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丁香从前在顾家见过徐离,怔了一会,见他好言好语,并不帮着薛氏,不由得上前哭道:「三爷,求你救救我们少奶奶。」

    她怕得要死,要是主母出了事有个三长两短,何家和顾家还不灭了自己啊?若是徐三爷插手,把事情闹大,或许……自己这些小鱼小虾就会好过一些,至少能给主母讨回公道吧。

    徐离当然不记得她,只道:「你们少奶奶的汤药费和今儿个的损失全都算在徐家的帐上,一分都不会少给你们的。」

    「三爷!三爷不认得我了?」丁香急急地道:「婢子是顾家的丫头啊,我们少奶奶是顾五小姐,今儿个才去寻了九姑奶奶,回来就遇上这等祸事……」

    徐离愣了一瞬,方才把杏娘和顾莲联系起来,这麽巧,里面的妇人居然是杏娘。

    薛氏听得「顾」字,早就按捺不住了,加上丈夫一直不理自己,便激动地下了马车冲过来。「是谁在里面装死要活的?让我瞧瞧!」

    她隔得远没听清,以为马车里的孕妇就是顾莲,她久闻顾莲大名已久,此时此刻哪里忍得住!

    她一把掀开剩下的半幅帘子,定睛一看,见里面躺着一个杏眼桃腮、肌肤微丰的少妇,一身玫红色的广袖长裙,说不尽的娇媚,甚是惹人怜爱,和她平日勾勒出的顾氏形象正好符合。

    杏娘正好醒转过来,见她的面目狰狞,好似要吃了自己,惊吓道:「你、你要做什麽?」她不自觉地往车内缩了缩,下意识地捂着肚子。

    她不做这动作还好,一护着肚子,反倒让失去理智的薛氏起了歹心。

    「你给我出来!」薛氏下了死劲,抓着杏娘就狠狠往外一拽,「看你如何装模作样……」

    「你疯了!」

    徐离一声大喝,反应过来抓住薛氏时,杏娘已经连滚带爬地被扯了出来。

    马车头的地方窄,她挺着笨重的大肚子,一声尖叫便摔了下去!

    「少奶奶!」何家人乱作一团,像油锅进了水般炸开。

    徐离的眼里快要喷出火来,薛氏上前去拉扯杏娘的动机,他岂会猜不出来,一把抓住薛氏,二话不说就往徐家的马车走,像是拎小鸡一般,把她重重地扔进车内,喝道:「你给我老实一点!」

    薛氏被他又抓又扔,弄得晕头转向,半晌等人走了,她才慢慢回过神来。「徐三郎你……」她的手腕吃痛不已,低头一看,竟被捏出一片乌青来,不由得大哭,「你欺负我,我、我要回南吉府……」

    可惜周围乱哄哄的,根本没人理她,徐离更是头也不回。

    而丁香软坐在何家的马车内,看着仆妇们去搀扶杏娘,见她那被鲜血打湿的裙摆,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街上闹得惊天动地,叶家的後宅也不安静,不为人,而是为了一只扁毛畜牲。

    前些日子叶东海为讨妻子的欢心,买了几只漂亮的孔雀回来,因为是希罕之物,惹来叶家女眷和仆妇过来围观。

    今儿个叶六娘等了许久,见几只孔雀都懒洋洋的不肯开屏,便捡了一截树枝去敲那孔雀的尾巴。「跳个舞、跳个舞……」却不知道戳着哪儿,孔雀们受惊地乱叫起来,一顿乱跑乱窜,其中一只的劲力特别大,使劲扑腾,居然飞出了高高的竹篱。

    牠落到连廊上,见丫头们慌忙要捉自己,吓得一溜烟地窜进了屋子。

    偏生不巧,小丫头灵芝和萱草正在挤弄花汁,来不及收拾躲避,那孔雀进来胡乱走窜,打翻了地上的花瓣、花罐,弄得殷红花汁洒了一地。

    萱草跳起脚来,大叫道:「啊,我的新裙子。」

    二房顿时全乱了套。

    顾莲送走杏娘後,正在里屋歇着,听见动静便朝李嬷嬷吩咐道:「出去瞧一眼,外头到底在吵什麽呢。」

    李嬷嬷还没出去,就听翠微大喊了一声,「二少奶奶当心,那扁毛畜牲进来了!」

    她的话音未落,顾莲就见一只贼头贼脑的孔雀窜了进来。

    她要不是因为怀孕慎重一些,当然是不会怕的。

    此刻赶忙往屏风的後面躲,眼见那孔雀跳到桌子上,在自己刚画的画上踩了几个脚印,又好笑又好气,「人呢?还不快点捉了牠!」

    翠微扑了几次没抓着,不由得急了。万一这畜牲抓伤主母,更有甚者……要是弄得主母的孩子有事,只怕这一屋子的人都要遭殃!

    等不急外头的丫头仆妇过来帮忙,她上前一脚死死踩住了孔雀的尾巴,整个人扑了上去,不顾那孔雀拚命挣扎,大声喊道:「快快快,我抓住了!」

    众人围上来,赶紧捉了孔雀出去。

    「还好抓住了。」蝉丫松了口气,回头看向翠微时,却「哎呀」一声,惊讶道:「翠微姊姊,你的眼角好像被抓伤了。」

    翠微反手一摸,手指上沾了血迹,才後知後觉地感到一片火辣辣的疼痛。

    顾莲从屏风後走出来,见状问道:「没事吧,快去洗一把脸仔细瞧瞧。」

    翠微有些着急,赶忙去了。

    过了一会,红玉过来回道:「不要紧,只是被抓破一道痕。翠微姊姊紧张的,说是不好意思见人了。」

    顾莲叹道:「哪个姑娘不在意自己的容颜,让她歇着吧。」

    红玉笑了,回到丫头们的屋子,转达了顾莲的嘱咐。

    墨玉帮着翠微打水、拧帕子,上前看了看她的伤痕。「真是不巧,恰恰抓在眼角边,你对着镜子仔细擦一擦,别让伤口沾水了。」

    红玉闻言瞧了翠微一眼,却没说话。

    等到晚间叶东海回来,顾莲与他说了下午的闹剧,又把那幅被弄花的画拿了出来,「你瞧,都脏得不像样了。」

    叶东海拉着她坐下,说道:「你怀孕了,还是别做这些,歇着的好。」

    「又不累。」顾莲不以为意,「什麽都不做,我还不闷坏了。」

    「嗯,你自己小心一点。」叶东海犹豫了下,又道︰「我跟你说一件事,不过你别太着急。」

    他下午就听说了街上的骚动,其实不是很想告诉妻子,但是牵扯到杏娘,瞒着她也不大合适,再说消息早晚会传开。

    他将薛氏的事说了,顾莲大惊,「怎麽会……」

    姊姊前不久才和何庭轩拌嘴摔了一跤,这次又从马车上跌下去,只怕凶多吉少。要是姊姊的孩子没了,只怕她在何家的日子更不好过,而自己也要因此被母亲深深记恨。

    「莲娘?」见她陷入神思,叶东海关心地问。

    顾莲脸上浮起苦笑,「姊姊是从我这里回去,却在路上出了事,还是薛氏惹的祸,只怕母亲又要怨我了。」

    叶东海奇怪道:「这与你何干?」

    顾莲无奈地解释,「姊姊是母亲的心头肉,并不是针对我,凡是能牵扯到的人母亲都要怨上。再说,薛氏没道理跟姊姊过不去,怕都是因为我才迁怒姊姊。」

    叶东海皱眉,「怎麽个个都这般不讲道理。」

    顾莲喊了李嬷嬷进来,吩咐,「姊姊下午摔了一跤,你去何家问问消息,要是母亲也在,你仔细些,别跟她多说话,早点回来。」

    叶东海见她小心翼翼的,不悦地道:「岳母怎麽能如此,就算你从小不在身边,也是她亲生的女儿啊。」

    顾莲无奈地一笑,「可能是没缘分吧。」

    【第四十五章 薛氏认输】

    恰如顾莲的担心,卫氏果真为这事埋怨上她。

    「我就说你妹妹的八字不好,回回出事必定有她在里头!还好你和孩子没有大碍,听大夫的话,好好休养着,哪儿也别再去了!」

    「哎哟,还是疼啊……」杏娘根本没听进母亲的话。下午她从马车上摔了下去,慌张之中赶忙伸手撑住地,结果腿却被一颗松动的铁钉划伤了。

    卫氏掀开被子瞧了瞧,心疼不已,「唉,你呀,怎麽这般倒楣呢。」

    杏娘气恼道︰「那薛氏简直是疯子!我跟她素无过节,她竟跟疯了似的冲上来拉我,害得我跌了下去。还好徐三郎眼疾手快,不然只怕她都咬上来了。」

    「疯狗!」卫氏大骂。可因为徐家,她奈何薛氏不得,益发气恼。「你这傻丫头,那薛氏跟你确实没有过节,可是她跟莲娘的过节大了,你是替人受过!」

    杏娘摸着脸想了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光顾着生气和担心孩子,倒是忘了细想。嗯,她一定是把我当作莲娘了。」

    卫氏眉一挑,又要骂,「所以我说……」

    「娘别说了。」杏娘有点不耐烦,捂住她的嘴道:「你要生气就去把薛氏打一顿,总是提妹妹做什麽,好没意思。」她的性子一向娇气,不过面对外人的时候,是一贯护短,妹妹再有不是,也肯定薛氏的错处更大!

    卫氏被堵得没话说,想着大夫说女儿动了胎气,要静养,便不愿跟她拌嘴。只气恼地道︰「我倒要看看,这一次徐家怎麽交代!」

    杏娘撇了撇嘴,不以为然,「还能怎样,最多叫薛氏过来赔个礼,难道还能休了她不成?薛延平又没死,徐家是不会拿她怎麽样的。」她心里瞧不起徐离,居然为了权势退了自己妹妹的亲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