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十章 寂灭大师】

    王玄双眼微眯,一瞬不瞬的看着谢琅华,他已然断定,眼前这小小女子,方才那一曲不过是处心积虑的要把他引过来。

    而他生平最恨旁人算计于他。

    他眼中已带了丝丝寒气,纵然嘴角上扬,可笑丝毫未达眼底,声音满含讥讽,漫不经心的说道:“谢姑娘,说出的话真真让王某诧异,观姑娘小小年纪尚未及笄,怎就敢随意说出此等谶言。”

    在他迫人的视线之下,谢琅华盈盈一福:“纵然大为不敬,还请王郎切记于心。”

    上一世,她纵然没有见过这如珠如玉一般的男子,可他的传言又何曾离开过她的生活,不日后他将远行办事,途径襄平的时候,遇雨赶路,不想山洪暴发,又遇泥石流,险些命丧黄泉,纵然最终平安归来,却也是九死一生。

    若是他肯听她一言,自然可避过这等祸事,如此一来她自然便成了他的救命恩人,若再想抱他的金大腿,料想会容易一些。

    灼灼日光之下,王玄笑容越发绚丽,他明明笑容春风一般的看着谢琅华,却让谢琅华生出一股遍体生寒的感觉。

    在他的目光之下,谢琅华几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姑娘处心积虑引我来,可就是为了说这句话?”纵然他就站在谢琅华咫尺之间,可说话同时他仿佛站在万里云巅,带着讥讽,带着冷漠,淡淡的俯视着她,好似她不过是朝生暮死的浮游,不屑一顾。

    谢琅华没有否认“然也!”

    在她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王玄衣袖一挥,再不看她一眼大步离去。

    他面上始终一派讥讽,他这一生见过许许多多的女子,她们处心积虑的接近他,甚至不折手段,各种丑态几乎令他作呕。

    原以为她所奏之音通透空灵,悠远淡薄,会有所不同,岂料也不过一世间俗物。

    谢琅华嘴角含笑,淡淡的看着王玄的背影,如他这般孤傲的人,他的反应全然在她的意料之中。

    恼也罢,怒也罢,便是鄙夷不屑也无妨。

    等着她一语成谶的那一日,他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谢琅华好奇的很!

    她之所以选择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这人向来恩怨分明,有仇必报,有恩必答,就不知如此救命之恩,他准备如此答谢于她了!

    “大小姐。”王玄刚走,春桃便来了。

    谢琅华眉眼一弯,悠然笑起。

    哪知春桃指着她身旁的琴,难以置信的说道:“方才那琴音可是大小姐所奏?真真好听极了。”

    定远侯府的千金自然是要通晓音律的,可却擅音律的却是二小姐谢瑶华,从前她也是听过大小姐抚琴的,不过勉强可入耳罢了。

    谢琅华一笑:“除了我难不成这里还有旁人!”

    春桃瞬间红了眼眶,简直是喜极而泣,张口说道:“若是夫人知道大小姐琴技大增定然会万分欣喜的。”

    无论琴棋书画,二小姐处处压了大小姐一头,如今大小姐这琴技却是比二小姐更为精湛,怎能不令夫人开怀。

    谢琅华心中一暖,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春桃都是这般事事以她为先,处处为她着想,这一世她再也不会让她惨死了,她会为她挑一个如意郎君,备下一份丰厚的嫁妆,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来疼。

    “是,是,是……”谢琅华笑着捏了捏春桃的脸,笑眯眯的说道:“春桃姑娘说的极是。”

    春桃瞬间羞红了脸,她转身抱起一旁的琴,看着谢琅华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可要回去?”

    谢琅华双眼微眯,今日之事不过了了一桩,还有一桩顶顶要紧的事没有办呢!怎能就此离开。

    她摇着头说道:“不,我还有事要去找寂灭大师。”

    燕京寺庙可不止甘泉寺,可唯有甘泉寺的住持寂灭大师医术精湛,且心怀天下,一心向佛,她也是再嫁给萧陌之后,谢瑶华生了心疾,萧陌四处求医问药,偶然间得知寂灭大师医术超凡,萧陌亲自请了寂灭大师为谢瑶华诊治。

    犹记当时,寂灭大师为谢瑶华诊脉之后,只送了她一句话,一心向善便可药到病除。

    想必那时寂灭大师便已知晓谢瑶华不过是在装病罢了,可他是方外之人又不便道破。

    寂灭大师离开之后,谢瑶华还生了好大的气,且病势越发严重了,为此萧陌还送了寂灭大师庸医二字。

    春桃亦步亦趋的跟在谢琅华身后,快走到寂灭大师禅房的时候,谢琅华停了下来,扭头看着春桃说道:“春桃,你不必跟着我了,你去给母亲,阿恒,还有祖母,求几张平安符去,记得姨娘,二小姐,大少爷,还有婶娘他们的都别拉下。”

    “是,春桃这就去,一定会多求几张的。”春桃点头说道,笑着离开。

    谢琅华抚了抚衣袖,几步走到寂灭大师的禅房,她刚抬手准备敲门,门便开了。

    “女施主请进。”

    她抬头望去,只见寂灭大师年逾五十,慈眉善目的坐在蒲团之上,带着怜悯众生的笑,仿佛大殿之上的菩萨一般令人心生敬畏之情。

    谢琅华抬步走了进去,对着寂灭大师合掌行礼,一脸虔诚的说道:“信女谢琅华见过寂灭大师。”

    寂灭大师悠然一笑:“方才那琴可是姑娘所奏?”

    谢琅华轻轻的点了点头。

    “倒是好琴。”寂灭大师缓缓起身,抬手为谢琅华斟了一杯茶,指着一旁的木椅说道:“姑娘请坐。”

    “多谢大师。”谢琅华双手接过茶,轻轻的抿了一口,却是不敢坐下,她言辞恳切的看着寂灭大师说道:“大师实不相瞒,信女今日来是有事相求。”

    寂灭大师依旧一副慈悲相,合掌一礼,缓缓说道:“不知女施主所求何事?”

    谢琅华看了寂灭大师一眼,从衣袖中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轻轻的摊在桌上,一股中药味扑鼻而来。

    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 d x s w

    回复数字:3217

    这是她掩人耳目,费尽心思所得母亲平日所喝药渣。

    寂灭大师视线落在桌上的药渣之上,不明所以的看着谢琅华,迎上寂灭大师的目光,谢琅华低声说道:“请寂大师看一下这药渣可有不妥之处!”

    注: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dxsw

    回复数字:3217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