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街道上,人烟稀少。

    苏综霆被安晨的讽刺弄的心越发不爽,“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继续和苏综觉生活在一起,我会让你后悔的。马上离婚!”

    “你这么在乎我和苏综觉在一起,为什么?”

    安晨继续慢条斯理的询问着,眼神时不时的往苏综霆的后面看去,如果此刻的苏综霆有一丝丝的冷静和理智,早已经看穿了这个女人的小把戏,但他没有。

    苏综霆愤怒的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我们苏家不需要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进门,你没资格。”

    安晨笑了,几乎眼泪都要笑出来,看着这个男人这么激动愤怒,她觉得很是好玩,“那好吧,我不进你们苏家的门,我和综觉就只是情人关系,这样子,你该满意了吧?”

    满意个鬼!

    苏综霆感觉自己都要气炸了,“你和他上床了?”

    这个想法在自己的脑海慢慢的浮现,也在安晨那淡然的笑容之中被肯定,让苏综霆几乎要杀人。

    “他的技术比你好。五年前,说实在的,我就不知道我到底看上你什么了,如果早点知道综觉的技术,早点和综觉睡一觉,或许,我就不会弄的家破人亡。”

    “安晨,你这个贱人。”

    苏综霆没有想到她会如此不要脸,整个脸都是铁青的。

    “我的不要脸,不是在那场闹剧般的婚礼上,你就知道了吗?那些视频,不是已经证明了我的不要脸吗?”

    安晨忍不住笑了,笑得没心没肺,甚至那表情也变得特别讽刺。

    这个男人骂的真好,其实安晨也该认清楚,自己就是不要脸的贱人。

    “够了。”

    苏综霆愤怒的一把甩开之后狠狠地扬起手给了安晨一巴掌。

    “啪!”

    四周也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那火辣辣的刺痛,甚至是嘴角的血腥味,都让安晨痛恨,凭什么,这个男人凭什么对自己又打又骂,凭什么!

    反手,安晨也不顾一切的狠狠回了一巴掌给他。

    四周更加寂静。

    苏综霆这是第一次被女人打,而且还是一直都如同跟屁虫似的跟着自己的女人,对着自己摇尾乞怜的女人。

    他被那疼痛弄的有些错愕,如梦初醒,直直的盯着满脸恨意的安晨,眼神凌厉,“你不想活了!”

    “苏综霆,或许你认为我还是那个为你是命的女人,我这一巴掌只是让你清楚,我对你的憎恨,就如同你对我的厌恶一般。别惹我!”

    安晨擦拭掉自己嘴角的血迹,很是冷漠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走到一直都站在不远处看戏的女人,安晨笑了,“你的男人,看好了。”

    安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被她这么警告,是一种羞辱。

    ……

    安清一步步走到苏综霆身边,很是温柔的挽住他的肩膀,“综霆!”

    苏综霆有些错愕,没有想到会看到安清,一下子也回过神来,刚刚安晨为何会时不时的看后面,瞬间感觉自己被人耍了,“安清,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说安晨和综觉住在一起了,我自然是要来看看的。毕竟是我的妹妹。”

    “她不配让你关心。走了。”

    苏综霆不想要提起安晨,带着安清就这么快速离开。

    安清一直都温柔顺从的跟着苏综霆,可是眼底的嫉恨却越发深刻,想到刚刚苏综霆对安晨的执着,那是多么可怕。

    苏综霆可能看不清,但安清懂,这个男人是嫉妒,嫉妒苏综觉和安晨上床的事情,这种感情是可怕的。

    安清不可以让它继续萌芽,必须要扼杀在摇篮里,这才是最好的。

    绝对不可以萌芽!

    ……

    几天之后,安清约了安晨见面,居然还约到了曾经苏综霆和安晨一起挑选的婚房。

    这里显然是安清的地盘,一切摆设都没有改变,让安晨觉得很是讽刺。

    “妹妹,坐吧!”

    安清一副女主人高高在上的姿态,嘴角还带了几分得意。

    “你还真的是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就连摆设都不改动一番,难道看着就不难受,心塞吗?”

    安晨冷冷的讽刺,也十分不客气坐下来。

    随时准备好等待安清的诡计。

    “妹妹,我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的,毕竟我们都是姐妹,你也嫁给了综觉,我也快要嫁给综霆了。和平相处不是很好吗?”

    安清努力压抑住自己心底的愤怒,依旧是温柔的模样。

    只要让苏家人都知道了安晨已经是苏综觉的妻子,事情就好办多了。

    “真是稀奇,你居然打算和我和平相处。安清,你吃错药了吧?还是忘记吃药了。”

    这个女人当初是如何夺走自己一颗肾,如何设计自己坐牢,一切的一切,她可以忘记,但是安晨不能。

    安晨做不到这么大方。

    “你不会忘记了,你的肚子里还有我的一颗肾,不会忘记了我坐牢五年是因为什么。安清,你的记忆力真是差。我们和平相处,那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安晨对于五年来的折磨,铭记于心,是她和苏综霆一手造成的,还有爷爷的死,安家的毁灭,都是他们。

    “你嫉恨我,也该嫉恨着综霆,你认为你斗得了我们吗?”

    安清笑了,其实安晨这么恨透着她,也是好事,至少也不会忘记了是谁一直都帮助着她,成全着她。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

    安晨可不认为这跟女人就是好心的来这里跟自己废话,她可不是笨蛋。

    “爷爷的死,我很伤心,但我和综霆都不想要看到的。”

    安清知道安晨最在乎的是什么。

    很快,安晨的脸色就特别痛苦,死死地盯着安清拿轻描淡写的模样,她就恨不得抓花这个女人的脸,“你也姓安,没有了安家,依附着苏综霆,你以为你可以依附一辈子吗?”

    “综霆很快就会娶我,我们就会有孩子,将来也会是苏家的继承人。试问,我可以依附一辈子吗?”

    安清笑了,对于自己的未来,安清十分清楚,她的前途是光明的。

    安晨站起来,很是不屑的扫视着她的得意,“那么我希望你真的可以如愿以偿,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转身,安晨抬起头看看这里的一切,嘴角越发讽刺的笑了笑,“我和苏综霆五年前,在这里的厨房,卧室,浴室,甚至是沙发,都做过,你有吗?那上面可能还有我们的味道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