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四十五章[07.1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其实很早就知道,比起自己,对于母亲来说,父皇更重要,她一腔等待发泄的怨念也更重要。

    而自己,也不过是一个能让她一切归为的工具而已。

    纵然这人在昭和帝的照料下十分富足,与宫中的娘娘没有什么两样,可骨子里还是不一样的。

    苏珩叹了一声,这种时候,莫名格外想念慕锦兮。

    他驻足在晨清院外,看着院门。

    整个院落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人洒扫,更不曾听到人说话,兴许,她累极了,已经在休息了罢?

    苏珩暗自笑了笑,自己真实傻了,这种时候来找她能怎么办呢,还要白拖着一个人跟自己一起劳心费神。登时便转了身,谁知身后竟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人,这转过去差点没撞上。

    「阿五?」苏珩见辰五左手拎着烧鸡,右手是扶月楼的点心油纸包,唇角不由抽了抽。

    「苏公子站在这里做什么。」辰五瓮声瓮气,还有点不易察觉的警惕。

    莫非,他过来叼郡主跑了?

    苏珩摇摇头:「没什么,只是随意走到这里。」

    「哦。」辰五使劲点点头,不是来找郡主的就好。

    若不是此时双手都拎着东西,他恨不得揉揉后脑勺,这段时间因为没看住郡主,不知道被老大敲了多少下。

    苏珩笑了笑,又迈着步子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辰五目送苏珩逐渐走远,伸手推开院门,心中嘀咕这个苏珩怎么今天怪怪的,再一抬头便看见了绾衣,顿时将苏珩抛在脑后,将手中的东西给绾衣看。

    「郡主要的,我买回来了。」

    绾衣将烧鸡和点心提进屋里,扭头又将蜜瓜端了出来:「郡主歇息前说等你回来便赏给你的,端走吧。」

    辰五顿时一脸欣喜。

    跟着郡主从来都不缺吃的,真好!

    他喜滋滋地走了,绾衣看着,便是笑着摇摇头。

    慕谨之醒来之时已是傍晚,桌上摆了热乎乎的蒋记烧鸡和膳房送来的爽口小菜,在暑气稍稍降下去的这个时间里食用是最让人舒坦的。

    她慢条斯理地用过膳,总觉得少些什么。

    想了想,才抬眸问绾衣:「可有人来过?」

    这些时日苏珩一直都在眼前晃悠,忽然没了影,总让人感觉有些不适应。

    绾衣和竹青仔细想了想,都摇摇头。

    倒是尔雅,怔了怔后忽然道:「下午时候看苏公子往院外似乎站了站,然后阿五同他说了两句话后便走了。」

    慕锦兮的目光又放在了辰五身上。

    辰五挠了挠后脑勺:「他是站了一会儿,属下问了他做什么,他却说只是路过,然后就走了,想来真的是路过吧。」

    慕锦兮怔了怔:「他是怎么样个……」

    想了想,又道:「算了,反正你也形容不上来。」

    也就在这时,院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绾衣听声便出去了一趟,不时便想起来两句说话的声音,过了片刻,绾衣又进来,看着慕锦兮的神情有些微妙。

    「怎的了?」

    绾衣压低声音:「是望书,他说苏公子下午同那位夫人有些不愉快,苏公子出来了便再也没回去,他去门房问过,也说没出去,便想过来看看是不是到姑娘这里来了。」

    慕锦兮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让竹青将桌子收拾好:「我出去一趟,你们不必跟着。」

    苏珩铁定还在府里,可却不知这心里一不痛快藏得哪里去了,慕锦兮出了院门也有些漫无目的,她站住脚步,似笑非笑地叹了一口气。她想去找,可又要去哪里找呢?

    莫名的,慕锦兮开始回忆自己知道的关于苏珩的一点一滴。

    苏珩从未跟慕锦兮说过什么,可她偏偏就觉得这个人会在难过了的时候找个地方藏起来。

    可是慕府这么大,他能藏到哪里去呢?

    慕锦兮深吸一口气,抬头望了望,便见了遍天璀璨的星光,将夜空点缀的令人心旷神怡。

    她忽然知道了什么,脚步不停歇地望着后花园而去。

    脑中蓦然就拽出来前世的一段记忆,她难得和苏珩会好声好气说话的一次。

    慕锦兮走到花园中最高的一座假山下面,再抬头一看,眼前的画面瞬间和前世重合在了一起,苏珩坐在最上面,倚靠山石,仰望着星空,神情时显而易见的孤寂落寞。

    前世,她偶然一次路过假山,便看到苏珩在这里沉思。见到她忽然出现,当时的苏珩低低笑了一声:「你也来看我笑话。」

    那时的他,似乎也是和苏氏吵架了。且因为她时刻让人盯着两人院落的缘故,那一次母子二人的矛盾闹得慕府上下人尽皆知,而她当时会晚上出门,也确确实实想要看苏珩的笑话,可当真看到他落寞至极的样子时,忽然就想起来了同样亲缘淡薄的自己,那些讥讽的话又收了回去。

    如今再看这样的苏珩,她却换了一番心境。

    「你在上面做什么?」慕锦兮率先开口,「很好看吗?」

    「宁宁。」苏珩看到慕锦兮关怀的神情,由衷地绽放出一个笑容,「我在等你。」

    「那便等我上去。」慕锦兮拎了裙角便要往假山上爬,「也看看能迷住我们雄才大略苏公子的景色到底是怎么个样子。」

    苏珩却是怕慕锦兮摔了,连忙从假山上跃下:「再看,都不如你好看。」

    他单手握住了慕锦兮的手腕,只觉得太过瘦弱纤细了,忽然有些难言的寥落:「是我任性了,不该让你也担心。」

    「没有。」慕锦兮指了指不远处的湖面,「在乌篷船上看夜色也很不错。」

    苏珩慢慢放开慕锦兮,从了她的意思,两人从湖边找了一艘船,随意撑了下岸边便荡了出去,再也不管。

    在这里,只有慕锦兮一个听众,他可以说他想说的,而不必让别人知晓。

    「说罢。」慕锦兮从荷包里捏了一颗红果来塞给苏珩,「这世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更何况是让你这样过不去,说出来就痛快些了。」

    「宁宁。」苏珩轻声道:「我心悦你。」

    慕锦兮原本是想听苏珩跟她说些什么不可说,对方却忽然冒出这样一句,她登时就怔住,随后脸上瞬间变得火辣辣的,手心里的汗也怎么都收不住了。

    虽然是一个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实,但是从苏珩口中听到这四个字,慕锦兮又是一番心境。

    她莫名就冒出一个想法,若坐在这里的人不是她,而是任何一个贵女,被苏珩这般人物如此认真地剖白心意,又如何不心动?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