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三十六章[08.1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如此全面的好处,她就不信不能打动那个才刚要及笄的小姑娘。

    再次盘算好自己打算的计划,宫门之外已经响起了宫人通禀云姑娘到来的声音,皇贵妃蓦地坐起身,抬手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物,然后脸上漾起一抹笑容。

    低着头,云浅浅随着内侍的脚步进入了未央宫中,行走之间系于腰上的压裙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所行的礼仪规矩更是一丝不错。

    一进殿,她便恭恭敬敬的与皇贵妃行了一个大礼,纤直的背脊即使连跪下时都挺得直直的。

    面对她那宛若行云流水般的行礼姿态,皇贵妃挑了挑眉头,虽然不愿但仍在心中暗喝了声好。

    小四眼光倒是好,也不知道怎地从几乎要泯于众人的云家中找出了这一个宝贝。

    瞧瞧小姑娘虽然身形纤细、家世单薄,可在面对她时却不慌不忙、底气十足的模样,是谁给了她这样的底气?

    「起来吧。」

    没有多加为难,皇贵妃兀自叫起,然后扬声赐座,一得令宫人们便快手快脚地端来了一个锦绣小登让云浅浅坐下。

    云浅浅大大方方地再朝皇贵妃躬了躬身,然后姿态优雅的侧身坐了下来。

    接着微微低头,露出了弧度优美的白皙颈项,无意间便流露出一股端方的气质。

    「云姑娘不怪本宫匆促之间宣你入宫吧?」

    寻常来说,若是皇贵妃今日想见云浅浅,那么早几日便会有旨意下去,好让云浅浅有准备的时间,可今日皇贵妃的旨意却是连同宫里的马车一起去到普济寺的,当时的旨意便是即刻入宫。

    所以云浅浅在略略梳冼打扮之后,连通知殷骥骁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坐上了宫里头派来的马车,只身入了宫。

    「民女惶恐,哪里当得了贵妃娘娘这么说,贵妃娘娘宣民女入宫,是民女无上的光荣。」

    她的回答无慨可击,虽然态度落落大方,可在小处依然刻意地显示了自己心里的惶恐不安。

    「其实啊,本宫一见你就很喜欢你。」

    「谢贵妃娘娘厚爱,民女哪里担当得起。」

    「果真是个有玲珑心窍的好姑娘,这回小四的眼光倒真是不错,这孩子啊一向性子瞥扭……」

    几句台面上的寒喧之后,皇贵妃便刻意地说起殷骥骁,宛若慈母一般地讲了殷骥骁打小到大的点点滴滴,看起来真像个和蔼的母亲在和未来的媳妇话着家常。

    云浅浅面上恍若听得仔细,但心思却早已悄悄地转开。

    其实,这段日子在殷骥骁和花素锦的言谈之中,她已经大致了解了如今整个朝廷及后宫的局势。

    以皇上而言,大抵不希望这个儿子位登九五,毕竟殷骥骁并无母族的支持,若是最后登了皇位,只怕会很辛苦,甚至一不小心,就会牵扯出一片腥风血雨。

    而后宫之中皇子众多,但最被看好的,除了皇贵妃所出的二皇子殷骥霖,皇后娘娘所出的三皇子殷骥书之外,其余的不是年纪尚小,就是母妃不得皇上喜爱,不论权力,名声都也没有拼上一拼的本钱。

    因为殷骥骁从小就养在皇贵妃的身侧,所以一向被归为二皇子派。

    这几年,为着母子情分,殷骥骁也一直在暗中替皇贵妃和殷骥霖扫除他位登九五道路上的荆棘。

    向来对皇位没有任何的兴趣,又感念皇贵妃一路护持他成长,费尽心机为他打算,还说动了皇上让他出宫习得一身的好武艺,这种种慈母的表现,其实殷骥骁都是感念在心的。

    若非那年他去替皇贵妃刺杀政敌,结果中了对方的圈套,不但身受重伤又伤了脸,他从来就不曾怀疑过皇贵妃对他怀有恶意。

    因为那次刺杀十分绝密,除了几个心腹知晓之外,就只有皇贵妃一人知情。

    既是心腹,自然不可能会出卖他,可若无人出卖,为何对方会清楚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甚至在对战之时,发现不能轻易取他性命之后,对方竟连命都不要,只求能毁去他的面容。

    伤了身、伤了脸,还死了好几个心腹,萧洛里又因内疚而剃度出家,在经历了这种种之后,殷骥骁终于对皇贵妃起了疑心。

    既然起了疑心,以殷骥骁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

    他悄无声息地建立了自己的人马,静静的打探消息,即便皇贵妃亦是心思缜密之人,但终究让他发现了蛛丝马迹,然后顺藤摸瓜将后头一串串令人感到恶心的阴谋诡计全都揪了出来。

    原来不只是他的遇伏,他脸上的伤,就连他亲娘之所以难产而死,也逃脱不了皇贵妃背后的算计。

    知道了真相之后,殷骥骁陷入了永无止境的矛盾之中,在报仇与不报仇之间摆荡游移,也正因为这样的矛盾,殷骥骁的心性才会大变,他做尽所有荒唐事,只为消弥心中那为与不为的挣扎。

    「瞧我,年纪真的大了,一说起小四就没完没了的,你应该听得也觉得无趣吧?」

    「怎么会呢?能听得四皇子儿时的趣事,民女又怎会觉得无趣呢?」

    她的回答依旧滴水不漏,面色亦是挂着浅笑,完全让人找不着半丝的破绽。

    「这几年,本宫也多少听了云家过得有些艰难,本来云家对皇上有大功,皇上对于云爱卿的骤逝也是伤心的很,只是国事如麻,一时间倒有些顾不上了,认真说来,皇上和本宫倒真的欠云家不少。」

    「皇贵妃言重了,先父一直认为能为皇上办事,是他该尽的本分,又哪来的欠与不欠之说呢?」

    云浅浅心知这是要进入今日的主题了,于是她适时的面露惶恐,还带着一股不安,话亦说得滴水不漏。

    「浅浅姑娘倒是会说话,这话若让皇上听着,必定也会欣喜的。」眸心划过一抹厉色,但皇贵妇脸上的笑容不减。

    云浅浅的答案并不是她要的答案,她想要的答案是云家和云浅浅都能靠向她的霖儿,甚至还要殷骥骁继续做自己儿子的马前卒。

    「其实,本宫一见浅浅姑娘就很喜欢,小四亲自看中的姑娘就是合我心意,小四与他的兄长一向兄弟情深,你若有空,也上他兄长的府上,找二皇子妃聊聊天吧!」

    「谢皇贵妃垂爱,只是民女不过一个白身,又怎敢兀自攀附呢?」

    「咦,小四没有告诉你,皇上已经准备择日下旨赐了?」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