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以前他的脚未受伤之前,还可以在运河边做粗活当綑工养活老母跟女儿,一次被掉下来的货物压伤了腿之後,就没法子继续当搬运工了,为了生病的老母亲和女儿,他只好出来乞讨,偏偏乞丐还有地盘区分,他老是被分到这种偏僻的桥墩边,有时候一整天也讨不到一枚铜板,所以我有时就会给他一点食物或是铜板。」

    「你怎麽这麽清楚?」萧遥有些不认同她的做法。「也许是他编造的谎言。」

    「我当然有问过风凌白,他堂堂一个丐帮帮主,总不会骗我吧。」她双手合十互相摩挲着取暖,仰颈望着天上的明月,自信满满的说着。

    「也是。」萧遥双手负於身後,放慢脚步配合她的速度。

    「假乞丐我才一个子儿也不给呢,我的爱心只给真正有需要帮助的人。」玉琉璃侧过颈子,脸上满是自信的说着。「而且我想我看人还满准的……」说着说着,她突然噗哧一声笑出来。

    萧遥疑惑的瞄她一眼,「笑什麽?」

    「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的影子很好笑吗?一高一低的,差距真大。」她指着地板上的影子,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的说着。好像七爷八爷哦。

    他淡笑不语,静静看着漫步在月光下这一长一短的影子,心里很享受这样恬静的时分。

    「说到影子,我说个谜语给你猜猜,看你猜不猜得到。」

    「你当本王还是黄口小儿吗?竟让本王猜谜语。」

    「这一路走回逍遥王府还有段时间啊,总得找点事情做嘛,怎麽,难道你在担心自己猜不出来,有辱你逍遥王的威望?」她故意睨他一眼的激他。

    萧遥愣了一下後,随即拿着摺扇轻敲了下她的头顶一记。「居然敢这样睨着本王,哼,本王倒要看看你能出得了多刁钻的谜题,出吧!」

    「好,那你听好了,千里随身不恋家,不贪茶饭不贪花,水火刀枪都不怕,日落西山不见他。」

    萧遥不假思索的说:「影子。」

    玉琉璃怔了一下,「想不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啊!」

    「再出。」他嘴角一扬。

    她噘着唇,食指在太阳穴上挠了挠,又想起了一题。「外披粗布麻衣,内穿白绸亵衫,两个兄弟同房,竟然互不说话。」

    「花生。」萧遥连想也没想的便说出答案。「你的题目怎麽都这般简单,没有再难点的吗?」

    「好,那我问你,大甲、中乙、小丙三个小孩,他们身上有几枚铜板,想要去买文房四宝,但其中有一个不诚实,老板找错钱也没说。後来老板发现了,就分别问他们一些问题,三人回答如下:大甲说中乙带的铜板比小丙多,我带的铜板比中乙少。中乙说小丙带的铜板比大甲多,我带的铜板比小丙多,小丙说大甲带的铜板比中乙多,我带的铜板比大甲少,请问是谁说了谎?」

    被题目弄得有点晕头的萧遥,表情瞬间一阵狰狞。

    玉琉璃得意极了,「猜不出来了吧!」

    萧遥手中的摺扇直敲着头,不想承认自己被考倒了。

    「我直接告诉你答案吧,是小丙说了谎。」

    「小丙?」

    她点头,「我算给你看,很简单的。」玉琉璃捡了根掉在路边的树枝,直接在残雪地上做起数学应用题。

    这新颖的算法一算出正确解答,萧遥啧啧称奇,眼底透露着激赏,实在难以相信玉琉璃会有一颗不简单的头脑。

    「就这样,懂了吗?」她将手中的树枝一抛,拍拍手掌站起身。「我们走吧!」

    「你还是继续出谜题让本王猜吧,这样本王还不至於遭受到太大的打击。」萧遥甘拜下风。

    「你真没挑战心耶,好,谜语就谜语,我再来想想……」

    这一路走来,两人就这样你说我猜的,时间悄悄的流逝,距离王府也愈来愈近,眼看王府就在前面,萧遥不由得开始感到有些烦躁起来。

    方才她与乞丐的一席谈话一直盈绕在他心头,他深深觉得不对劲,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奇怪,眼看王府就在前头,趁着今晚这一路走来心情不错,他就开门见山的问吧,不问清楚他心底总是不舒坦。

    「玉琉璃,别玩猜谜了,本王问你一事。」他停下脚步侧过身,幽幽的望着她。

    「好啊,你问。」她点头。

    「你……你打算远行吗?」他语气小心的问道。想他一个王爷,何时有过这般小心翼翼的问女人问题了,但玉琉璃总能轻易的打破他的规矩。

    「远行?为何这麽问?」

    「本王听到你与那乞丐的谈话,像是即将远行在交代事情似的。」

    「哦,那个啊……」玉琉璃恍然笑出。「我没有要远行,我的意思是以後手头可能不太充裕,没法常常资助他的意思。」等她明天把所有家当当了,买了房子,就快一贫如洗了,身边没多余的闲钱可以挥霍了。

    「原来如此。」听她这麽一说,萧遥原本吊在半空中的一颗心,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

    她低头看了眼两人倒映在青石路上那一长一短的清幽影子,思绪莫名有些感伤。说离开王府不会有任何留恋其实都是骗人的,不管萧遥之前是如何的恶整她,但他还是有对她好的地方,那些点点的好意,在心里滚滚滚的成了大大的甜蜜,而当初让她气得半死的恶趣味,将会成为思念的回忆……

    支吾了片刻,心里有一个疑问她突然很想知道答案,遂问:「嗯……如果有一天我去远行,或是突然消失了,逍遥王,你还会记得我这个朋友吗?」

    萧遥倏地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突然没头没脑丢出这句问话的玉琉璃。

    玉琉璃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随即她故意露出俏皮的笑容,直追着他问:「会吗?会吗?」

    被她的模样逗笑,他摸着下巴思索着,最後道:「本王从没当你是朋友。」因为他发现自己对她的感觉已经超乎朋友了,而且,他是绝对不会让她离开的。

    调笑凝结在嘴边,玉琉璃心里一揪。从没当她是朋友……从没吗……

    一股深沉的失落感和沮丧滑向心湖,她扯着有些僵硬的笑容,语气略带感伤的讪讪然说着,「是啊……我想太多了……」

    也是,他们的身分地位这般悬殊,即便是乞丐风凌白,也是一帮之主,在江湖上占有一席之地,萧遥这尊贵的小王爷怎麽可能当她是朋友……

    【第三十七章 护住国颜】

    凡事总有意外,而这意外总是杀得人措手不及,起了个大早收拾好自己的包袱的玉琉璃,等在天和当铺外头,她在等当铺开门营业,赶着第一个将萧遥送她的玉笛死当,她怕当铺掌柜的对那天的估价说话不算话,不肯多当给她一些银两,因此连柯夫人送她的玉镯子也一起拿来打算全部死当。

    当铺开门後玉琉璃才知掌柜的不在,只有夥计在,她同夥计说了那天来估价的事,掌柜估给她多少钱,因为玉琉璃拿来死当的物品非常稀贵,所以夥计认得她,并以当初掌柜说的那个价格死当,好不容易凑足了钱,身怀钜款的她先赶到官媒所签到,请其他官媒帮忙关照,便去公道牙行找郑牙桧办理过户。

    可没想到这个盛京里最有信誉的牙桧,居然在昨天把她看中意、并且下了订金的宅子,转手卖给一个出了一千五百两的商人,比牙桧开的价钱还多了五百两……

    玉琉璃气愤的坐在牙行里,熊熊怒火在胸口翻腾着,她铁青着一张脸,话自牙缝里迸出,「郑牙桧,你居然如此无信用,收了我的前订,还把我看中的宅子给卖掉,你究竟还有没有道德 」

    她把所有的家当都死当光了,其中还包括萧遥的玉笛,好不容易凑足了钱,就算买了房子也还能有点闲钱,现在这个「有信誉」的牙桧居然跟她说他将房子转手卖给别人了,这还有天理吗?她当掉的东西怎麽办,里头有萧遥送她的玉笛啊……

    郑牙桧满脸歉意。「夫人,这点我也只能跟你说抱歉了,你跟那位客人两人之间所开的价差差太多,你如果是商人,我想你也会选择後者!」

    「即便如此,你也应该先知会我啊!」她愤怒的拍着桌面。「我给订金在前,理当要先问过我的意思才对,我不买了你才能把那宅子卖给别人啊!」

    这里毕竟是生意场所,不适合吵闹喧譁,加上他一屋二卖理亏,告上衙门理亏的也是他,届时被官老爷销了牙行执照就得不偿失,郑牙桧举起手,「要不咱们打个商量,你的前订我退还给你,再给你二十两银子补偿你的损失你说好吗?」

    「不好,我要告官!」这口气她实在咽不下,她真的很喜欢那间宅子啊。

    「夫人,我们有话好好说,不必非得凡事要告官啊!」

    「我就要我看中意的那间宅子。」

    「要不,夫人,你看这样子好吗?」郑牙桧搓着手心、涎着笑脸小声问道。

    「什麽事情?」

    「小的手里还有间买断的宅子,在南大街的市集巷子里,那宅子虽然是小了些,不过地点不错,只要稍加整理,就够你住的了夫人,但就是没有你中意的那间宅子那般精致。」郑牙桧提议。

    「不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