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十章 一起】

    晚上,宋羡知执意要跟夏沐睡在一起。那盒测孕试纸被他小心翼翼地收在了背包里。在他看来,夏沐在生活上显得笨拙。她完全忘记了这盒测孕试纸的存在。他不想去问她任何事,她如此敏感,也许只要他稍微提一下测孕试纸的事,她就会吓得马上把他推得老远。他在心里想着,不管她现在有没有怀孕,他已经打定主意,这一次一定要和她结婚。这是他思考了五年而有的结论。

    夏沐小声问他,“羡知,你是打算跟我一起睡觉吗?”

    宋羡知懂得她话里的意思,说,“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夏沐,你可以放心。”

    夏沐笑起来,说,“你需要吃饭吗?”

    “我刚出去点了外卖,很快就会送过来的。你也一起吃一点。”

    “我不饿,我吃过了。”

    宋羡知双手捧住夏沐的脸,说,“夏沐,你就是太诚实了。我们要学会撒谎。女孩子要懂得跟男人撒娇。”

    是吧。高祁曾经也说过类似的话,他是歇斯底里的,说,“夏沐,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能让你像个女人吗?你可以跟我哭跟我闹,你甚至可以无理取闹,千万不要这样,总是这样一副死样子。我是你男人,你可以跟我撒娇,可以骂我,可以打我,可以要求我做很多事,你甚至可以没收我所有的工资。你来翻我手机,你可以问问我晚上跟谁一起吃饭。千万不要这副死样子,我真是恨透了你面无表情的样子。”

    可她就是觉得很多事情完全没必要计较,她不懂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些计较来证明爱不爱一个人。

    “夏沐,”宋羡知在夏沐额头上敲了一下,“跟我一起的时候,不准你想其他的男人。”

    夏沐抿着嘴,她真是一个很笨的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真的很无趣吧。

    她难得笑了笑,说,“知道了。”

    门铃响了,宋羡知去开门,是送餐的快递员,宋羡知点了一份披萨一份水果沙拉还有一份牛肉饭。他的饮食习惯一直没有变,还是喜欢吃牛肉。只是他以为夏沐也没有变,还跟高中的时候一样,喜欢吃披萨。其实,自从结婚后,她一次披萨都没有吃过。经常在家里自己烧菜吃,厨艺也精进了不少。

    宋羡知把东西一一摆在桌子上,然后拉着夏沐的手让她坐下来。

    “先吃披萨吗?”

    “好。”

    “你现在还爱吃辣吗?”

    “不怎么吃了,在广州呆了五年,吃辣椒会上火。”

    “你要少吃点辣椒,你胃本来就不好。”

    夏沐看着他,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我胃不好。”

    “你偶尔发动态会说。”

    夏沐回想自己这些年很少发动态,她不是一个喜欢发朋友圈的人。她也不看别人发的动态。很多时候,出去跟朋友聚会,她也常常缩在角落当个隐形人。

    她不觉得生活中有什么事需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广而告之,也不喜欢那种发生一点点事就惶惶然一败涂地的人。她始终保持着某种清醒,独自自主并坚持自己的原则而安静地生活着。

    宋羡知拿筷子轻轻敲打着披萨盒子的边缘,表情严肃,说,“夏沐,吃东西,不要发呆。”

    夏沐回过神,把戴了一半的一次性手套戴好,然后拿了一块披萨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明天。我们去海边看看。”宋羡知说话的表情好像原本他和她就是一起出来旅行的伴侣。他们没有分别很多年,她也没有结婚,她和他依旧还是五年前会偶尔见面吵架,一起去书店看书的一对小情侣。

    他给了她一个求婚,他不允许她不答应,他自作主张认为她必须答应。而夏沐在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她是一个怀有身孕的人,她怎么能嫁给别的男人,这个男人不是孩子的爸爸,他会爱她吗?

    她低头吃着东西,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夏沐,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让你们做两天真正的情侣。至少一辈子应该有一次机会,她和他相拥而眠,一觉醒来,看见自己爱的人刚好睡在自己身边,那肯定是一件格外幸福的事。

    晚上,宋羡知抱着夏沐,她们很少说话,一起睡觉。宋羡知心里不是没有怅然,但他告诉自己,宋羡知,你会做到的,你一定不会介意的,哪怕她怀了其他男人的孩子,你只是特别的嫉妒。

    他很想去问问,这些年,她和高祈是如何生活的。每日柴米油盐,是否也会争吵。又想问一问,怎么突然就离婚了。半年前,他曾旁敲侧击问过苏光琴。

    苏光琴说,“夏沐和高祈的感情很好,你最好不要去打扰她们的生活。夏沐有想过为高祈生一个孩子 ,但她的直不好。怀孕需要先把身体调理好。既然你们经历这么多磨难依旧没办法在一起就说明你们真的没有缘份。”

    仅仅半年而已,当他决定回到桐城,在喀什的火车站给夏沐的家里打电话。他一直记得这个电话号码,还是当初高祈发在朋友圈,他只看了一眼,便记住了。接电话的是高祈。

    “高祈,我是宋羡知。”

    “有什么事吗?”

    “我明天回桐城,想约你和夏沐一起出来吃个饭。”

    高祈沉默良久,说,“我和夏沐离婚了。”

    宋羡知很久很久说不出一句话,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夏沐离婚了,夏沐离婚了。

    高祈说,“夏沐新换了手机号码,我把它给你,如果你想找她,你就自己给她打电话。”

    高祈发给他一组阿拉伯数字,他看着它们,心里激动不已。他没有打这个号码。凭他对夏沐的理解,此时的她肯定在整理自己的东西,然后她会离开桐城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呆一段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但这个想法就这么突然从他心里冒了出来。

    第二天下午,从火车站走出来 ,看着桐城熟悉的街道,观音桥上依旧有他和夏沐儿时的身影。他在出租车里打通了夏沐的电话。

    当他知道她正在去北海的火车上时,立刻叫出租车司机调头去机场。他买了一张去南宁的飞机票。从桐城到北海没有直达的飞机,他想也许他可以在南宁火车站找到夏沐。但当他到达南宁火车站的时候 ,下起了大雨。他接到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这个人告诉他,夏沐已经乘坐下午的汽车去了北海。于是,他又紧急叫了一辆车包车去北海。

    一夜无梦,两个人都睡得很安稳。夏沐醒来,看见宋羡知的侧脸,他的表情安静得像个孩子。窗帘在风里翻飞,有阳光若隐若现地照进来。宋羡知在光线的刺激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 d x s w

    回复数字:3230

    夏沐笑着望着他。

    宋羡知愣住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依旧是他16岁时见到的样子, 她不太爱笑,总是很安静,但只要笑起来,她就特别的好看。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看见她。是在新生报道那天。

    注:阅读完整章节,请添加微信公众号:ddxsw

    回复数字:3230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