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章 百口莫辩】

    “琅华,这是怎么回事?”萧氏眉头紧拧,目不转睛的看着谢琅华,却也未曾开口责怪谢琅华,她生的孩子,她知道是什么品性,琅华虽然张扬了一些,却从无害人之心。

    谢琅华看了老太太身边的如画一眼,扭头笑盈盈的看着萧氏说道:“母亲,无事的,不过是瑶华吓坏了说了几句呆话而已,我也给祖母解释清楚也就是了。”

    萧氏起身便要下榻,她面上隐隐带着一丝不安,拉过谢琅华的手说道:“索性母亲也闲来无事,母亲便陪你去一趟。”

    她总觉得此事没有琅华说的这么简单,心中不安,想着还是陪她去一趟才行。

    哪知,谢琅华笑着拒绝了,她一脸从容的看着萧氏,安抚道:“母亲身子不好,就不用跑这一趟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去去就回,母亲好生歇息。”

    萧氏见她执意如此,又是一脸从容的摸样,只得细细叮嘱道:“那你小心些。”

    谢琅华刚要起身,谢恒拉着她的手说道:“不如我陪阿姐去一趟吧!”

    谢琅华笑着拒绝了“你好好的留在这里陪母亲。”

    谢恒还想说些什么,谢琅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听话。”

    她施施然然的走到如画跟前,轻笑道:“我们走吧!不要让祖母等的太久。”

    如画点了点头,也觉得今日的大小姐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同了。

    等谢琅华赶到老太太房中的时候,老太太面色不善的坐在主位,屋里坐满了人,都是谢琅华的旧相识。

    有赵氏,谢瑶华,还有许氏,许氏原本是赵氏房中的婢女,后因赵氏有孕,才被抬举了做妾,一向与赵氏狼狈为奸,膝下只有一女谢芳华,比她小了三岁才十二,已长得亭亭玉立的站在许氏身旁。

    还有徐氏,她是谢文安的正妻,她的女儿谢琼华,今年才十岁,此刻也在屋里坐着,谢文安的妾室孙氏也在。

    府中的这几个妇人都在,见她进来皆是面色不善的看着她,像极了在开批斗大会。

    谢琅华面上含着笑,眼底闪过一丝寒气,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上一世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是,上一世谢瑶华赶在她之前醒来,将这一盆脏水尽是泼到了她身上,令得她百口莫辩,败坏了她的名声。

    可这一世却不同了,她赶在谢瑶华之前醒来,又说了那么一番话,结果必然不同。

    谢琅华丝毫未曾放在心上,她缓步朝老太太走去,盈盈一福:“祖母,唤琅华过来何事?”

    谢琅华一声落下,老太太还未开口。

    一旁的谢瑶华便哭了起来,她本就一副柔弱相,如今又哭的十分凄惨,一副梨花带雨的摸样,指着谢琅华,满目委屈,几度哽咽的说道:“姐姐,妹妹一向不敢违逆姐姐之意,对姐姐恭敬有加,姐姐为何要推我如水,便这般恨不得我死吗?”

    一道道视线之中,谢琅华面色一白,她眼睛睁的大大的,难以置信的看着谢瑶华,还未开口,眼泪便滚落下来“妹妹何故这样说,分明是你失足跌入荷花池中的,姐姐为了救你险些溺毙在荷花池中,你怎能这般诬陷于我?”

    谢瑶华不是惯会哭的吗?

    习惯这般惺惺作态,做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柔弱样来恶心人。

    从前她就是太过刚强了,从不轻易落泪,以至于都忘了,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

    “祖母,可要为我做主啊!”谢琅华哭的伤心,一下跪在老太太跟前,可怜巴巴的扯着她的衣袖,眼中的委屈是骗不了人的。

    老太太见两人各执一词,一时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她看看哭的柔弱的谢瑶华,又看着委屈万分的谢琅华,轻声说道:“都别哭了,祖母自会明辨是非给你们一个说法。”

    “祖母。”谢瑶华也跪了下来,由于在水中泡了好久,直到现在她的面色还是一片煞白,她肩膀一抖一抖的,断断续续的说道:“我与姐姐赏荷的时候,不过与姐姐争辩了几句,姐姐便恼羞成怒,口中喊着要把我杀了,伸手便把我推进荷花池,可她如今竟说我是自己失足跌入荷花池的,我又不是三岁孩童,又怎会失足跌入荷花池中。”

    “请母亲为瑶华做主啊!”赵氏眼眶一红,跪在谢瑶华身边,抽抽搭搭的说道:“这些年妾一直敬重姐姐,不敢有丝毫逾越,虽然代姐姐打理着府中的中馈,可从来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有丝毫的差池,也不知琅华为何便狠毒了妾与瑶华,从前她也只是在言语上有所欺辱,如今竟要害了瑶华的命,妾唯有瑶华与阿玉两个孩子,实在是万分惶恐啊!”

    她字里行间直指萧氏,是萧氏狠毒了她,才教养出谢琅华这样的孩子来,其心甚是歹毒。

    老太太一听,面色果然变了,她面色一沉,拧眉看着谢琅华,声音一高:“琅华,你说,你为什么要把阿瑶给推下去。”

    所有的一切都与上一世没有半分差别。

    上一世她就是被他们这样逼得百口莫辩,平白的落了一个狠毒的名声,以至于声名尽毁,使得萧家三番两次上门退亲。

    “祖母,孙女冤枉啊!我是定远侯府的嫡女,又与萧家早早定亲,有什么要与瑶华争抢的,便是再如何恼怒,也终要顾忌着自己的名声,怎会做出这般狠毒的事来,是瑶华吓傻了,未曾看清楚,或者胡言乱语也是有的。”谢琅华整个身子瑟瑟的抖着,她泪眼模糊的看着老太太,脸上有的只是委屈,看着也是恁的叫人心疼。

    老太太看了谢琅华一眼,觉得她说的也在理,她抬头看向春桃与谢瑶华的贴身婢女冬雪,大声说道:“春桃,冬雪,小姐落水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又都看到了什么?如实说来。”

    春桃和冬雪一下跪在了老太太跟前,异口同声的说道:“大小姐与二小姐在湖边赏荷,让奴婢们去取一些点心,婢子们当时并不在场,所以不敢妄言。”

    “请祖母为瑶华做主啊!”

    “请祖母为孙女做主。”听着她们两个人这样说,谢瑶华与谢琅华一同将头磕了下去。

    老太太也实在为难,纵然她平日里偏爱阿瑶多几分,可也不能平白的落了定远侯府嫡女的颜面与名声,叫旁人笑话她们教女无方。

    “祖母。”就在那时,一直不曾言语的谢琼华突然走了出来,她几步走到老太太跟前,跪了下来,哭着说道:“祖母,我看见了,是琅华姐姐推了瑶华姐姐入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