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陈大娘婆媳和春妮几个原本还猜蒲草是不是有别的打算,但眼见众人哄劝半天蒲草依然摇头不允,一副打定主意坚决要走的架式,她们也跟着慌了起来。

    春妮抱住蒲草的胳膊就哭开了,「你这是干什麽?竟要扔下我们走了?你不是说要带我过好日子、要当地主婆吗?你这狠心的丫头!」

    「是啊,蒲草,你生谁的气就打她两下、骂两句,怎麽能说走就走呢?」

    陈大娘和刘婆子也是高声劝着,这时不知是哪个机灵的小媳妇跑去隔壁抱来达子和桃香。

    董大娘上前扯了两个孩子就道:「好孩子,快求你们嫂子留下,她要扔下你们走了!」

    达子和桃香本来睡得发懵,还没回过神来,突然听得这句话,吓得一边一个抱了蒲草的大腿就哇哇大哭,「嫂子,你不要扔下桃香,桃香害怕。」

    「姊,你要去哪儿?达子要跟着你!达子听话,达子再也不吃包子了。」

    蒲草事实上是打着以退为进的主意,压根没想离村,但两个孩子哭得这般撕心裂肺,她一心疼也跟着掉了眼泪。

    众人见状趁机劝得更大声,一时间院子里孩子哭声、哄劝声掺杂在一起,简直闹得翻了天。

    方杰许是还觉得不够热闹,忽地高声插言道:「今日这事说起来都是因我而起,连累了张东家清名有损,我心里有愧。张东家不必离村了,还是我搬吧,这院子就送给张东家当赔礼了,以前我同张东家定下的买卖契约也都作废,一旦我们没了来往瓜葛,自然也就无人再起疑心。至於张东家和各位乡亲所种所养之物,我会帮忙再找信誉好的商家来采买。」

    村里众人本以为方杰开口是要帮忙劝说蒲草,怎料他居然也说要走,这下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人人都是震惊得傻了眼。

    先不说方杰走了冬日里他们种菜要卖给谁,光这会儿家家小园里种的韭菜,村外壕沟里吃草的小羊就不知要怎麽办?就算找来雪国最好的商家,在大夥心里也不如相处多日的方杰可靠啊。

    里正和长辈们急得汗珠子都淌了下来,赶忙上前围住方杰劝说。

    「方公子,你可别多心,村里人从来都当你是一家人看待。」

    「就是啊,大家就只信得过你,以後还指望你带着大家卖菜发财呢。方公子啊,你消消气,千万消消气啊。」

    众人极有默契的分成两边,妇人们劝着蒲草,长辈和里正外加一众男子就拉着方杰不放,人人都绞尽脑汁想要把他们留下,七嘴八舌的劝说拦阻。

    翠儿本来挨了打心里有气,这下眼见众人如此焦急自然觉得解恨,不禁就笑出声来。

    一个小媳妇听到声音回头抓她个正着,满腔焦急懊恼也找到了发泄之处,「都怪这两个娼妇,要不是她们撒谎污蔑,方公子和蒲草也不会生气得要离村。」

    「就是,打死她们,让她们不能再撒谎!」

    「对,我们南沟村岂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

    於是一群怒火攻心的小媳妇们冲上前去,抓了牡丹和翠儿就劈哩?啦的一阵打,这个扯头发那个掐胳膊,又抓又挠的真是下了死手。

    牡丹和翠儿吓得花容失色拚命挣扎,奈何四拳不敌群手,很快就被按在地上踢得满身尘土。

    此时里正和长辈们早已无心搭救牡丹主仆,聚在一起紧急商量着要怎麽才能把蒲草和方杰这对财神爷留住。

    李四爷年纪最长,平日话不多,但却是老爷子里面最精明的一个,他这半晌一直在偷偷打量方杰的神色,见方杰不时望向蒲草所站之处,神情隐隐透着几分心疼,他那双老眼立时就是一亮,压低声音对其余几人说:「既然咱们村里不能没了蒲草和方公子,他们又因为今日这事损了清名,不如咱们就顺水推舟,撮合他们结个姻缘怎麽样?」

    【第七十章 皆大欢喜】

    「结姻缘?」里正和另外几个老爷子齐齐惊问出声,末了眼珠转了几圈,各个都是拍着腿赞好。

    「这办法好,两人结了姻缘就不怕背後再有闲话了。若是他们在村里安了家,咱们南沟村可就是彻底留住这对财神爷了。」

    孔五爷咧着嘴笑了几声,却突然想起一事,不免有些灰心地道:「这事好是好,但也要人家同意啊。姑且不说蒲草如何想,人家方公子出身高贵,怕是……」

    里正等人一听也是叹了气,到底还是李四爷心里有谱,捋了捋胡子笑道:「咱们再琢磨也没用,还是开口问问吧。」说完这话,他就高声喝止众人的吵闹,抬腿往蒲草那边走了两步,「蒲草,四爷爷有几句话想要劝劝你。今日这事虽说是个误会,可既然已是闹出来,多少对你的清名有碍,不过四爷爷想了个办法兴许能弥补一二,你听听看如何?」

    「多谢四爷爷费心,您有话尽管说,蒲草洗耳恭听。」

    李四爷对她这般恭敬很是满意,笑得更和蔼可亲了,「其实这办法也简单,那就是……假戏真做。」

    假戏真做?众人听得一头雾水,蒲草也是疑惑的皱了眉头,但沉默片刻後她蓦然就红了脸孔,摇头拒绝道:「四爷爷莫要开玩笑,蒲草一介弃妇之身如何配得上方公子?这事千万不要再提,否则、否则……我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李四爷瞧得她虽是羞窘惶急,但却不忘偷看方杰脸色,心里更是有了底,赶忙转头又笑呵呵去问方杰,「方公子许是猜出我这老头子的话意了吧?我们几个老家伙都觉得,若想保住你和蒲草的清名,最好的办法就是撮合你们结个好姻缘,如此一来,你们就都不用搬出村,以後也不必再担心有人背後闲话,岂不是两全其美?」

    「哦……」众人恍然大悟,都是一叠声的叫好,「四爷爷说的对,蒲草和方公子就是天生一对,两人结姻缘再好不过了。」

    「就是说呀,这样两人都不用搬出去了。成了一家人,看谁还有闲话说!」

    里正挥手示意众人噤声,转而看向方杰问:「不知方公子意下如何?」

    方杰好似被这个提议吓到了,脸色七分讶异、三分欢喜,静默了好一会才犹豫的应道:「张东家是个难得的好女子,心善又聪慧,可我只是满身铜臭的商贾,同她结姻缘只怕要委屈了她。」

    「哎呀,方公子这是答应了!」众人一听顿时欢呼起来,纷纷涌上前把方杰推到蒲草身旁。

    蒲草羞得双颊绯红,躲在陈大娘身後不肯抬头。陈大娘哈哈笑地拍着她的肩膀,就像自己要嫁闺女一般欢喜。

    众人笑闹得厉害,里正趁机高喊道:「成了,这可是咱们村的一大喜事啊。挑个好日子,咱们就把这亲事张罗起来。」

    「等等,不行!」蒲草听了这话立刻出声拦阻,「蒲草多谢众位长辈和乡亲们的好意,但家中小叔尚在读书,小姑年纪也小,蒲草不能为了成亲扔下他们不管。」

    她这几句话就像一瓢凉水,兜头浇得众人清醒过来,人人都苦了脸,想要劝她扔下张家不管又觉得有些没良心,可若是不劝几句,这大好的结局又要成空。

    众人正是愁得脑筋打结时,方杰却是上前一步道:「张东家身为女子却如此大仁大义,实在让人敬佩,我方杰若是不肯成全,那就是枉为男子了。不如这样吧,我们先在长辈和乡亲面前互换信物,暂定亲事,以方便日後走动行事,待得将来张家小叔成才,小姑长大订亲,张东家再无牵挂之日,就是我们成亲之时,届时我定然三媒六聘、八抬大轿迎娶张东家进门……为妻!」

    村里人其实认为蒲草这弃妇之身同方杰在一起算是高攀,所以方才一直只含糊着说结姻缘,未曾提起蒲草嫁进方家是为妻还是为妾。怎知正是人人以为这桩亲事要不成时,竟听到方杰不但甘心等蒲草了结张家事,而且明言要娶她为妻,简直惊得大夥都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院子里足足安静好半晌,接着猛然爆出一阵叫好声,「好!方公子够仗义,真是好男儿!」

    「就是就是。蒲草心善,方公子也这般仁义,两人真是天生的一对啊。」

    不管里正长辈还是各家男女老少都为这样完满的结局高兴得发了疯,方杰拱手谢过众人,直接进屋取了那两套从京城带回来的赤金头面,当着众人面前递到蒲草手里。

    「这是我在京城买回的两套头面,正好今日就作为订亲信物吧。」

    蒲草伸手接过,大方一笑,「明日我做一套衣衫鞋袜回送公子。」

    村人们见了都是点头,跟着欢喜笑道:「成了,这亲事就定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