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十章 施恩】

    马顺仪自从被罚,整日待在自己宫里,唯恐出门遭人嘲笑,这一扬眉吐气,迫不及待地去上林苑游园,透一透身上闭门不出快发了霉的气味。

    说来也巧,马顺仪刚到上林苑,迎面就撞上了盛宠的林婉。

    十月初的京城已经立冬入寒,上林苑草木繁盛,空气更为湿润,尤其在早晨,夹杂着冷风,吹得人关节隐隐发疼。

    旁人赏景多择了午后去,马顺仪不知是作何想。

    只见林婉着了粉色织花锦的小袄,下面配月牙色绣五彩菊长裙,半蹲在银杏树下,细细挑选地上落下的银杏叶,乍一眼看过去,林婉本人亦是一道风景,为深秋的上林苑添了一抹颜色。

    身边的宫女借过林婉装银杏叶的篓子,慢慢地扶起因为久蹲腿发了麻的林婉,道:“小主当心。”

    林婉神情亦柔和如阳春三月,“我无事。白芷,你扶我去坐坐吧。”

    名唤白芷的宫女扶着林婉挪步到不远处的秋千架上,林婉赏玩着拾来的银杏,眉开眼笑。

    白芷一边给林婉揉着腿,一边道,“小主,您不是说来采鲜花做糕点吗?怎么拾了这么多银杏叶,只能看不能吃。”

    林婉道,“初冬花朵本就不多,银杏虽然不能入口,但摆在一旁给食物增添色彩,也有益于增添食欲,有言道,‘秀色可餐’。”

    白芷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小主情趣高雅,奴婢俗人,不懂那么多。不过奴婢不解,采树上的银杏叶不是更好,何必拾地下沾染了泥土的呢?小主莫不是不忍心?”

    林婉吃吃地笑,“怎么取树上的?我又不会爬树。”

    主仆二人都笑了起来。

    早晨妃嫔请过安后,穆祯叫了匠人移植梅花去去昭凤宫。

    苏莹嫌吵,带了莲蓉出来透气,丁香留在宫里帮手。这等杂事,自有管事宫女菖蒲和管事太监荣昌打理,无需苏莹亲自坐镇。

    谁知一来到上林苑,就见到了这一道风景。苏莹静静看了会儿,只道难怪穆祯喜欢,徐婉的确可人。心里微微泛酸,醋劲上来,苏莹不想和徐婉打照面,转身便要离去。

    “丽嫔妹妹好雅兴!”一道尖锐的声音突兀地穿插进来。

    苏莹太阳穴一抽,耳膜隐隐刺痛,转头一看,竟然是马顺仪。

    平日里马顺仪只跟在众妃嫔里请安,没有单独开过口,苏莹还是第一次听见马顺仪的说话声,果不其然,声如其人。

    马顺仪倨傲地端着姿态,扶着宫女的手朝林婉走去。

    林婉比马顺仪低了半阶,见到马顺仪,慌忙起身行礼,福下身子道,“见过马顺仪。”

    马顺仪站在林婉身前,一双吊梢眉因倨傲挑得更高。马顺仪直直地打量着林婉,迟迟不叫林婉起身。

    林婉本就双腿酸麻,拘着礼挨了一炷香不到就挨不住,差点摔坐在地上,幸好白芷扶得及时。

    马顺仪嘲讽道,“妹妹身子骨也忒弱了,行个礼都行不好,怎么在皇上跟前伺候?”

    林婉不愿与马顺仪争辩,低头顺服道:“姐姐教训的是。”

    马顺仪冷冷一笑,扬起下巴,“那就请妹妹好好地,再给本小主行一次礼吧。”

    白芷欲出言护主,被林婉按下,林婉让宫女扶着自己,再次俯下身,“林婉请马顺仪安。”

    马顺仪故作惊讶,“妹妹是真不懂礼数,还是假不懂礼数,本小主还没见过这样行礼的!”

    林婉只求息事宁人,“是,嫔妾回去后一定会找教养嬷嬷,好好学习礼数,不叫顺仪姐姐失望。”

    马顺仪觑一眼身边伺候的宫女。

    原本的陪嫁被打花了脸后,求着掖庭令调她去浣衣局都不想再伺候马顺仪。

    这宫女是新进宫的,摸不清状况,只想伺候在娘娘小主身边当个红人,掖庭就顺势用她攀高枝的心,解决了没人愿意伺候马顺仪的难题。

    小宫女倒有眼色,知晓马顺仪的心意,上前来对着徐婉,豪不恭敬地草草福了福身,“丽嫔小主何必等到回去再学,奴婢这就给丽嫔小主示范。”

    说罢挤到徐婉身前,面对马顺仪,扑通一声跪下,拜倒在马顺仪裙下,口中说道:“嫔妾长杨宫丽嫔徐氏,请马顺仪安,马顺仪万福金安。”

    马顺仪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扶小宫女起来,拉回自己身后,朝徐婉道,“丽嫔学会了,就向本小主再行一次里吧。”

    徐婉窘迫不已,虽然隐忍,但她也不是没有尊严的,真给马顺仪行了跪拜礼,被传出去,以后在宫里还怎么做人。

    白芷实在按捺不住了,不顾林婉的阻拦,扬声道,“顺仪小主,这于理不合,您已经受了我们小主两次礼,大礼只有主位娘娘受得,顺仪小主也不怕折煞了自己!”

    马顺仪意气风发,哪受得宫女顶撞,吸取了上回的教训,马顺仪戴着护甲不能亲自动手,叫宫女上去,狠狠给了林婉的宫女两个嘴巴子,打得白芷脸颊高高肿起。

    白芷捂着脸颊,仍然怒视着马顺仪。

    马顺仪鄙夷道:“本小主和丽嫔说话呢,哪儿轮得到你插嘴,真是主子没规矩,教出来的奴婢也没规矩!”

    “奴婢有没有规矩,奴婢的主子自会调教,不劳马顺仪费心。您还是想着自个儿,会不会挨元妃娘娘的罚吧!”

    马顺仪被个宫女揭了伤疤,咬牙恨道,“给本宫狠狠掌她的嘴!”

    宫女抬手又招呼道白芷脸上。

    “甭管元妃罚不罚本小主,本小主先罚了你!今时不同往日,本小主现在有皇上宠爱,还用得着怕元妃!”

    一巴掌接一巴掌,打在白芷脸上,啪啪声,就等同打在林婉脸上。林婉有心护着白芷,却被那小宫女一把推开,摔在地上“哎哟”一声。

    “几日不见,马顺仪当真是威风了。得了两日宠爱,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苏莹忍不住从林子后头走出来,说道。

    马顺仪没料到苏莹会在这儿,不知道苏莹看到了多少,内心对苏莹还是惧怕的,当下讪讪地,朝苏莹行了礼。

    苏莹扶了林婉起身,朝马顺仪冷冷道:“顺仪喜欢行礼,就自己先拘着吧。”

    又检查了一遍林婉没有摔伤,才继续看着马顺仪计较,“跪下!”

    马顺仪一懵。

    苏莹道,“你只比丽嫔高了半阶,也敢让丽嫔跪你。怎么?本宫让你跪你就敢不跪了?”

    怎么今日带的是莲蓉,没带丁香呢?苏莹后悔,如果丁香在,那把子力气把马顺仪按地下,还不是片刻的事?

    马顺仪眼睛乱转,想到之前被苏莹罚禁足的一个月,还是老老实实跪下了。

    苏莹瞟一眼白芷脸上的伤,对马顺仪道,“你命人打的?”

    “是。”

    苏莹讽笑,“约束妃嫔宫婢是本宫的职责,倒劳烦马顺仪替本宫分忧了。看来本宫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甫一放出来,又管不住自己的手爪子。”

    马顺仪跪在地上,才觉大祸临头,但一想到近日皇上的宠爱,又犟着脖子不肯低头。

    “你不过就仗着位分高了半阶,本宫这就做主,将你降为嫔位。”

    马丽荷猛地抬起头,降位的处罚远胜于禁足,“娘娘有什么权利降嫔妾的位分!嫔妾要见皇上!”

    “本宫自会将今日的事告诉皇上。”苏莹道,“皇上也会还会觉得本宫罚得太轻了。”

    降为嫔位……马丽荷一阵天旋地转,还不如把她降回从五品令仪呢!她没有封号,以后被人马嫔马嫔地叫着,岂不笑死了阖宫的人!

    马丽荷当即晕了过去。

    苏莹又看向正准备扶马丽荷的那名宫女,“手爪子倒利索,不错,既然喜欢掌掴,本宫送你到慎刑司,让嬷嬷们拿木板子好好掌你的嘴!”

    小宫女也晕了过去。

    苏莹吩咐莲蓉去找内侍来拖走二人,自己携着徐婉一同到凉亭里坐下。

    见徐婉懦弱的样子,仿佛还未从刚才的事里走出来,不禁叹道,“你就是性子太软,才给她欺负。你们位分相当,稍稍强硬一点,她就不敢踩在你头上,也不用本宫来替你出这个头。”

    徐婉红着脸,嗫嚅道,“是,让娘娘费心了。”

    苏莹唏嘘,今日多管闲事,只是看徐婉的隐忍退让,太像前世的自己,心有不忍。

    “本宫费心不怕,只是你自己也要强硬起来,谦逊守礼固然是没得,但处处忍让,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本宫希望你能记得。”

    徐婉恭谨道,“谨遵娘娘教诲。”

    苏莹看了看白芷,白芷脸上的红肿看来要三五日才能消,“你家小主柔弱,多亏有你护着。但你得记得,马氏到底是嫔妃,你是奴婢,说话要有分寸,若说错了话,连累的还是你的主子。”

    白芷受教,向苏莹谢恩。

    苏莹觉得自己今儿个话多了点,但愿这个和自己前世同病相怜的人儿能听进去,日子好过一点。

    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 d x s w

    回复数字:3202

    两人在凉亭又说了会儿子闲话,徐婉是内向的,对生人的热情要一点一点去打开。

    苏莹不知道的是,方才自己站在林子后头,发髻上的金钗映射的阳光,闪动了几下,马丽荷没有看见,徐婉却是看见了的。

    注: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dxsw

    回复数字:3202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