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等到叶东海和段九随後追来,并不见人,只见一匹慌张不安的马儿在打转。

    和他们一起追来的还有徐策派遣过来的三千黑甲精锐。

    领头的将领找不到主将的身影,只剩下一匹战马,不由得大惊,「大将军人呢 」

    他们顿时暴躁起来,拉着段九和叶东海摇晃,「人呢,你们怎麽也追丢了 」

    段九骂道:「他妈的,我怎麽知道。」

    叶东海不可置信地站在岸边,看着那翻滚的河水,想像着徐离跳下去救人,却最终和妻子一起被淹没的场景,心中惊骇无比。

    不可能!两人一定是被河水冲走了,他们一定还在下游,在某个地方、或许受了伤……莲娘正在等着自己。他不甘心,继续策马向前追去,段九紧跟不舍,浑身散发着要杀人的阴煞戾气。

    那将领咬了咬牙,看了看河水,又看向前方远去的人,吩咐道:「留五百人在这附近打捞寻人,其余的全都跟我走。」

    走了两步,他又调转马头,指了指後面一个副将,「把三爷的战马看好了!」然後一扬鞭,继续飞一般地领头冲了出去。

    【第六十三章 没救得了她】

    当顾莲再次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湛蓝天空,自己似乎躺在一片空旷的地上,她努力地想看看周围的情况,然而稍微一动便疼得龇牙咧嘴,只得放弃。

    头疼得像要裂开,她犹记自己松开徐离以後被滔滔河水卷走,还撞上一块大石……然後就什麽都不记得了。

    这里是哪儿,自己是被冲到下游让人救起来了,还是又穿越了?

    「别动、别说话!」徐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透着不安和担心,「你现在浑身是伤,还撞到了头,我给你包紮一下,就抱你去镇上找大夫,你且忍一忍。」

    叫大夫吗?为什麽她强烈预感自己撑不到那时候,若不然,徐离的眼里怎会有泪光?他一向冷毅坚强的。

    若是要死了,有些话她再不说只怕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得知自己的死,不知母亲和姊姊会怎麽想,可会伤感,或者只是有些惊讶,丈夫叶东海一向珍重自己,想必会为此心伤,是否会因此振作不起呢……他曾说出愿和自己同生共死,会不会真想不开?

    再者,叶家子嗣之事急迫,他承受长辈的压力,会不会被迫再续弦,那填房媳妇不知会不会善待女儿呢?

    她放心不下丈夫和出生不过数月的小女儿……她得留话给他们,让他们好好活下去,好好地活,连同她的分一起。

    「徐三哥……」顾莲一开口,眼泪便不自禁地流下。

    徐离听她喊出成亲前的称呼,神色微震地看她,一瞬静默才道:「你别说话,留点力气……」

    顾莲努力笑了笑,咽下喉咙里的腥甜味,忍着疼痛,「萧苍被金钗刺到、刺到了眼睛,便是不死亦是少了一目……待你回去杀敌,大事可成……」

    徐离跪在地上抱着她,咬牙道:「莲娘,你别说话……」

    「我怕……没机会了。」顾莲艰难地张口,尽量说得清晰,「求你以後照顾叶家、顾家,照顾我的七七……我死了,东海肯定难过,你要他别太伤心,家里让他续娶,他也别违抗了,别和长辈闹不愉快,只要对方性情好,能照料七七,我便应了……」

    徐离只觉心中大恸,却哭不出来,一双眼睛着火般烧得通红,瞠目欲裂!

    「徐三哥……」顾莲已是残喘,徐离只能低头倾听,「看在我一直……对得起徐家的分上,求你……」她目光清明,哀求着。

    徐离在战场上征战多年,见惯生死,很清楚眼下的状况,若是心气一过,只会加速她的消亡,不,自己不要那样的结局!

    他止不住颤抖,大声道:「你若不死,将来我一定会照拂叶家!你若死了,今天的话我会忘记!」他不敢摇晃她,感受满手腥味的潮湿,生怕怀里的人一碰就碎了。

    顾莲的脸容却一点一点变得苍白,褪去血色。

    徐离声音嘶哑,「莲娘……」

    顾莲的气息微弱,像是想到了什麽,又勉强道︰「还有,姮娘是个好的,她坚贞聪慧……若她还活着,你要好好待她……」邓姮娘原是打算牺牲救自己,後来意外落水,不知如何了?两人虽是萍水相逢,但邓姮娘的恩情她不敢忘,如今自己不能活,也要教她幸福。

    徐离这会儿哪有心情管邓氏,焦急道:「你别说话了,留点力气,我现在就抱你去找大夫。」他顾不得仔细包紮,拔出利剑削掉她肩上的箭尾,胡乱包裹,「莲娘,你听话,再坚持一下,我这就带你去……」

    「我托付你的事,请你记着……」顾莲缓缓闭上眼睛,几乎失去意识地喃喃念着,「谢谢你,可我累了……」

    「不能睡!」徐离抱着她飞快地走着,一面急怒道:「我叫你不要睡,莲娘,你听见没有 」他忽然感到无穷恐惧,他不要失去她!从前他为了顾全大局、为了顾全徐家而忍痛放弃她,後来又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的男人,他心里很不甘,也很不愿,可是放弃她终究是自己做下的选择,他没权力阻止她追求幸福,於是只能选择守护她。

    可是嫁给叶东海後,她并没有得到幸福,叶家的纷乱带给她痛苦……瞧瞧他为顾大局、忍气吞声给她带来了什麽?

    他忽然觉得自己从前做错了……他不该听别人那所谓的忠告,他明明有带给她幸福的能力,为何要为了别人忍受错过她的苦楚。

    想到这里,徐离的眼里蒙上了坚定的色彩,他在心中做下了一个决定,他不要她死,他要她得到幸福!

    「莲娘,不准睡!」他再次用力唤她。

    可任凭他叫唤,顾莲却没再睁开眼,只是嘴角努力勾勒出浅笑,缓缓地一张一阖,似乎念着女儿和丈夫的名字,「七七、东海……」

    萧家大营炸了锅,徐家大营更是连天都要翻过来了。

    徐策的脸色铁青,黑到不能再黑。前去追人的将领回来禀报,说是兄弟和顾氏都不见人影,只找到他的战马,现在剩下的人正在下游沿岸努力搜索。

    副将焦急担忧,「当时大将军沿岸策马追去,萧苍的人是看见的,要是大将军不能及时回来,这消息怕是封锁不了太久。」

    徐策暴躁地道:「这不是废话吗 」他甚至急得尝试站起来,可是刚往前走一步便重重地跌在地上。

    「将军!」有人赶忙上去扶他,却被甩开。

    徐策坐在地上,又是愤怒又是怨恨,又是无奈自嘲,忽地仰天大笑,「徐家当年为自保退了她的亲事,没想到,最後还是折在她的手里。看来当初我不该残了双足,而是战死沙场更好一些。」省得後面这些年受尽屈辱和无奈,最终还是落败。

    帐篷里一阵沉默,有人劝道:「将军不必懊恼,便是现在萧苍杀过来,只要将军指挥,末将一样可以抵挡。再说,大将军他吉人天相……」

    又有人上前道:「萧苍似乎出了什麽事,不知情形如何,要不叫探子打探一下,或许我们可以……」

    「都给我滚出去!」徐策抓起旁边的砚台,一把砸向众人。

    对於这些人来说,弟弟徐离是他们的主将,是成大事的领头者,可是对於自己来说,他还是自己的同胞手足啊,如果小兄弟有事,母亲……更加糟糕的是,自己是个只能纸上谈兵的残废。

    假如弟弟真的出事,必定使得三军军心动摇,到时候,又到哪儿去找一个三军统帅?一旦萧苍大军反扑报复,徐家必定灭门,母亲和妹妹还有兄长和自己的儿女们肯定都不能幸免,难道真的就这麽完了?

    徐策的一生,从没有如此恐惧痛苦过。他一个人独自在帐篷里坐到夜色浓重,期望着小兄弟突然回来,结果消息不断传来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因为天黑实在看不清楚,打捞搜索暂停,就连叶东海都被段九死活架了回来。

    这一夜,徐家三军将士都彻底难眠。徐策在中军大帐里沉默了半夜,总算勉强打起精神来,隔日召集将领们安排应对之策,他面上虽然镇定,心里却压抑不住的悲伤,早知道这条路不好走,但是哪怕小兄弟战死在沙场上,自己也能悲痛地接受,然而他却是为了一个女人,难道顾氏真是徐家的劫数?

    打捞寻人的行动持续进行,但依旧没任何好消息,一次次赶回来报消息的兵卒们都是益发胆颤心惊。

    徐策越听越觉得头疼欲裂,最後忍无可忍,朝报信的人大怒呵斥,「没找到人就不要报了。」

    可是乾坐了一会儿,却觉度日如年。

    「二爷……」阿木神色肃然地进来。

    徐策一看他这表情,烦躁地道:「那些废话我不想听。」

    阿木顾不上被呵斥,让人守在帐门口,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放在案头,「二爷请看。」

    徐策一愣,认出这是小兄弟的平安佩,这次出征之前母亲专门找人开光,给自己和兄弟一人一块,不会错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