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东海点点头,想起方才楼下那个清澈的声音,又道︰「不知道什麽缘故,似乎是从外地赶路过来的。」

    一个姑娘没有长辈陪伴在外行走,委实有些奇怪。

    「那些大户人家的私密事一向不少。」叶二老爷摇摇头,「罢了,不与咱们相干,让人腾出房间便是。」

    叶东海心里有些盘算,开口道︰「爹,这件事我想让母亲出面一趟。对方既然是女眷,咱们过去多有不便。母亲过去好与那顾家小姐说话,如此咱们两家便算是认识了,将来有事让女眷们联络联络,岂不方便?咱们也不算白帮这个忙。」

    「还是你想得周全。」叶二老爷颔首,笑道:「不过一路上五娘坐不惯马车,嚷嚷头疼,你母亲忙着照看她,怕是没心思管这些闲事。」

    叶东海想了想,「那只好劳烦大嫂走一趟了。」

    叶大少奶奶约是二十八、九的年纪,模样清瘦,性子贞静。

    她听完叶东海的请托便道︰「既然二叔安排妥当,那我下去与顾小姐说一声。」

    叶东海歉然道:「有劳大嫂了,大嫂的身子不好,慢着些。」

    「走几步路而已,累不着。」叶大少奶奶摆手一笑,回头对女儿道:「宜姊儿,你待在屋里,我一会儿就回来。」

    「我跟娘一起下去。」叶宜站起来,她约莫十一二岁,说话却是老气横秋。「我不跟去,等会儿谁来照顾娘?」说话间,已经戴上了轻纱帷帽。

    叶东海指了指她,笑道:「瞧你说的,这些丫头们都是吃闲饭的不成?」

    叶宜不理他,上去搀扶住母亲的胳膊。

    叶东海又道:「宜姊儿一道过去也好,小姑娘较有话说。」

    「我不小了。」叶宜分辩。

    叶东海含笑点头,打趣道:「是不小了,再过几年就该嫁人了。」

    小丫头又羞又臊,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二叔真是的。」叶大少奶奶笑嗔道:「明知道宜姊儿的脸皮薄,还这麽打趣她。」她握了女儿的手,笑道:「你才多大,你二叔这是逗你玩呢。」

    「谁跟他玩了?」叶宜回头瞪了叶东海一眼,扶着母亲要走,一边走,一边放缓了脚步,怪声怪气地笑道︰「哼,想来那顾小姐生得不错。」

    叶大少奶奶笑道:「你又没有见过,如何知道?」

    「若不是人家的颜色好……」叶宜拉长了声音,悠悠道:「二叔怎麽会这般着急?急巴巴的,还要我和娘过去相看呢。」

    她回头得意地看了叶东海一眼,哪知道他依旧含笑,既不害臊也不着急,更没有丝毫辩解的打算。

    她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闷闷不乐。

    叶大少奶奶蹙眉,责怪道:「你一个姑娘家说这也不害臊?」又叮嘱,「隔墙有耳,别回头传出什麽蜚短流长来。」

    「知道了、知道了。」叶宜陪着笑脸,搀扶母亲出门。

    她们拐了个弯来到楼梯口,小夥计笑咪咪地迎了上来。

    叶东海开口介绍,「这是我家大嫂和侄女,楼下的客人是女眷,我就不下去了。」

    【第二章 姊姊杏娘】

    叶宜扶着母亲,跟着那小夥计下了楼,来到顾家暂歇的雅座。

    小夥计隔着门报了名号,便有一个丫头笑着出来相迎。「叶大少奶奶、叶大小姐,快请里面说话。」

    一进屋,看见上席坐了一个十四岁上下的绿衫少女,叶宜微微讶异,原本她是跟叔叔开玩笑,没想到那顾小姐竟然真的十分出挑,明眸皓齿、肤白如玉,有如碧叶连天里的一朵白莲花。

    还未等她仔细打量,便感觉母亲身子忽地晃了一下。「娘,怎麽了?」

    「没事。」叶大少奶奶摆摆手,笑容却有些勉强,「忽然头晕了一下。」

    她先行欠身行礼,「我这几年身子不太好,让诸位见笑了。」

    顾莲忙道:「一点小事,找个丫头下来说一声便是。」

    叶大少奶奶微笑,「岂能那般失礼?」她坐下接过茶饮了几口,气色渐渐平静,方道:「顾小姐,你们要的房间已经让人去腾了。」

    顾莲笑着道谢,把路上的经过说了一遍,「今儿个实在是不巧。幸好碰上了大少奶奶,我们才有落脚的地方。」

    「出门在外,难免有想不到的事端,大家互相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叶大少奶奶说话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顾莲。

    卢嬷嬷和叶大少奶奶寒暄,问起叶家是做什麽生意、将来有什麽打算……她倒不敢随便应承今後帮衬之事,只是扯着闲话。

    客套了好一会,叶大少奶奶才起身告辞,顾莲亲自将人送到门口。

    叶大少奶奶有点恍惚地上了楼,见着叶东海,打起精神笑了一句,「顾小姐倒真是出挑,配得上我们二叔。」

    「可惜了。」叶宜却摇摇头,「我看那些丫头们并不十分恭敬,反倒是那顾小姐对仆妇们甚为客气……顾小姐恐怕是庶出的吧。」

    叶东海并不接话,只道︰「事已办妥,我就不打扰大嫂歇息了。」像是并不感兴趣,更没有丝毫参与话题的意思。

    叶大少奶奶颔首道:「二叔早点歇息。」

    长嫂为尊,她只招手叫了女儿,「去送送你二叔。」

    「不用。」叶东海抬手示意她止步,自己转身回房。

    因为腾了房间,他今晚暂且要跟父亲挤一夜,回房前,他朝原先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官宦人家的小姐便是庶出也不会纡尊降贵下嫁商户的,大嫂想多了,他勾了勾嘴角,旋即收回目光,抬脚进门。

    吃饱喝足,还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顾莲心满意足,庆幸还好叶家人通情达理,当然了,他们更加可能是为了卖顾家一个面子。

    卢嬷嬷笑道:「那叶大少奶奶虽是商户出身,言谈举止倒还得体,不似那些恨不得钻到钱眼里去的,算得上是斯文人。」

    顾莲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才得了人家的好处,当然看着顺眼了。只不过这时代士农工商的观念根深蒂固,即便卢嬷嬷等人只是奴仆,还是瞧不起叶家的人—— 纵使对方才刚帮了大忙。

    李嬷嬷关心地询问道:「小姐累不累?」

    顾莲侧首,还未开口,卢嬷嬷已经先道:「时辰不早了,小姐先去歇息吧。」

    然而只得一张床,屋子里却一共有九个人,顾莲本想跟众人熬一夜,增进彼此的患难之情,後来还是算了,养足精神更要紧,免得隔日精神不济有所怠慢,不能讨父母喜欢。因而她谦辞几句,便道:「那我先去躺一会。」

    蝉丫也跟着站了起来,李嬷嬷急着要拦她。

    顾莲见状忙道:「蝉丫,过来帮我梳头。」

    在蝉丫看来,自己的年纪最小,自然也在被谦让的对象,可是在卢嬷嬷等人的眼里,顾莲是主子,占了床还好说,她一个黄毛小丫头,不管怎麽排都轮不着呀。

    李嬷嬷忙道:「正是呢,早点服侍小姐睡觉。」又不由分说拉着女儿去解包袱,找了梳子塞给她,压低声音告诫道︰「你还当是在家里呢,那麽多双眼睛看着,好好服侍,别弄得大家都没脸!」

    蝉丫这才想起,以前那住在自己家的假小姐如今已成了真小姐,心中百味杂陈。

    以前纵使母亲偏心,小姐私底下总会让自己,像姊姊一样,何曾真的使唤自己过?

    但如今小姐有人撑腰了,对自己说话再无半分客气,令她心里不免涌起十二分的委屈,满腔愤愤地走上前。

    顾莲算是看着蝉丫长大的,岂会瞧不出她的不满?只是当着卢嬷嬷等人的面不好多说什麽,再者,蝉丫的脾气也得改一改,不然回到顾家,谁能受得了一个有小姐脾气的丫头?因而一句话都没多说,由着蝉丫服侍。

    李嬷嬷想着女儿进了府帮佣有月银,也能长一点见识,再说丈夫和儿子都要在外头找事做,哪有工夫管她一个小姑娘?不带在身边也不放心。

    顾莲却觉得蝉丫的脾气暴烈任性,不懂得奴颜屈膝那一套,姑且先让她到府里试一试,不行还是让她回家去吧。她考虑了许多,蝉丫却只觉得满腔委屈,眼眶含泪。

    卢嬷嬷投来诧异的目光,奇怪地道:「哎哟,蝉丫怎麽哭了?」她笑着走过来,手脚俐落地帮忙,一面笑,「想必这是头一回出远门,想家了。」

    李嬷嬷神色尴尬,想开口又不知道说点什麽好。

    卢嬷嬷接过梳子,温柔地一下下给顾莲梳头,对蝉丫劝道:「你别担心,四夫人最好说话了,回去以後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她又看了看顾莲,「遇上九小姐这般体贴下人的主子,你这丫头真是有福气,旁人求还求不来呢。」

    像她们这些积年的世仆享尽主家的恩典和好处,只以混上好差事为荣,并不觉得做顾家奴仆是耻,反倒瞧不起外头那些所谓的良民一副穷酸相。

    卢嬷嬷罗罗唆唆讲了一堆,什麽夫人、小姐、丫头的,李嬷嬷如何听不明白?不免涨红了脸,「小丫头没出门见过世面,让嬷嬷见笑了。」

    卢嬷嬷服侍顾莲上了床,回头笑道:「我这个人呀,有时候就是爱罗唆几句。」

    李嬷嬷明白对方是好意提醒,倒不是担心蝉丫,而是存了和顾莲交好之意,因而陪笑道:「蝉丫不懂事,嬷嬷有空多教一教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