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三十章[07.1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沉沉的呼吸仿佛带着钩子,低吟于耳,拂痒于心。背后略高于自己的温度传来,顾怀瑜紧张地手有些发抖,被他带着一笔一划,复又往她方才写的那张纸上添了一个名字,这次是她自己的,并排于宋时瑾三个字旁。

    「如此甚好。」宋时瑾低声笑着,侧头吻了吻她的耳垂…

    顾怀瑜耳根处一痒,似被烫到般将笔丢下,笔杆在桌上弹了弹,落在地上跌出大片墨渍,想要旋身而出,却被人一把拉住手腕,身子一转后背已经贴到了书架。

    宋时瑾将人圈在臂膀里,低叹一声:「这几日我要去荆州一趟,会赶在你及笄之前回来。」

    顾怀瑜怔住,连撑着他胸口的手都忘了收回:「是为了符敬远二人的事吗?」

    宋时瑾俯身下来,薄唇就停留在她唇角,敛声道:「你放心,不会有危险。倒是留你在京中我不怎么放心。」

    顾怀瑜心中微动,手至心口滑落他腰间,紧了紧之后才道:「别担心,我能保护好我自己,你什么时候走?」

    「今日。」宋时瑾稍稍松手,在顾怀瑜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便已经捏住了她的下巴,最后一点微末的距离消失。

    铺天盖地的吻落在唇上,顾怀瑜仰着头,脖子有些发酸,低低地喘息声被他悉数吞下,她背抵着书架无路可逃,舌根酸麻,直至脚底发软。

    宋时瑾还是无法饕足,手依旧箍着她纤细的腰,往自己怀里收紧的同时将人用力往上一提。

    顾怀瑜的惊呼声还未出口,猫似的低吟半截,唇舌辗转间,已经坐到了桌案上。而宋时瑾不知何时分开了她的膝盖,站在双腿间,托住她的后脑勺,舌尖勾画着她的唇形。

    比想象中更为柔软,清甜。

    门外候着的绿枝听到响动,低声询问:「小姐,您没事吧?」

    里头久久没有回应传来,只能隐约听到些许急促的呼吸,绿枝心下一凛,想要去推门之时,莫缨忽然从房梁上倒吊下来,伸手拦住她。

    「别去。」

    绿枝瞬间明白过来,然后傻愣地点了点头:「哦……」

    顾怀瑜被吻地迷迷糊糊间听到似有人在叫她,往后退开些许,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宋时瑾已经双手握住她的腰将她拉了回去,隔着衣料,两具身体严丝合缝贴合到一起。

    吻如狂风骤雨压了下来,比方才更为急迫。

    堪堪坐了桌子一小角,顾怀瑜只能抬手环住宋时瑾的脖颈,方才不至于掉下去。耳边是他沉且烫人的呼吸,距离几近于无,不用刻意去感受都能察觉他身体的异样。

    不知不觉间,宋时瑾的手已经挑开她衣衫下摆,触到她温热细滑的肌肤,沿着脊骨那条迷醉的线游移往上,带起一串酥麻。

    「怀瑜……」吻至唇上辗转于耳,停留在脖间。

    他喜欢这么叫她,怀瑜、怀瑜,如同印刻进生命与自己再无分割。

    他的嗓音暗哑,如同砂砾磨过,顾怀瑜抖了抖,眼中迷蒙,双手瞬间攥紧了他背后的衣料。

    「叩、叩」,两声轻微地扣门,打断了旖旎。

    宋时瑾动作顿住,埋首在她脖颈间,重重地呼吸。

    顾怀瑜陡然惊醒,迷失的意识轰然间震进脑海,脖颈热烫一片,背上还带着残温,熨得她双颊赤红,白润的耳垂鲜红欲滴,僵硬在当场不敢乱动分毫。

    「何事!」宋时瑾眉头紧蹙几乎咬牙切齿。

    只要她在,欲望便翻腾似潮,无法压制。本想浅尝则止,可每一次都近乎沉沦,再要忍耐,太难,所以……婚事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李展有消息传来。」声音顿了顿,小了下去。

    宋时瑾双手撑在桌上深深喘息,待听得门外回禀完,才啄了啄她的唇角,收手往后退了两步。

    顾怀瑜唇瓣沾着柔亮的水光,怔了怔红着脸从桌上滑下,双腿软绵险些跪在地上之时被他提了起来。

    「你先忙!」他眼中的光太过摄人,顾怀瑜被瞧得有些心慌,低头理着衣摆飞快说了一句,转身匆匆进了内室梳洗。

    听得哗哗水声传来,宋时瑾靠着桌案伸出拇指在唇上摩挲两下,嘴角愈渐上扬,眸中幽暗。

    心欲不减,真是,贪得无厌啊……

    看着顾怀瑜捧水冰了冰脸,坐到妆奁前将微乱的发丝梳理妥当,他这才出手打下勾起的珠帘,沉声道:「进来说。」

    门外瞿轶在莫缨和绿枝同情的眼神下,硬着头皮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头光线有些许阴暗,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瞿轶颤着脚踏进门槛,行走间只低头盯着地板上的缝,眼珠子丝毫不敢乱转。

    即便这样他还是觉得,仿佛有带着刀子的视线在割着他的头皮,感觉好痛!

    若非事态紧急,他也不敢过来,要怪就怪李展,早不来消息晚不来消息,偏偏在这时候来。

    正这般想,「哐」一声巨响,愣神间,瞿轶支着的头撞到了雕花月亮门隔断上,真的好痛!

    「主子,李展跟着符家兄弟二人找到了地方,不出您所料,他们已经纠集起了兵马。」

    「知道了。」宋时瑾淡声道。

    「那属下便告退了。」瞿轶很想捂住头顶的包,心虚道。

    「嗯。」

    门复又被关上,顾怀瑜举着黛笔有一下没一下勾勒着柳眉,视线却透过铜镜看着倒影在后头的身影。

    他也在看她,仔仔细细。

    一想到方才的画面,顾怀瑜手忽地一抖在眉尾拉出长长的线,然后又手忙脚乱地拿起软帕擦干净。

    其实对于那事,顾怀瑜有一种近乎本能的抗拒,但因为是他,又不自觉地想要亲近,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下意识摸了摸酥麻的唇,连自己都未察觉唇边缓缓勾起的笑意。

    或许,可以试试……

    半晌,余光处一暗,宋时瑾已经行至她身后,手在她头顶动了动,发间多了支步玉簪,红翡垂珠而下,极为精巧。

    「及笄礼?」顾怀瑜摸着簪坠,笑道。

    宋时瑾点头,又摇头,「我的心意。」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两人对视许久,明白过来后,顾怀瑜仰着头缓缓道。

    我等你,来娶我。

    宋时瑾目光灼灼看着她的眼睛,那里澄澈莹亮,只有他一人。

    他喉结微动,俯身在她额间亲了一口,声音沉了又沉:「等我回来接你。」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