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十章 暑假恶梦】

    小升初中是很残酷的,全镇的小学有十几所,而初中却只有一所,根本容不了那么多人上学,好多同学都考不上初中就只能回家务农了。艾香心里很明白,如果自己考不上,也只能和艾萌一样回家务农,过两年到了艾萌这个年龄,父母亲也会托人给她找婆家的。村子里的姑娘十八九岁就出嫁了,小伙子也是二十出头就成家了。艾香不想回家务农,也不想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了,那就只有一条路,好好学习!艾香下定了决心,就不在想别的了,一门心思地钻进了学习中……

    最终,艾香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初中。

    这时候,艾香家做起了卖酱肉的生意,生意很不错,农忙季节忙不过来,还要请人来干农活。虽说挣不到大钱,可家里的生活还是改善了不少。不过,母亲和父亲吵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还大打出手。艾香心里很烦躁,很想劝劝父亲,可有些事的确不是父亲的错,都是母亲轻信别人的闲言碎语胡乱猜测的。父亲看出了艾香的心思,说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会把生意做下去,就是要给那些害红眼病的人看看,眼红也是没有用的!

    艾萌把方圆四十里的的小青年全都看完了,却没有相中一个,后来的更是一个不如一个。村里的大姑娘一个个都嫁走了,艾萌就成了村里最大的了。其实艾萌长的也很漂亮,一手好针线活,一手好茶饭,可就是在婚姻大事怎么都不顺心。

    这让父母亲伤透了脑子。一天母亲告诉艾香:“等你上了初中,再有人追你,条件能有医院那个小伙子好的话,你可以考虑下。现在好的都让人抢光了,剩下那些歪瓜裂枣的,我看了都不舒服,更别说你们了。”

    母亲的话使艾香哭笑不得。艾香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母亲,只好笑说:“好女不愁嫁。”艾萌听了却生起气来,说:“你是个好女?连个针都不会拿,谁找上你杀了吃肉呀?”

    母亲也瞪着艾香说:“你要是好女,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好女了。给个好脸就上头,真不害臊!”

    暑假里的一天,艾香的父亲和母亲不知为什么吵了起来,吵着吵着还打了起来。那一天刚好艾萌带着两个弟弟走亲戚去了。艾香带着妹妹从外面拾猪草回来,看见父亲拿着一个马勺,母亲拿着一把捞面的笊篱,父亲抓着母亲的头发,母亲撕着父亲的衣服领口,父亲的衣服领口已被母亲撕烂了。妹妹看到这些,吓得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艾香急忙上前想把两个人拉开,可是母亲一看见艾香,好像气更大,抡起笊篱一连在父亲头上打了几下,父亲也不示弱,也用马勺一连在母亲头上打了几下。艾香怎么也拉不开,伤心地说:“你们打吧,我再也不想看你们打架了。”艾香说着就跑到井窑里,跪下来用力掀起压在井口上的那块大石头。父亲见状大吃一惊,急忙跑过来抱住艾香哭着说:“娃娃,你这是干什么?要死应该是我死。我没有本事,整天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和你妈闹个没完。说真的,我也活够了。”母亲先是一愣,接着说:“井口子大着呢,想跳,没有人阻拦你们。”

    父亲一听,站起来喊:“你还有人性吗?我们死了你就好过了?”艾香用手捂住父亲的嘴不让父亲说,可是父亲还是要说,艾香硬是把父亲拉到一边去了。艾香打了一盆水放到脸盆架子上,劝母亲洗个脸。艾香一劝,母亲伤心地哭起来,艾香也跟着哭起来。艾香哭着洗了个毛巾,递给母亲。母亲接过毛巾,还是哭个不停。艾香又不放心父亲,来到父亲身边,又劝了劝父亲。

    第二天,天下起了雨,父亲就没有出门做生意。吃过早餐,母亲和头天走亲戚回来的艾萌坐在炕上做针线活,艾香带着两个弟弟和妹妹,都围着炕桌写暑假作业。父亲给牛放好草就躺在炕上看书。过了一会儿父亲叫艾香去给牛加点料。艾香第一次去牛在地上卧着,第二次去牛还是在地上卧着,第三次去发现卧在地上的牛嘴角流了好多白沫,吓得急忙喊父亲。父亲跑过来看了才弄清是牛缰绳绕在牛拴上,把牛给勒住了。父亲忙拿了一把剪刀剪断牛缰绳,把牛拉平躺下,牛喘了一口气,便没了气息。母亲跑过来,一连打了艾香几个耳光骂道:“你这个扫帚星,害人精,活在这个世上,非把这个家给败光了不可!”艾香摸着痛得火烧火燎的脸,没敢吱声。姐姐弟弟也都跟着骂艾香,骂得艾香真的觉得都是自己的错,无地自容起来。

    艾香母亲的打骂声惊动了左邻右舍,纷纷跑来劝母亲别骂了,也不是孩子的错。只有彭大叔和彭大婶说:“倒霉的日子还在后头呢。当时你们把二丫头接回来,我给你说你还不信,现在是信了吧?送出去的丫头泼出去的水,接回来是不吉利的。你看这几年村里死了多少只鸡和猪?”

    艾香气急了,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了,说:“你家的猪和鸡死跟我有啥关系?我又没招你们,也没有惹你们,你们为什么就和我过不去?要在这里煽风点火,也不怕遭报应!”艾香一骂他们就走了,好几个看热闹的也跟着走了。只有一位在城里工作的叔父劝母亲说:“别骂了,姑娘大了,骂那些难听的话,会使孩子记恨一辈子的。也别迷信人家说的那些话,谁家还不死个鸡猪啥的,人都会一个个死的, 何况那些牲畜?”母亲听着叔父的话,也只好不吱声了。

    那么大的牛扔掉了怪可惜的,要是卖了多少还是能换些钱的,父亲就把专门宰牛羊的屠夫叫来了,请他帮忙把牛皮剥了。那个屠夫很迷信地说:“唉,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别生气,我觉得你不该把这个丫头接回来,你看,自从她回来你家就一直不顺。可惜这头牛了,要活着的话,少说也能卖个七八百。”

    父亲有点不高兴的说:“死都死了,还说那个干什么?这也赔不了多少,一张牛皮少说也卖个上百元,牛肉也能卖个五六百,只是害了一条命。”

    艾香站在院子一直瞪着那个屠夫,心里在诅咒着那个屠夫。母亲听着屠夫的话,一脸的愤恨,不由又上前打了艾香一个耳光。打了一个耳光还觉得不解气,再打时,艾香下意识地用胳膊肘儿挡了一下母亲,使母亲的手打在了艾香的胳膊肘儿上。

    艾香的举动使母亲气急败坏,拽着艾香向井窑里走去,边走边说:“我把你这败家子,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是我妈养的,是你养的!”艾香也气坏了,就跟着母亲走,看母亲到底会把她怎么样。走到井窑前,母亲松开手,腰弯掀起了井盖上的大石板,把艾香推倒在井边。艾香没想到母亲竟真的要把她推到井里,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躲。母亲推不动,就蹲下来抓住艾香的两只脚腕没命地往井里推。艾香吓坏了使劲用双手撑着井沿。屠夫一看,忙说:“你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快拉上来,小心失手掉下去。”

    父亲吓得一时呆了。姐姐和弟弟妹妹都吓得哭了起来,小妹下意识地上前踢了母亲两脚。姐姐哭着拉着艾香的腿说:“艾香,快给妈承认错误,说你错了,你以后不敢再惹的让妈生气了。”

    两个弟弟也拉着母亲说:“妈,妈,别这样。牛死了,也不是我姐故意的,我姐没有错。妈,你消消气吧,把我姐拉上来吧。”

    陈志强看给母亲说好话不起作用就怒吼着说:“你如果认为是我二姐太勤快,把牛喂死的,这世界再也不会有公理了!以后,人都少干一点活,就不会被冤枉了。”父亲一听,急忙跑上来打了陈志强一个耳光说:“滚,事情都成这样了,你还在这里火上泼油。”

    陈志强暴跳如雷,哭着喊着说:“要死一起死,这个家我也活够了,你们不是打架就打人,还会干什么?整天吵吵闹闹的,我都快被你们给气死了!” 陈志强说着打起自己来。这时,那位在城里工作的叔父赶来了,抓紧艾香的腿,狠狠地推了母亲一把说:“你这嫂子,你瓜(傻)的,这叫干什么?孩子再不对也是你生下的,干嘛就和她过去?你还真忍心啊?”

    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 d x s w

    回复数字:3232

    母亲的心脏病又气犯了,坐在小凳子上喘气。父亲给艾香使眼色,让艾香干活去,艾香哭着走了。

    艾香边抱柴烧炕边想,牛死了,开学后父母还会让我去上学吗?如果不让上学,再过两年又像姐姐一样天天相亲,把我嫁了怎么办?

    注: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dxsw

    回复数字:3232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