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周子澹眉头一挑,脸上泛起讥讽的笑,「他倒是动作快,想是在周子彤手里头没讨到好处,而今倒是想起我来了。」说话时,已俐落地展开信,一目十行地流览了一遍,摇头笑,「难得他们一个个如此热心,我怎好辜负,定要好生款待才是。」想了想,眉目间缓缓生出温柔的神色,问:「京城那边可有信来?」

    平安苦笑摇头,「路上不好走,只怕信才将将送到呢。公子爷您这是—— 」盼着谁的信呢?平安倒是想戏谑地问一句,但偷偷看了周子澹越发冷峻的眉眼,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才多久,周子澹已渐渐褪去了身上的稚嫩和青涩,显得越发稳重和成熟,但同时也越发地肃穆,眉目间竟隐隐有了上位者的气势,只有在说起京城「故交」的时候,他的脸上才会不由自主地泛起温柔的神色。

    若是果真喜欢,何不早早定下来?平安想开口问他,依着公子现在的身分,日後的婚事恐怕都不能自主,若不早些定下亲事,只怕将来会有变数。

    「你在嘀咕些什麽呢?」周子澹猛地抬头,皱着眉头问。

    平安浑身一颤,慌忙摇头,「没有没有,对了,这几日又有不少旧部过来投奔,早上云先生算了算,大营里已约莫有近万人了。眼看着寒冬将至,恐怕今冬粮草不济。」

    周子澹蹙眉不语,想了一阵,脸上泛起微微冷笑,「既然人这麽多,也不要浪费。九通粮库距离此地不过数百里,你让云先生好生谋划,赶在隆冬之前把九通城拿下,这一个冬天便不用发愁了。」

    「九通城!」平安顿时深吸了一口气,不敢置信地喃喃道:「那……那里守备森严,驻军数万,我们……」

    「九通城城主聂海峰自负傲慢,打死他也想不到我们竟会把主意打到他头上。」周子澹对秦地各城城主了若指掌,既然提议要攻打九通城,自然不会无的放矢,於是耐着性子解释道:「且九通号称驻军数万,其实将官任人唯亲,早引得士兵不满,军中龙蛇混杂,真正上过战场的不过十之三四,我们攻其不备,成功的机率有五成。」

    「才五成……」平安略有不安,为难道:「我们好不容易才集结了这一万多人,若是贸然出战,万一败了—— 」

    「不然呢?」周子澹抬起头,蹙眉朝他看来,脸上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既然是打仗,哪有只胜不败的。能有五成的胜率,就已经值得我们赌一把了。」说罢,他又仔细想了想,叮嘱道:「一会儿把荀先生和吴先生都叫过来,甯家帮着储备了不少粮草,都存在益州,得派个信得过的人去押回来。」

    平安这才拍了拍胸口吁了一口气,「原来公子爷早有准备,可吓死我了。」

    想到甯家,平安终於还是忍不住把一直埋在心里的问题提了出来,「公子爷,这个……您的婚事,是不是也得早做打算了?虽说柳将军家里没有闺女,可难保别家没有。你身边又确实没人,到时候若有不开眼的想把自家闺女送过来,您便是连个托词也没有。」

    周子澹脸上一黑,结结巴巴地回道:「她……她又没答应,我怎麽好乱说,坏了她的名声。」

    平安忍俊不禁,笑着提醒道:「公子爷您可真是关心则乱,二小姐到底年岁小,不晓得您的心意。可这婚姻大事,您得先去跟府里的长辈提,尤其是老太太那里得下工夫,要不,万一老太太一着急,先在京城里把二小姐的婚事给定下了,您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尽瞎说,」周子澹的脸上终於有了年轻人该有的模样,脸颊涨得红红的,眼底终究隐隐透出些许不安,「她……她才多大,哪里就那麽着急了。」说话的样子显得十分没有底气。

    过会儿,他忍不住站了起来,笼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地绕圈子。他既然爱慕书宁,自然觉得她千好万好,旁人谁也比不上,更觉得爱慕她的人不少。而今听得平安一提醒,立时便心神不宁,只恨不得立刻冲回京去把事情挑明了。

    「要不,」他咬咬牙,彷佛在说服自己,「我这就给甯大老爷写封信去?」

    「还有老太太,」平安提醒道:「二小姐的婚事还得甯老太太说了算。」

    且不说当晚周子澹如何费尽心思地斟酌词语来写求亲信,这边书宁的日子却是过得波澜不兴,也不知周子翎跟崔翔安之间到底有怎样的协议,待仁和太后那里真正下了懿旨给周子翎和蒋明枚赐婚後,崔翔安便低调地出了京,临行前竟特意来与书宁辞别,书宁思虑再三,终於还是没有把自己的身分告诉他。

    「一点都不好玩……」周熙甯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摇头,「本以为有场好戏看,没想到崔城主竟一声不吭地走了,真是扫兴啊扫兴!」

    见书宁眉目一挑斜睨了他一眼,周熙甯又赶紧变换了语气,咧嘴讨好地笑,「不是崔城主说特意来给蒋姑娘送嫁吗,这婚事都还没开始办呢,他人就走了。对了小姨,」他眼睛里闪着好奇的光芒,「你说那崔城主是不是不喜欢蒋姑娘?要不怎麽这麽不给脸?」

    「你哦!」书宁没好气地点了点周熙甯的额头,咬着牙小声地骂,「管的事还真多啊。」

    周熙甯托着下巴一点也不生气,「换了是我,也不喜欢蒋姑娘。到底是个外人,便是有崔大小姐的遗言在,可哪有一直掌着黑旗军不放的道理!而今好不容易要嫁了,崔城主只怕要放鞭炮庆祝了吧。」

    【第二十二章 远离京城避风头】

    周子翎身分非比寻常,婚事自然也要大办,无论规格还是排场都要格外宏大。只是周子翎彷佛对此并不上心,无论是下定还是送聘都不曾亲至,着实让蒋明枚有些难堪。好在仁和太后行事玲珑,特地派了礼部的官员帮衬着,才使得场面不至於太难看。

    饶是如此,这桩婚事依旧备受争议,尤其是那些心仪周子翎而不得的官宦小姐,私底下更是幸灾乐祸,更有好事者言之凿凿地肯定周子翎对崔玮君不忘旧情,蒋明枚便是过了门也不得宠爱云云。

    到了这个时候,书宁却也只能以局外人的身分来看待这一场婚事,说不出到底是悲是喜,只是心底的最深处,到底残余着淡淡的遗憾,在午夜梦回时会忽然惊醒,可睁开眼睛再努力地回想,却是怎麽也想不起来分毫。

    她在乌岗温泉住了有小半月,眼看着甯绢婚礼渐渐近了,这才回了京。

    甯家有好几年没办过喜事,此番又是长房嫡女出嫁,自然隆重,府里一片喜气,就连老太太也精神抖擞,满面红光,说话的声音都高亢了许多。

    书宁这还是头一回遇着办喜事,很是好奇,东看看,西摸摸,一会儿还忍不住问些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直把老太太逗得直笑,抚着书宁的头发道:「绢丫头一出门子,马上就要轮到我的欢儿了,祖母可真舍不得你。」

    书宁嘻嘻地笑,一点也不觉得害臊,「那祖母可得给我仔细挑,若是挑到个我不中意的,我可不嫁。」

    甯老太太顿时哈哈大笑,大声承诺道:「你放心,祖母定要睁大了眼睛帮你挑,定能给你挑个品学出众,才貌俱佳的好郎君。」

    祖孙两人正说得高兴,下人忽地进屋通报,说是大少爷求见。

    才将将说完,甯照朋已经到了门口,低低地唤了声,「曾祖母。」

    书宁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亲自到门口去迎。

    甯照朋似乎也没想到她就在屋里,脸上的焦急来不及收敛,悉数落入书宁的眼中。

    书宁一面将下人屏退,一面引了甯照朋进屋,待关好了房门,回过头,方才轻声问:「可是出了什麽事?」

    甯照朋本不想惊动她,谁晓得竟如此凑巧会在老太太屋里遇见,一时间犹豫不决,不知是否该当着她的面说。

    甯老太太心中猜出些许缘由,蹙眉朗声吩咐道:「朋哥儿你不必藏着掖着,直说就是。」

    甯照朋不安地朝书宁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方才从京畿衙门传来的消息,郑家二少爷的屍体被挖出来了。」

    「被挖出来?」书宁顿觉不对劲,疑惑地问:「怎麽是被挖出来?」当初她跟周子澹可是把屍体抛在了河里,如何会被挖出来?

    甯照朋的脸上随即露出尴尬又狼狈的神色,低着头很是窘迫地回道:「是……是侄儿担心屍体会浮上来,事後又带了人……」他当时只想着把屍体处理乾净,谁知却是画蛇添足。本以为屍体埋得够深了,万万没想到竟会有人挑中了那位置做地基,一开挖便引出了如今的大麻烦。

    甯老太太的脸色终於有了变化,朝书宁看了一眼,见她只是微微蹙眉,并无惊慌失措,心中不免又对她高看了几分,转而朝甯照朋叮嘱道:「你急什麽,这都多久的事了,国师府便是想查也无处查起,你自己莫要慌了手脚。」想了想又问:「城外庄子可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