异曲同工之效吧。

    沈清欢天马行空地想着,然後猛地像想到什麽一样,眼睛瞪圆了。

    不会吧?

    「去挑水。」

    噩梦成真!这副挑担果然是给她准备的,这是要让她效法蚂蚁搬家一样慢慢将小厨房里的那个水缸挑满水啊。

    师父,你的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好吧,大约自己的师父是没什麽良心。

    抿抿唇,沈清欢认命了。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了幸福美好的生活,她要努力。

    循着观中小道士讲述过的方位,沈清欢很轻易便找到了离小院最近的那口汲水井。

    井边种着两棵树,树呈合抱之势,那口井就彷佛被两株大树抱起来似的。

    井台上架有辘轳,看样子平时使用频率不低。

    沈清欢将提水桶扔到井中,放下井绳,摇晃着井绳打上水,然後慢慢用力往上摇辘轳。

    两个小木桶很快装满水,沈清欢吸了口气,将扁担扛上肩。

    这几个月她的身体得到了调养,同时也一直在练功,因而一担水的分量对她来说并不是什麽无法承受的负担,水桶很平衡,并没有什麽摇晃。

    个子小小,脸上带着婴儿肥,模样看起来清秀可爱的小道童稳稳地挑着一担水,步伐平衡地走过,负手站在回廊下沉吟的少年无意中瞥到这一幕,眼中不由露出几分兴味。

    但也只是一时觉得稀奇罢了,并没有什麽别的举动。

    少年一身锦绣罗衣,衣色石青,衣饰低调中透着奢华,英英玉立,丰神俊逸,乃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唯一可惜的就是少年周身气质冷卓,给人一种无法亲近的感觉。

    少年原是暂居观中的香客,趁着天黑之前四下人踪寥寥出来走走,没想到会看到一个可爱的短腿豆丁挑水。

    有意思!

    他一时也没想往别处走动,继续待在原处。

    没过多久,挑着空桶的沈清欢又从回廊前经过,少年的脚步不自觉地便跟了上去。

    刚开始,沈清欢并没察觉到什麽,她整个人都沉浸在挑满水缸就可以休息这件事中。

    但是时间一长,有一个人如影随形地跟着她,反应再迟钝也觉出不对了。

    沈清欢停步回身,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俊美无俦的少年郎。

    颜即正义!

    这麽一个谪仙人一般的少年郎,让沈清欢有种看到春天的感觉。

    「小不点,你不累吗?」

    可惜男神一开口,好感便直接往下掉。

    什麽叫小不点?想当初姊也是气场两米八的女汉子啊!

    好汉不提当年勇,低头看看自己现在这副五短身材,沈清欢这颗皮球一下就漏气了。算了,人家现在叫她小不点也没什麽毛病,她可不就是个小不点吗?

    沈清欢给对方一个面无表情脸,继续自己的挑水大业。

    师父,您来回顶多三趟,水缸就满了,好嘛,非得这样没下限地折腾我,有意思吗?你就不怕这样会让我个子长不高吗?

    小不点沈清欢在心里默默地吐槽,满屏的弹幕。

    「小不点,你是观里的道士吗?」韦孤云继续兴致勃勃地跟着她身边问。

    沈清欢不想搭理他,虽然颜即正义,但是男神周身的阴怨凶煞之气太浓,简直是神鬼辟易啊,天生自带隔离带。

    太凶残了!小生怕怕哟。

    「小不点……」

    在沈清欢满耳充斥着「小不点」的魔音穿脑中,韦孤云跟着她走到了他们师徒暂时栖身的小院。

    院子中央,云中子正坐在蒲团上打坐,沈清欢觉得这其实就是变相地对她进行监督。

    唉!

    韦孤云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那个闭目打坐的老道,他不太喜欢老道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场,感觉有点本能的讨厌。他并没有去跟老道打招呼的意愿,他感兴趣的只有小不点一个而已。

    那个老道士似乎也不太想搭理他,他能感觉到对方其实在自己到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但对方却摆出一副无动於衷的态度。

    哼,摆什麽高深莫测的款儿,他不吃这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