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十章 油烟味太重】

    睨着殷荃那副欲哭无泪的神情,夏侯婴挑了眉梢,继续说了下去:“本王说的不对?”

    “不不不,说的对!特别对!我也很装叉!”

    边说边拼命点头,殷荃那个憋屈啊!

    将她那几乎要扭曲成一团的脸看在眼里,夏侯美人抿唇,无视她那张比哭还难看的脸,继续道:“今日随本王去见见几位贵客。”

    “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要去!”殷荃扭开脖子,强硬拒绝。

    “表现好,本王可以考虑定期放你出去走走。”摸下巴,夏侯婴挑挑眉梢。

    “说,去哪?什么时候去?现在嘛?”狗腿般凑上,殷荃搓手,笑的露牙不露眼。

    “离本王远些,你身上油烟味儿太重,熏人。”夏侯美人嫌弃掩鼻。

    “……”她,忍!

    滚你丫的夏侯婴!不矫情会死啊!

    见她拼命咬嘴唇的怨怒模样,夏侯婴转身,绯红的唇角微微掀开一条几不可见的缝。

    端王府偌大的朱红镶金门前,殷荃发出一声低呼:“为什么只有一顶轿子?”她看他,不解。

    “因为只有本王坐。”他耸肩。

    “那我呢?”

    “走路。”

    夏侯婴!!!

    她就知道他答应让自己出来一定揣着什么阴谋!

    这就是阴谋!

    走在足以令四驾马车并行的宽阔大道上,易了容的殷荃狠狠的将手中的稻草拽成两截。

    雪白的软轿在阳光里泛出淡淡的银蓝色,透过半透明的珍珠白窗纱看去,她能看到夏侯婴那线条流畅的轮廓,清绝冷艳,如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神祗。

    越是瞧着那张360度全无死角的绝美脸庞,殷荃就越愤恨。

    “啪叽”一声,手中的稻草又被她扯断,她皱皱眉,心烦意乱的随手将其丢弃。

    大道两旁聚了不少人,大多是看热闹的昭阳城百姓。

    尽管端王夏侯婴死了七个老婆,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全京城最热门的话题人物。

    一路走下来,前簇后拥的姑娘们有不少,却终究没有一个人能接近软轿两丈以内。

    “她是谁?”

    “凭什么只有她能跟在轿子边?”

    “日头这么大,脸上还蒙着纱,神神秘秘的,见不得人么?!”

    耳边传来姑娘们羡慕又嫉妒的埋怨声,殷荃扁扁嘴。

    她才是那个最最不想跟在轿子旁边的人好么!

    那个夏侯瘟神有什么好的!面瘫、洁癖还毒舌!没有同情心没有爱心!还是个虐待狂!

    这些女人都是睁眼瞎么?!!

    愤恨不已的再次偷眼朝雪白的软轿里看去,她又是一阵磨牙霍霍。

    转过前方的大道,进入了一条还算僻静的窄路,与先前那条主道相比,这条路要清静的多。

    边走边瞧着四周的风景,殷荃突然有些困惑,这景象,怎么有点熟悉。

    她不过才穿越到这里没多长时间,总共就在俩地儿待过……

    思及此,她远远的瞧见了那说熟悉不熟悉,说陌生也不陌生的朱红大门,当即虎躯一震:将军府!!

    此时此刻,将军府南园柳苑内,身穿翠绿裙衫的柳如月正绞着一条水绿丝帕站在湖边,一双美目下阴影深深,整张脸苍白憔悴,更隐隐透着一股狠戾。

    几日前派出去搜寻殷荃的杀手竟无一人生还,更死状可怖,单是这一点,便令她心底发寒。

    人没找到,自己派去的人倒先被人给暗算了……

    此事,实在蹊跷的紧。

    正暗忖间,身后赫然响起一道熟悉声响。

    将军朱红的大门外,殷荃仍旧未曾从方才的震惊中回神。

    夏侯婴那混蛋要带她去的地方是将军府?!

    惊怒之余,她突然想起,自己是易了容的。

    如是想着的殷荃稍稍有些平复,可心里却始终不解。

    她偏转视线朝半透明的窗纱看去,夏侯婴的神色依旧是那么漠然冷淡,完全没有半分情绪。

    抿抿唇收起目光,她看向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烫金匾额,唇线抿的更紧了些。

    将她易容后带去将军府,他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正沉思间,她看见了一道不能更熟悉的身影——殷将军。

    能让殷正廷放下他那大将军的尊贵身段亲自出门迎接的人,必定是贵宾中的贵宾。

    夏侯婴,正是那位贵宾。

    从瞧见那顶雪白软轿的时候开始,殷正廷的心率就没一刻正常过。

    他虽征战沙场多年,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那位侧室柳如月实在是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连端王也敢诓骗,一旦被他发现,那便是祸连九族的大罪!

    事实上,任何人都未曾见过端王夏侯婴有过什么雷厉风行的手段,对他,众人的了解仅仅停留在死过七个老婆这些无关紧要的风月之事上。

    快走几步迎上前来,殷正廷不愧是两朝元老,纵使心中百味杂陈,表面上却依旧从容沉稳。

    从雪白软轿中前探出身,身披雪色长袍的夏侯婴宛如神祗般降临在殷正廷面前,自他出现的一瞬,空气像是突然被抽空了一般,气压陡沉,莫说是看守在将军府门外的侍卫,就是于血火中驰骋了大半辈子的殷正廷也兀自觉察到一丝压力。

    掌心被汗水浸湿,变得粘腻而潮湿。

    不知是因为心中有鬼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总而言之,面对着颀长而挺拔的端王,他总想下意识的避免与其发生目光接触。

    简单的寒暄后,将夏侯婴请进了府,将军府外院宽阔的前厅内,盛装打扮的柳如月已经与一位看上去娇柔文弱的年轻女子等在那里。

    跟在夏侯婴身后的殷荃眉心始终蹙着。

    易了她的容,将她带来这好不容易才逃出去的将军府,逗她玩儿呢?!

    正想着,柳如月已经摇摆着纤细的腰肢款款迎上:“民妇见过端王,愿王爷万福金安。”

    老不正经!

    绕过夏侯婴朝前看向盛装的柳如月,殷荃在心底唾弃一声。

    敢再把领口拉低一点么!

    嘴巴染的那么红,喝了耗子血么!

    身上那么重的脂粉味儿!不怕把自己熏成气管炎么!

    头上顶这么多金银首饰,不怕闪了脖子么!

    “夫人不必客气,本王今日来,只为令小姐对本王有所熟悉,以免日后大婚时有所尴尬。”唇角微勾,夏侯婴谦恭有礼的略一欠身,像是全然未曾注意她身上传来的厚重脂粉香,笑容温和的像天神。

    从旁瞧着夏侯婴温柔和煦的神色,殷荃顿时很火大。

    凭什么他对着这个死不要脸不知羞耻的老女人如此温柔,对自己就像对杀父仇人一样冷酷无情!

    难道他就好这口?还是他有恋母情结?还是两样都占?

    尼玛,真是重口味!

    思及此,殷荃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

    望着夏侯婴那张温润里带着几分圣洁的清俊面庞,柳如月一时间有些失神。

    “夫人,可是本王脸上沾了什么东西?”

    闻言,柳如月这才如梦初醒般,笑了几声后将身后那娇滴滴的从未将头抬起过的女子拉了过来。

    “荃儿,过来见过王爷。”

    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 d x s w

    回复数字:3200

    听到柳如月的声音,殷荃顿时一怔。

    荃儿?她已经易了容!这也能看出来?!

    正有些惊诧的时候,一软软糯糯的声音在耳边飘起,循声看去,她当即张大了眼眶。

    注: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dxsw

    回复数字:3200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