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重要提示】

    01、天下书库手机站已经升级更新域名为:sj.SiDaMingZhu.org。请大家及时收藏保存新域名,旧域名很快将停止访问。

    02、阅读过程中,遇到页面无法打开,请多刷新几次。

    她在夫家过得十分艰难,举步维艰,夫君别有所爱,早在她入门前便有一位青梅竹马的表妹为侧室。

    公婆的偏心、夫妻的同床异梦,很快地,她便知道这是一场骗局。

    可是她走不出去,生性软弱的她不敢向人诉苦,默默地忍受,委屈求全,以为低头做人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只是她终究是太天真了 ,不知人心险恶,误信了豺狠,才落得悔恨终身,一缕芳魂消逝的下场。

    「你个小财迷,十两打赏不用找零。」前一刻还吓得直发抖,当他没瞧见她的手冷汗直冒吗?才一转眼功夫,那只畏畏缩缩的小老鼠 变大胆了,敢向他伸手要银子。

    果然是有钱买胆,银子人人爱。

    「啊!那怎么好意思,一坛子酒不值那么多银子。」她取之有愧,酿酒的原料还不到五两银子,包括那口大缸。

    比较麻烦的是酿制过程,要经过好几道工序,从发酵、蒸馏、冷却,再倒入米酒陈酿、过滤、澄清……

    她不敢交给别人去做,怕把一缸酒酿成酸醋,因此每一步骤都十分小心,确定没坏才继续做下去,直到完成。

    「无妨,你那里还有一缸酒,一会儿我叫人去取,照两斤一坛子十两价,我全收了。」就她那小样,能瞒得过谁?

    夏和若心口一跳。「什……什么一缸,就一坛子而已,人家托我卖卖看,好卖再多酿一些。」

    「脑子不灵光就别费神装神弄鬼了,爷是半神,能掐指一算,小丫头也别藏着掖着,只要酒好就不会亏待你。」段玉聿看傻子似的拍 拍她的头,看多拍两下能不能长进些。

    「没酒。」啊——他在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他不晓得吗?为什么一直拍她脑门?

    呜!她只是被退亲,不是嫁不出去,被他一拍,根本是雪上加霜,谁还敢上门来提亲?

    众目睽睽之下,夏和若都要哭了,她要是真成了老闺女全是他害的,好想咬他一口泄愤。

    他笑了,多了一抹威胁。「让我拿不到酒便以身来偿,我园子的花草开得艳丽,用的是人血浇灌。」

    她一听,冷吸了一口气。「噬血魔!」

    「是花吸血,不是我。」看着她欲哭无泪的神情,段玉聿积了一日的阴郁忽地散开,感觉愉悦。

    「我没有一缸的酒,最多五个酒坛子。」她不能一下子取出太多酒,以免启人疑窦。

    真可笑,她不仅要防外人,还得防自己人,尤其是身边的香草,那是一点迹象也不能泄露出去。

    她不会再重蹈覆辙做夏府的摇钱树,银子赚得多却没一两落在手上,替人做嫁衣,落得两手空。

    「二十个酒坛子。」

    算得真精准!她暗自咋舌。「没那么多,七个酒坛子,再多我也拿不出来。」

    「十八个酒坛子。」他的底线。

    「不行,十个酒坛子。」一咬牙,她喊得粉颊通红。

    「十五个。」不能再少了。

    「没有,就十个。」他再逼她,她就不卖酒,大不了放成老陈酿,更值钱。

    段玉聿双眸一眯。「鬼丫头,我已经够宽容了。」

    他的意思是不要给脸不要脸,他一掌就能掐死她。

    「我也跟你讲白了,一口大缸三十斤,你说能酿出几斤的酒?人家留着酒酿煮汤圆,剩下的全给你了。」不怕、不怕,镇定点,一回 生、二回熟,多做几回骗子就熟练了,不想被骗就要先骗倒别人。

    「真的是三十斤一口缸?」他注视她的双眼。

    心里很慌的夏和若尽量冷静,眼睛不眨地与之对视。「是三十斤,重了搬不动,出酒量约二十一、二斤左右。」

    自家人也要喝一点,她多报两斤是虚弄实,想蒙混过去。

    没人瞧见她背都湿了,心惊胆颤。胆量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她很努力了。

    夏和若虽然重生了一回,但本质不变,本性善良,虽知道是谁害了她,可为了日后的侄子侄女们,她无法果决的施予报复,讨回所受 的不公,她也不愿去恨,沦为仇恨的奴隶。

    不过她可以事先将自己保护好,尽量不让别人伤害她,即使到了年岁仍嫁不出去也能养活自己,不成为别人的负担。她会在别人想算 计她时先搬出去,买个庄子、几亩田,自立女户,以绝他日亲人间的恶言相向。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以前她单纯地认为有娘家人足以依赖,不论嫁予谁家妇都不足为惧,可是生死轮回一回以后方知一切是虚妄, 握在手中的才是真的。

    她的哥哥们真的对她好过,曾经的疼爱不是假的,只是有了自己的小家后,她不再是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人,为了那一份斩不断的血缘 ,她愿意退让,维持一家的和乐。

    毕竟重生后,伤害过她的人、事、物尚未发生,她只要防止别人的别有用心,很多事都能避开。

    「我信你一回,一坛子两斤,共二十斤,十个酒坛,一百两。长英,给银子。」看在这个丫头敢直视他双瞳的分上,他姑且相信。

    没几人有胆与他对望,甚至讨价还价的打对台,就这份胆识,他允许她多活几日,如同秋后的蝉。

    过不了冬。

    「是的,爷。」长英取出一张银票,汇通钱庄的票子向来诚信可靠,童叟无欺。

    看到银子即将到手,夏和若两眼一亮,但她仍紧绷着心,不敢掉以轻心,眼前的锦衣公子不是她能轻易糊弄的。「我让人把酒送来酒 楼,你再跟掌柜拿。」

    「不用,我派人去取。」段玉聿好看的手在她眼前一晃,不动声色地看她瞳孔一缩。

    「我……我帮你送,我那位闺中密友住得满远的,没见过什么世面,怕被……呃,吓到。」她暗指他们看来来势汹汹,非等闲人物, 几坛子酒就不必劳烦了,省得令人吓破胆。

    看她那副如临大敌的小心模样,段玉聿彷佛看见想偷吃油的小老鼠,战战兢兢的蹑足,心下觉得可笑,知道怕不是坏事,但他更想看 她据理力争的大放厥词。「再说。」

    咦?再说是什么意思,不能把话说白些吗?她的脑子不够大,猜不透这些高高在上的人在想什么。

    夏和若还在发怔,那坛子酒已被取走,手上多了一张一百两银票,她脑中一阵晕乎乎,不敢置信这是真的。

    离开酒楼后,段玉聿开口。「千夜,盯着她。」

    「是。」一名玄衣人冷声一应。

    「爷,您发现了什么异常?莫非此女与我们追查的那伙人有关?」长英机伶,一想就想到手边正在办的事。

    看不出喜怒的段玉聿回头露出百花为之失色的笑容。「你不觉得逗弄一只跑不出手掌心的老鼠挺有趣的吗?」

    「嘎?」长英傻了,爷把人家小姑娘当逗乐的小玩意了?这……闲得蛋疼吧!

    正巧他没有。

    「爷看她玩什么把戏。」谁能在他面前装呢!

    【未完待续】

    注:本作品由豆豆-小说提供,感谢您的阅读。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有您的支持,我们将做得更好!

    【天下书库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SiDaMingZhuorg),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天下书库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