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八章 谁会一成不变】

    夏沐在长沙呆了四天。这四天,她和苏光琴住在一起。苏光琴在学校附近和两个女同学合租了一套小房子。房子里摆着两张上下床,苏光琴睡在上铺,另外两个女生睡在下铺。房间很小,没有厨房,厕所在外面,是公用的。一层楼里面住着三十多个人,只有一间厕所,还很小。

    刚毕业出来实习的很多人手里的钱都不多,又快毕业,再伸手问爸妈要钱也不太好。所以很多人,即使这里的条件差,依旧不会搬出去。因为没有人会浪费钱去租一套动辄一千多一套的房子。

    夏沐想去住几天小旅馆,三十块钱一个晚上的小旅馆到处都有,但一直都有很大的安全隐患。苏光琴不让她去,她说,如果夏沐去的话,她以后就不理她了。

    有一张床的上铺是空着的,但上面堆满了东西。苏光琴想跟室友说把空的那张床铺收拾出来让夏沐睡几天。夏沐觉得太麻烦了,房子本来就小,三个人的行李又多,根本腾不出地方来放床上的那些衣服箱子之类的生活用品。何况自己也呆不了几天,这样兴师动众的,怕室友们对苏光琴有意见。

    苏光琴说,“夏沐,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别人的看法了。”

    夏沐笑笑,没说话。这些年,发生了这么多事,谁会一成不变呢。

    苏光琴拉着夏沐的手,说,那我们睡一张床。然后又埋汰她爸妈狠心。

    苏光琴的高考分数只上了专科的分数线,原本她的父母出钱在桐城的一所二本大学给她买了一个名额。但她执意不去,她说自己颂声一中的名额就是她爸花钱买的,没少让5班的同学在背后说她闲话。何况她在桐城呆了19年,上个大学,怎么着也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分数却只考上了长沙的一所专科院校。这,还是在家门口。所以她就报考了广州的一所大学的本科,想跟夏沐在同一座城市。为了逼苏光琴回桐城念大学,她的爸妈一气之下断了她平日里高额的零用钱,只给她最低标准的生活费。

    即便这样,苏光琴也不愿意回去。她说自己好吃懒做了19年,也该自力更生锻炼一下生活技能了。于是,整个大学她都在打工。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这可把苏爸爸急坏了,大老远开车亲自到学校看他的宝贝女儿,还眼巴巴地往她的钱包里塞钱。但苏光琴不为所动。

    这四天,上午苏光琴要学画画,下午有个兼职,在水果超市当售货员。只有晚上她才有时间陪夏沐。

    白天,夏沐一个人在小区里闲逛。见到很多头发发白的老人在林子里下棋唱戏。有时候,她也走到小区外面的一所高中,本想进去看看,但学校大门紧闭,门卫室的老人拒绝放她进去。她只得放弃,拐进学校旁边的一条小巷子。走了十来米,在一棵高大的榕树下,看到一家很小的旧书店。她走了进去。

    书店里光线昏暗。书籍随意堆放在地上,有翻开的书从成堆的书架上滑落刚好掉在她脚边一两厘米的距离。夏沐弯身把书捡起重新放在书架上。店内只有一个女孩子坐在收银台上正趴在桌子上画画。对刚刚发生的一幕,她充耳不闻,专心致志地画画,眼睛都没有抬一下。想是画得比较入神,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

    夏沐在书店逛了一圈,找到很多市面上已经不买的绝版小说。很多,她都看过,但还是忍不住拿在手里随意翻了翻。有些书的书页已经明显脱落,有些则直接没有封面,想必翻书的人比较多,买书的却是少数。

    她 在书架的最后一排找到一本崭新的《绿光森林》。上初中的时候,夏沐在语文老师的办公室看过这本书,很喜欢。后来,她一直想买,找遍了大大小小的书店都没再看到。她把书翻过来看见封底贴着一张白色的小标签,上面手写着四个字,19.9元。价格不贵,她有心买下来。拿着书准备去付款,一时又愣住。她还要去郑州,手里的钱不多,她不太愿意开口问陈淑芬要。所以,她又转身把书放了回去。

    夏沐走出去,经过收银台,微微偏头,看见那个女孩子身上的校服,发现她还是个高中生。她用彩铅在一本a4的素描本上画了摩天轮和热气球,正拿一只粉红色的笔在涂热气球上面的小花。

    夏沐推开门,走了出去。厚重的木板门发出”吱嘎“的声响,夏沐走后,木门被她随手关掉在门框上来回晃了几晃。

    阳光从破旧的木窗户照在女孩儿白净稚嫩的脸上,她抬起头从窗户看着外面夏沐走下台阶的背影,然后伸手在校服胸口别着的一枚大红色校徽上面拍了拍。那上面赫然写着两排字,班级,高一(5班),姓名,秋天。

    晚上苏光琴回来, 两个人一起去黄兴广场,钱不多,买便宜的小吃,只买一份,两个人分着吃。

    第四天,夏沐决定去郑州,石沫儿在郑州,自从谭智逃狱后,她便在郑州躲了起来,她总觉得他还能找到她。她一个人在郑州待了两年,觉得孤单,希望夏沐能陪她一起过年。

    夏沐给家里打电话,陈淑芬说,随她自己的意愿。她不愿意回家,家里的氛围总让她感到压抑,陈淑芬的抑郁症好了很多,却时常提起大姨。一旦提起大姨就一定要骂夏沐。她总是记得大姨从河里捞起来后,夏沐站在哪里一脸平静的样子。陈淑芬骂夏沐无情无义,这一骂就是5年。

    夏沐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苏光琴没有时间送她去火车站,千叮咛万嘱咐要她一定注意安全。

    夏沐独自一人来到火车站,在候车室坐了片刻。

    她脑子嗡的一响,宋羡知应该已经到新疆了,从长沙过去,顶多两天两夜的火车。

    她拿出手机,手机是2g网络,很慢,也许是浏览网页的人太多,网站一直打不开,夏沐心急如焚。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是宋羡知,他还用着高三的时候她们一起办理的电话号码。她记得当时她开玩笑说,宋羡知,你要把这个号码用一辈子哦。如果有一天,我们吵架分开了,我一定还会记得你的号码,无论你在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

    夏沐的眼睛湿润了,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没想到,他真的一直还用着这个电话号码,没是否跟她一样,也一直记得当初她们说过的这个约定。

    “宋羡知,是你吗?你还好吗?”夏沐急切地说着。她好怕这只是一通骚扰电话,她害怕这个号码早就不是宋羡知本人在用,说不定就是某个诈骗集团的电话号码。

    “夏沐。”

    这个声音,真的是他。夏沐捂住了嘴,她不想让他听见她在哭。

    她激动地完全不能坐着,她站了起来,在众多提着行李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当中,走来走去。她想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找一个没有人可以打扰到她的地方,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但现在,她还不能,她要知道他安全吗?有没有受伤,现在在哪里。她迫切地想飞到他的身边去。

    紧接着,他之后说的话,她却没听清楚。电话信号不好,只能断断续续听见他说,“夏……我……好……”

    不知道他具体说了什么,电话突然失去信号,她回拨过去,电话语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夏沐的双手不停地抖着,她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手机握在手里而至于掉下去。她想,她必须去一趟新疆,于是她开始往售票厅走去,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行李还放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

    她在售票厅的队伍中站着,拿眼睛焦急地看着前面蜿蜒而又密密麻麻的人群。她不能再等下去,然后一路说着,“不好意思,我问问有没有票”一路挤到了售票厅的窗口。

    “请问,”夏沐看着售票员,“现在还有去喀什的火车票吗?”

    售票员在电脑上敲击了几下,然后对她说,“长沙到喀什要先从吐鲁番转,但现在不发车了。”

    夏沐从人群里又挤了出来。这是她人生第一次插队。

    当她急匆匆穿梭在人群之中,电话再次打进来,是座机号码,“喂,”

    当电话那头的声音响起,她突然捂住了嘴,“羡知,你还好吗?”

    宋羡知打断她,“我没事,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会平安回来的。”

    “你受伤了吗?为什么我听的声音不太对。”夏沐听出宋羡知的声音不太对劲,好像受了伤。

    宋羡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夏沐,你听我说。我这里很快就会切断通讯,我会联系不上你。”

    “我来找你,我可以坐火车去吐鲁番,再想办法从吐鲁番坐车过去。”

    “不要,这边已经戒严了,不会有火车开过来的。”

    “ 我可以坐汽车,又或者我在当地找个……”

    “夏沐,你听我说。”宋羡知很急促地打断她,说,“我们,不要再赌气了,好不好。我们和好吧。我想和你结婚。真的,夏沐,你相信我,我宋羡知这辈子都只会娶你夏沐为妻。你相信我。”

    “羡知,你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你……要……明天……”

    信号断断续续,夏沐连声问,“羡知,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羡知。”

    手机里响起一连串的忙音。

    后来,夏沐才知道一切。

    她独自带着受伤昏迷的宋羡知从后门离开。宋羡知送医及时,子弹取出来后,腿上只留下了弹孔的伤疤,对行走没有任何影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