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五章[07.1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没看荞荞坐在他旁边很不自在的样子吗?我怀疑是他威胁荞荞跟他交往的,我女儿这么漂亮,那个男人八成是追求不到,想了什么坏主意威胁了薷荞。」吕父自鼻孔喷气。

    这会儿换吕母翻白眼了。

    「人家长得那么帅,个子又高大,条件这么好,需要用威胁的方法追女朋友吗?我看你根本就是舍不得女儿嫁人。」

    「你等着吧!」吕父冷哼,「我就赌荞荞根本没想跟他在一起。」

    「我看他们就好得很!」吕母烦躁一摆手,「我去买蛋糕了,你不要跟他们乱讲话啊,要是害他们分手,我宰了你。」

    「大过年的说什么宰?呸!晦气!」

    「你才晦气,女儿好不容易带男朋友回来,竟说什么威胁,无聊!」

    吕母不想再搭理异想天开的丈夫,拿起钱包就走了。

    「年轻人,」吕父瞪向楼梯口,「若真敢欺负我女儿,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呸!大过年害我说那个晦气字,混蛋!」

    吕荞到二楼时先去看了一下奶奶,发现奶奶还在睡,便轻手轻脚关妥房门,与薛安云一块儿来到四楼。

    一走进房间,吕荞傻了。

    这间加盖的房间因为多了一套卫浴的关系,空间不大,故只摆了一张单人床、衣橱以及一张她看书用的单人樱红色小沙发,刚刚好的舒适。

    可现在却是显得十分拥挤,因为——

    她的单人床被换成双人床了!

    天啊!

    该不会爸妈一知道她会带「男朋友」回来,就把床给换了?

    刚才母亲说要让他们住一间,不肯挪出客房时,她就想着把沙发挪一挪打个地铺,床给薛安云睡,她自己睡地上就好,现在,地上根本没什么空间,而那张双人床看起来比夏天的太阳还要刺眼。

    「呃……」她慌乱的解释,欲哭无泪,「本来我房间是单人床的,我想说要打地铺,但是……但是我不知道我妈什么时候换成双人床了。」

    「你会怕吗?」他故意捉弄她。

    「怕、怕怕怕什么?」她果然结巴得更厉害。

    「怕我会对你怎样。」

    「不会啊。」

    这句话她倒是说得很顺,她相信他是不可能对她有兴趣的,不管是情感还是肉体。

    她是个子高挑,如果有人赞美她的外型,大都说她具有模特儿身材,这也表示说,他们看到的是她的个子,身材修长而平板,没什么女人味,引不起男人的「性」趣。

    都活了快三十年了,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薛安云莞尔一笑,「那就没差了。」

    他放下行李,坐在床上弹动了两下。

    「这床好,软度刚好、弹性也好。」他打了个呵欠,「我可以先睡一下吗?」

    这一趟换了三班车,坐得他腰酸背痛的,虽然是沿路睡到底,但丝毫没有睡饱的感觉,现在遇到一张足以让他打上八十分的床,自是恨不得马上投入它的怀抱。

    「当然可以。」吕荞迅速点头。

    「你会介意我穿着外出服就躺下吗?」

    「没关系,你请。」

    薛安云脱下外套、毛衣跟袜子,身上剩一件短袖T恤跟牛仔裤。

    当他动手解牛仔裤的皮带时,还傻站着的女孩愣了下,忙转过身去,薛安云虽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自她耳根的红艳,也可以猜得出她必定又脸红了。

    该说什么?纯情吗?

    都快三十的轻熟女了,怎么还这么清纯?

    看她又是不知所措,让他兴起捉弄的念头。

    「其实我习惯裸睡。」

    吕荞瞠大眼。

    这意思是说,晚上她得跟一个裸体的男人共处一室?

    这……这这这这……

    见她全身紧绷,八成被他吓死了,薛安云这才笑着又说了句:「不过在女生身边我会衣着整齐的。」

    她大松口气,挺直的肩膀稍稍松懈了下来。

    「谢……谢谢。」

    想到晚上真的要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吕荞脸红耳热,既惶恐不安又有些……隐隐的期待?

    这可能是她人生唯一一次的经验了。

    既然要以女朋友的心情去迎接接下来的一切,她应该要觉得没什么才对。

    加油!

    她对自己说。

    至少跟她躺在床上的,是她喜欢的人。

    谁有这种运气跟自己暗恋的人朝夕相处四天呢。

    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难得的幸运,不要紧张、不要害羞,薛安云是她的「男朋友」。

    「我会解皮带是因为系着皮带睡觉不舒服。」

    「我、我知道。」欸,她怎么还是结巴?

    「我不是要脱裤子。」

    「我、我知道。」怕他继续解释下去,好像她太小题大作,吕荞连忙道:「我会转身是出于礼貌,不是误会你要脱裤子,你别介意。」

    「那就好。」薛安云拉起被子躺下,「那我睡一会儿。」

    「好,我晚餐时会叫你。」

    「我应该不会睡那么久。」现在才刚过三点。「不用叫我,我会自己起来。」

    「好,那你睡。」

    吕荞小心翼翼地转回头,果然看到薛安云已经找了一个最舒适的姿势,侧躺着面向墙壁,状似已经睡着。

    这种不管处于何处,沾枕就睡的体质,真叫人欣羡啊。

    见他脱了袜子的光脚露在被子外头,怕他脚会冷,吕荞走过去轻轻拉起被子盖妥,放下遮阳窗帘,给予室内一个好睡的环境后,走出去轻轻把门带上,下楼去了。

    她怕整理行李会吵醒他,决定等晚上睡前再来整理。

    房间内此时是一片昏暗,搭上冬天的凉爽,非常适合睡觉。

    但薛安云在她出房门后就张开眼睛了。

    双掌迭于脑后,他凝望着上方的米白色天花板,略略懊恼的自言自语,「麻烦了。」

    【第五章】

    薛安云小睡了一会儿,醒来时已是一小时后的事了,时间显示下午四点半。

    他到浴室上厕所,发现洗手台上的架子放置了两套盥洗用具,其中一套是全新的,连外头的包装袋都还没拆掉,颜色选的是蓝色。

    这应该是他的吧。

    他其实也有自备一套,不过既然人家都替他准备好了,自然还是要接受好意。

    他拆了包装袋,漱洗过后下了楼。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