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六章[07.1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向宸谷暗暗惊奇的看着她,接着一笑,「所以大哥你别逼我了。」

    「喔……」向禹寰有些自讨没趣的摸摸鼻子,「别说哥啰嗦,还是交个可以论及婚嫁的女朋友比较好,毕竟你年纪也不小了。」

    「好,我知道。」向宸谷随口敷衍,刚好电梯来了,赶忙轻推丁靖容上前踏入。

    电梯关上的瞬间,丁靖容抬起头来,口罩上缘的那双眼,向禹寰不知怎地觉得有些熟悉,似在哪见过。

    向宸谷二人搭乘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进车子关上门后,不约而同大笑起来。

    「天啊,炮友,你毁了我在我哥心中的美好形象了。」

    「真的吗?」丁靖容顿时收了笑,「你在你哥心中形象很美好吗?」向宸谷噗哧一声,这下更是笑得难以控制了。

    「很美好的话,他会是那种态度吗?」

    丁靖容愣了,愕然道:「所以你常交炮友?」

    「说笑的。」他略略用力一拧俏鼻头,「交炮友?我还怕得病咧!」

    「是喔?」丁靖容摸摸发疼的鼻尖。

    「干嘛?介意我可能另外有女人喔?」

    「当然介意啊。」她咬任下唇,低着头,看起来有些委屈。

    她这么坦率让他又忍不住一阵狂笑。

    「干嘛啦?」笑得越来越夸张了。

    「我认识的女生,遇到这种问题,多少都会装点样子,不是假大方,就是倔强的不认,就你说真心话,怎么这么可爱。」他把双颊红透的娇人儿抱着,低头一阵猛亲。「好了,该送你回家了,免得你妈担心。」

    他将她的帽子拉低,捏捏红得发烫的粉颊,驱车上路。

    丁靖容踏上向家的楼层,习惯性地先东张西望,确定无人,才以最快的速度进了向宸谷的房间。

    她过来之前一定都有先告知过向宸谷,所以他早就在房里等了,还准备了宵夜。

    就像这时,他嘴上正咬着一支培根芦笋串,吃得嘴上都是烤肉酱。

    「你房间里都是烤肉味。」

    「真的吗?」他人在里头没感觉,「我开窗户。」

    他不仅开了窗户,还打开电风扇,将屋内的烤肉味吹出去。

    「我有买你喜欢吃的米血。」向宸谷献宝似的双手在茶几上大展,「还有烤鸡腿、香菇、鸡屁股、豆干……应有尽有,客官你想先吃哪样?」

    「嗯……」丁靖容指尖在下巴点着,巡了一桌子一圈,抬首看着他,「我想吃你拿的那个。」

    「客官真是内行。」向宸谷朝她比了一个赞。「来,把嘴巴张开。」

    丁靖容很乖巧的张了嘴。

    宸谷将手上的培根芦笋串慢慢地接近、慢慢地接近,眼看着就要碰到她的嘴时,他忽然收手,改以自己的嘴巴堵上她的,然后把他刚才含在口中的培根推进她的嘴里。

    丁靖容瞪大错愕的眼。

    向宸谷立刻捂住她的嘴,笑着不准她吐出来。

    「唔唔唔……」丁靖容发出意以不明的抗议声。

    「别浪费我的爱心。」他笑得难以自抑。「有我的口水调味,更好吃。」

    丁靖容扭曲着脸孔,但他死死捂着她的嘴,她不得不妥协的吞了。

    感觉到她喉咙的吞咽动作,向宸谷才把手放开。

    「你好恶心!」

    向宸谷受了伤似的捂着左胸口,「你竟然这样说,那我们接吻的时候,口水交流,你就不觉得恶心?」

    丁靖容因他的强词夺理语塞了。

    向宸谷继续加码,「我还吸过你的舌头,就跟我吸培根一样,难道你要把舌头吐出来吗?」

    丁靖容真的在思考了。

    「嗯?你说啊,恶心吗?」

    「好像也没那么恶心……」

    「但你让我受伤了,所以我决定,不准你自己动手吃,只能我吃一口,然后喂你一口。」

    丁靖容微微噘起不太情愿的小嘴。

    「干嘛?不爽喔?」

    「没有啦!」可嘴巴还是噘得老高。

    「那现在给我坐下。」

    丁靖容坐到他指定的椅子上。

    向宸谷坐来她对面,拿起她最爱的米血,咬了一口,嚼了嚼,吃掉之后,大口又咬了一块,指指自己的嘴。

    丁靖容只好张着嘴向他靠近。

    向宸谷把咬在牙齿间的米血放进她口里。

    「好吃吗?」

    学乖的丁靖容点头。

    「就说有我口水加持会更好吃,还不信。」向宸谷横了她一眼。

    「那我想吃鸡屁股。」

    「乖乖把嘴巴张开就给你吃。」

    丁靖容拿起桌上的饮料,清了口腔之后,乖乖地又张了嘴。

    「噗。」看她像河马一样张嘴等喂食,向宸谷忍不住笑出来。

    「干嘛笑啦!」他真的很爱笑耶,笑点有没有那么低的啊?「哪里好笑了?」

    「因为你太可爱,所以好笑了。」

    「是太可笑所以好笑吧?」就爱整她、欺负她。

    「呵呵……」向宸谷掐起嫩颊摇了摇。

    每次都这样一张正经的脸来配合他的笑闹,实在是太好玩了。

    「看在你可爱的份上,我就恩赦你了。」向寰谷将米血放到她手中。

    「谢谢。」丁靖容朝他一鞠躬。

    「很好、很乖。」向宸谷摸了摸她的头。「对了,你说今天是最后一次跟我哥『上床』?」

    「我跟我姊约好半年,没成功她就得自己想办法。」

    「那以后你就不会在深夜突袭我的房间了。」

    「我哪有突袭,你每次都知道的啊。」还准备了消夜等她呢。

    「那她对你一直没怀孕,没有说什么吗?」

    「能说什么呢?」她耸肩,「也是有身体情况正常的夫妻,结婚一两年了仍无法受孕的呀,她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吧,不过……」

    「不过什么?」

    「她在我来的时候,还满生气的,一直问我真的有上床吗?该不会是骗她的吧。」

    「你真的有上床啊,只不过是跟我。」向宸谷哈哈一笑。

    「被她知道我就惨了。」丁靖容吃了一口米血之后又道:「然后啊,我就跟她说,之前她要的证据也给她了,怎么能说我骗人,但她怀疑我只上了一次,后面就都骗她的了。」

    「我们每次都有把大哥的衣服脱掉或者弄乱啊。」

    「这我不知道她怎么想耶,说不定她怀疑我只是脱了衣豆 豆小-说提供服,什么事都没做。反正她就说,这次也要拿证据给她。」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