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章 有事相求】

    谢琅华神色一暗,眼底飞过的闪过一抹恨意。

    既然谢瑶华愿意演,如今也不是撕破脸的时候,那她就陪着她一起演下去好了。

    谢恒见她们进来,索性把脸侧了过去,不愿看谢瑶华一眼,这件事分明就是她故意陷害阿姐的,他虽然小,但不傻,他的阿姐虽然张扬了些,出言又极不客气,可断然不是心思歹毒之人。

    “妹妹,你身子可好了?这般出来可有碍吗?”谢琅华一脸担忧的看着谢瑶华,一副姐妹和睦的摸样。

    “姐姐,不用担心我,倒是姐姐怎么做出那样的傻事,可把妹妹给吓死了。”谢瑶华几步走到谢琅华榻前,说着便红了眼眶,她眼中噙着泪,脸上满是真诚,一点也看不出别的心思。

    若非谢琅华知道她是什么人,定然也会别她所迷惑。

    谢瑶华便是这样,时时刻刻做出一副弱不禁风,善良无害的摸样,实则口蜜腹剑,比谁都要歹毒。

    对于昨晚的事,谁也没有提,谢琅华垂眸一脸羞愧的说道:“是姐姐的不是了。”

    “是啊!姐姐以后可万不可做这样的傻事了。”谢芳华和谢琼华一起开口说道。

    谢琅华轻轻的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谢琼华。

    谢芳华乃是许氏之女,许氏从前是赵氏房中的人,若是她出来指证谢琅华的话,难免惹人猜忌,而谢琼华乃是徐氏之女,由她出来指证谢琅华在合适不过了。

    “姐姐受伤了,陌表哥可来看过姐姐了?”谢瑶华假惺惺的说道,故意往谢琅华的痛处戳,谢琅华是如何痴慕与萧陌的她可是看在眼中,萧陌有没有来看望她,她再清楚不过了,故而才会这样一问。

    若是换做上一世,谢琅华当真会被她这番话给伤着。

    可如今谢琅华恨不得将萧陌碎尸万段,他不来看她再好不过了,省的她看见他那张脸便忍不住的要吐。

    她低低的垂下眸子,声音极轻的说道:“许是表哥事务繁忙,还不曾来过。”

    谢瑶华看着她这副摸样得意的一笑,面上却不曾表露分毫,缓缓说道:“陌表哥得了空闲,自然会来看姐姐的。”

    谢琅华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落在旁人眼中,皆以为她正在伤心呢!

    岂不知她眼中一片寒意,布满狰狞的杀意。

    谢瑶华和谢芳华,谢琼华,只坐了一会便离开了。

    她们离开之后,赵氏之子谢玉又来谢琅华这坐了一会。

    阿恒今年不过十岁,赵氏一个妾室他的儿子却已经十二岁了,阿恒占了嫡,他却占了长,可见父亲是如何偏宠赵氏。

    若非如此她一个小小的妾室,又如何能主持这定远侯府中的中馈。

    也是,父亲与母亲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然比不得赵氏这个对他有过救命之恩,且一见倾心的女子来的可人一些。

    想到这里,谢琅华还是有些埋怨谢长安的,若非他妻妾不分,尊卑不辨,赵氏又如何敢生出那样的心思来。

    那碗药谢琅华终究没喝,趁着春桃不注意,把药倒进了屋里的盆栽里面。

    每每想到母亲的身体,她便寝食难安。

    上一世这个时候,母亲日渐消瘦下去,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不久便发生了那件事,母亲声名尽失,被世人所唾弃,离开定远侯府后,只拖了十几日便离世了。

    能在母亲药食中下药的必是亲近之人,贴身服侍母亲的有白妈妈,她是母亲的乳母,还有钱妈妈,是替母亲管理嫁妆的,再有就是秋燕了,她们皆是在萧家就跟着母亲的,可母亲病了这么些年,从三年前开始便由着赵氏主持中馈,她们之中定然有人被赵氏给收买了,亦或者她们早已都是赵氏的人了也未可知。

    可恨她知道衷心的就唯有春桃一人,如今面临的困局就是无人可用,外祖母,外祖父早已去了,母亲就只剩下一个兄长萧陌之父萧成,长嫂吕氏,她嫁过去数载,对吕氏的为人再清楚不过了,她乃是她的亲舅母,从未照拂过她半分也就算了,更是很给了她许多磋磨,若非她这副态度,谢瑶华又怎能在她眼皮子底下,肆意羞辱欺凌于她呢!

    她那一撞看似毫不留情,可她又不是真心寻死,不过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所以看上去撞得厉害,实则不过受了些许的皮外伤根本不碍事。

    沈大夫看过她之后,又去给母亲诊治了一番,知道她擅自停了药,好一通唠叨,一再告诫母亲万不可再停药,否则并入肺腑便无药可医了,母亲便又喝上了。

    也是她想的太过简单了,赵氏又怎会允许母亲停了药。

    谢琅华只在榻上躺了两天,这期间萧氏撑着身子来看了她两次,她什么都没有对萧氏说。

    起来第一件事,谢琅华便是去给老太太请安。

    对于请安这事赵氏,许氏,徐氏一向做的比她好。

    “孙女来给祖母请安了。”果然她到老太太那里的时候,府里的女眷都在,谢瑶华,谢芳华,谢琼华都在,围在老太太身边也不知说了什么哄得老太太乐呵呵的。

    “琅华来了。”老太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她这副态度不用说,定是赵氏给她说了什么话,谢琅华早已习惯她这副态度了,从父亲到祖母,他们皆偏疼赵氏和她的子女多一些,便是祖母再怎么偏疼幼子,徐氏也排在赵氏之后。

    谢琅华眼眶微红,略略看了老太太一眼,双膝一软跪在老太太跟前,重重的磕下头去,一字一句的说道:“孙女有罪。”

    老太太喝了一口谢瑶华喂的燕窝,随意瞥了谢琅华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哦,你倒是说说你哪里有罪?”

    “孙女不该在祖母面前做那等大逆不道之事。”谢琅华缓缓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太太,说着泪便留了下来,一脸的羞愧,接着又道:“可是孙女也是走投无路啊!孙女已经十五了,怎能传出一个歹毒的名声,连累整个候府被人耻笑呢!”

    她没有提及自身,而是说起了整个侯府。

    老太太见她已经知错,且又是个顾全大局的,当下态度缓和了几分,轻声说道:“你还有伤起来吧!”

    赵氏见此不由得瞪了谢琅华一眼。

    “姐姐,祖母都发话了,你就起来吧。”谢瑶华几步上前,伸手就要把她扶了起来。

    可谢琅华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她的手,再度将头磕了下去,对着老太太说道:“祖母,孙女有一事相求,万望祖母应允。”

    说着她哭的越发伤心。

    老太太只淡淡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倒是徐氏在一旁笑道:“不知琅华相求什么事呢?”

    谢琅华慢慢直起腰来,将头上包扎的棉布一圈一圈去掉,她额上那个伤痕一下出现在众人眼前,已经两日了,那个伤痕丝毫没有愈合的趋势,反而已经化脓了,血肉翻腾看上去格外的狰狞可怖,所有人都忍不住皱起眉头了,只看了一眼,便觉得恶心扭过头去。

    谢琅华哭的伤心“祖母,我每日都按时服用沈大夫开出的药,丝毫不见轻也就算了,还化了脓,照这样下去必是要留疤的,母亲也病了数年,都是沈大夫给调理的,病却是越来越重,想来沈大夫开出的药不对我与母亲的病症,请祖母让孙女出去寻一个别的大夫瞧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