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哼!若没有监守自盗,去年萧遥在边关劫获的那笔百万两官银,从何而来?

    萧偃这个不肖孽子,半年前便与华贵妃暗通款曲淫乱後宫,更罔顾人伦,暗中下毒毒害他这个皇帝。

    甚至在他视察边防之时,与华贵妃珠胎暗结,让华贵妃怀了他的子嗣,他这皇帝被自己的儿子亲手带了顶绿冠,为了皇家与自己的颜面,再火再恼都不得不隐忍下来。

    儿子再不肖,毕竟还是自己的亲骨肉,他也只能当昏庸的父亲,睁只眼闭只眼当自己儿子是年少无知,被华贵妃给迷惑,原谅了他,私下安排设局,让那贱人与和她有染的同党死於非命。

    没想到他才刚部署要解决那贱人,竟又得知萧偃居然在他接掌国库时,便开始五鬼搬运的搬空国库!若不是萧遥拦截到许多运往边关的白银与收据,让萧偃误以为遇劫,怕事情曝光不敢追查,萧遥再联合太子追查户部的帐目,否则他这龙月王朝不出两年就要改朝换代了。

    这孽子隐瞒对朝廷忠心耿耿的户部尚书柯大人,一手遮天的勾结户部右侍郎,刨光他龙月王朝根基,这般无法无天又胆大妄为,让他这皇帝如何再原谅这孽子!

    「来人!」皇帝朝着外头侍卫怒吼。

    八名御林军随即进入御书房。「臣等参见皇上。」

    「即刻把二皇子押往静思院反省,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皆不得擅自进入探望二皇子,擅闯者格杀无论。」皇帝无情的下令,绝不允许任何不肖之人觊觎他的江山皇位,即便是自己的儿子也一样。

    「遵旨。」带头的御林军率先走向二皇子。「二皇子请。」

    萧偃充满愤怒怨恨的眼眸,阴鸷狠毒的狠瞪萧裔一眼。自小父皇就不疼他,两人同样是他的亲儿,他不过是晚萧裔一刻钟出生,两人的命运截然不同便算,父皇更不是一视同仁的关爱他,他萧偃发誓,他得不到的东西,萧裔也别想得到!

    在心头暗中立下誓言和决心後,他这才愤怒的跟着御林军离开御书房。

    皇帝冷冷的看了被御林军带走的二皇子一眼,有些无奈的对着萧裔叹道:「太子,追讨国库银两的差事,就由你出面追讨收回,一个月内势必全数追回,如遇顽强不肯还款的官员,即刻摘掉他顶上乌纱帽,扣查名下所有房产田产,不须留情面。」

    「儿臣遵旨。」萧裔领命後恭敬的退下。「儿臣先行告退。」

    待御书房里只剩下皇帝一人时,他不悦的对着一直隐身在廊柱後方的人影道:「戏都演完了,还不出来跟朕商讨对策,是想继续笑话朕到何时?」

    萧遥从暗处现身,脸上的表情莫测高深。

    【第五十四章 情趣小铺开张】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玉琉璃的宅子也已重建完毕,虽不是美轮美奂、雕梁画栋,但清幽雅致的格局颇符合她的喜好与风格。

    借住在萧遥为她置办的那间小宅子的时间实在太闲又无聊,她索性利用自己宅子整修的期间,开始着手进行情趣专卖店开设的准备工作。

    而在期间闲着没事之时,她就画画养眼的美男裸图,也备了好几本黄书以备不时之需,然後也请青柳帮她订制了许多角先生,找了几名大妈帮忙制作一些增加闺房情趣的制服系列,虽然大妈们觉得自己在制作的衣服长得奇怪,但因她给的酬劳颇高,她们也就不多问,她还备了很多其他增加乐趣的道具。

    当整个宅子都整修好了,她的准备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也同官媒所的大妈们还有逍遥居里那些侍妾们知会过,让她们多多关照,选个好日子就开张了,连鞭炮也没放。

    而自从被官媒所「资遣」後,她托喜春替她捎个话给户部尚书夫人,说因为叡亲王介入,她已离开官媒所,也因自己的身分证明文件是由户部尚书走後门得来的,所以她请柯夫人就不用替她关说,以免惹祸上身,她也不再回官媒所了,现在自己开店,做回「老本行」,日子过得反而开心,虽然她的新店开张了几天,业绩依然很好看—— 零。

    可是她不在意,她看重的不是眼前的这些微薄利润,而是姑娘、夫人、太太、姨娘们那些闺房里说不得的秘密背後所隐藏的庞大商机。

    「玉夫人,时间不早了,你该休息了,剩下的我们来用吧。」青柳架着梯子帮她将屋檐下的灯笼里头的蜡烛点燃。

    「就是啊,夫人,你忙了一天了,再不休息,被王爷知道,王爷又要生气了。」喜春拿着湿抹布里里外外的又擦了一遍。

    「我哪有忙,不过是替这些画上上颜色而已。」玉琉璃手中的画笔又沾了点颜料,继续在画纸上上色。

    其实她的情趣专卖店店面很小、很迷你,反而叫情趣小铺更为恰当,店里站进五、六个客人就显得很拥挤了,所以也无法摆上太多的东西,很多都是放进柜子里头,不放在架上,日後有客人暗示,她才会拿出来,所以开店以来,她也没有多少事情好忙的。

    「夫人,晚膳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就放在厨房的灶边上,你先用膳吧。」喜春边抹着柜子上看不见的灰尘,边说着。「或先沐浴,热水也已经帮夫人备妥了。」

    「我还不饿,就先放着,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就行了,反正没什麽事情,我把这幅画的颜色上完再沐浴。」

    萧遥让青柳这几天都到小铺子来帮她的忙,一些粗重工作都是他在弄,小铺子卖的都是女性用的物品,他一个大男人在这里也尴尬,要是没什麽事情,她都会要他到院子里帮她劈柴火。

    萧遥让他的贴身小厮到这里来帮她打点,自己有事反而要自己动手,这让她有些过意不去。

    说到萧遥,又好几天没见到他的人了,他最近究竟是在忙什麽?

    感觉很神秘,加上风凌白回来当日所说的一些话,与交给他的密信之类的,现在细想,她不由得开始怀疑萧遥并不如外界看的闲散王爷这般简单,更不是如萧遥自己同她说的那般—— 他是个周游列国的商人,偶尔帮皇帝办办一些轻松的小差事;应该说,他帮皇帝办的都是大差事。

    偏偏她根本无法从任何管道得知这些秘密之事,连青柳也像个蛤蛎似的,关於他主子的任何行踪,别想从他嘴里套出一个字来。

    她现在唯一能问的就只有萧遥本人了,偏偏他却老是神隐失踪,常常四五天见不上一面。他知道她的事情、她的行踪,可是她却无法掌握知道他的去向,只能不安的空等待,这种感觉真的很讨厌。

    「夫人,你怎麽了?」喜春搓洗着手中的抹布,抬头疑惑的看着停止上色、像是陷入沉思的玉琉璃,遂关心的问道。

    她头一甩,抛开脑中那些莫名的思绪与萦绕心头的惴惴不安,继续为人物上色。

    「没事,喜春,你跟青柳把铺子的窗子再仔细检查一遍,看看是否已完全关好上闩了,全上好闩了就先回去吧。」

    「夫人,你真的不要我在这里陪你?」喜春很是犹豫的看着她。

    玉琉璃将手中的画笔放进水里搅了搅,又蘸了点墨色为人物上色,才说:「你爹不是受伤了,你娘又要照看那麽大一群孩子,你晚上就先回去忙吧,明天早上再来,我没事的。」虽然萧遥将喜春买来伺候她,但她并未限制喜春一定要二十四小时跟着她,她知道喜春孝顺,所以只让喜春白天来帮忙打点,晚上便可回家,若遇上她有事外出,喜春甚至当天可以休息,所以之前画舫一案,喜春才没跟在她身边。

    喜春将抹布拧乾,不放心的交代了声,「那……碗盘还有换洗衣物那些事情,夫人你就先放着等我明早过来再清洗,可不能跟我抢工作做哦。」

    「行了,我知道了,青柳已经要帮我关门了,你快跟他一起走吧。」她一向喜欢自己一人独处,休息时不爱有人在她身边打转,赶紧把他们两人打发走,她也可以无拘无束些,穿得轻松自在的在自己宅子里闲晃。

    「那我跟青柳哥先走了哟。」喜春实在不放心的又看了她一眼。

    玉琉璃不耐烦的搧了搧手。「快走、快走,你们走了,我也要回屋子去休息了,你们杵在这里我反而不好休息。」

    片刻,整个小铺终於安静下来,而她整张画该上色的地方也已完成,将手中画笔放进笔洗里,伸伸懒腰,捶捶肩膀准备走至门口要将门帘拿下,然後关门回宅子休息时,一名穿着蓝底滚红边白花,髻上别了两支簪的中年妇女,撩开门帘朝里头张望了一下,颇为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再瞄了眼看起来几乎是空荡荡的店铺。

    中年妇女很疑惑的问着,「请问这里有位叫玉琉璃的夫人吗?」

    「我就是,这位大娘请问有什麽事情吗?」玉琉璃走向前问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