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九章[07.1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管是那种情况,都比就这样待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做不了好。

    想到这里原祚点了点头道,「好。」

    本来还准备了一大肚子话打算劝一会儿的徽媛,「……你答应了?」

    在原祚又「嗯」了一声后,徽媛终于确定刚才不是自己听错了,不过表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她忍不住又喊了一声,「阿祚?」

    该不会是晚上的表哥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跑出来了吧。

    原祚挑了眉看着徽媛,「表么喜欢这个称呼?」

    徽媛,「……」

    「就是随便叫叫。」她干笑。

    原祚,「你若是喜欢以后便这样叫吧。」

    徽媛,「这样不太好吧。」

    这个据说是他曾经用过的小名,晚上的时候叫叫倒是没什么,反正他醒过来也不记得了,但现在大白天的……

    原祚倒是很随意的样子,见徽媛犹豫还说道,「不过一个称呼而已,还是你还想叫别的?夫君?相公?怀远?祚祚……」

    徽媛在听到「祚祚」的时候终于绷不住了,打断道,「还是阿祚吧。」

    到底是已经叫了一段时间了,这样白天晚上的还不容易串,徽媛想着自己对着比自己高一大截的男人叫「祚祚」的场景,顿时身上就起来一层鸡皮疙瘩。

    原祚倒是无所谓,徽媛说完之后便点点头道,「那以后便都叫我阿祚吧,夫妻间亲近些也是应该的,那我以后也叫你呦呦?」

    果然有些事做过和没做过就是不一样,徽媛想着不久前这个人还对自己说着要相敬如宾的话,现在居然都说起亲近些没什么了。

    她能怎么办呢,她都叫他阿祚了,难道还不要他叫自己「呦呦」吗?

    徽媛只能重新往脸上挂上笑容点了点头。

    「嗯,那以后就都如此吧。」原祚说完又重新起身道,「我去找吩咐人请太医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徽媛总觉得她在表哥转身的一瞬间笑了一下,她又一种掉进了一个坑里的感觉,可仔细想想刚才的事又觉得没什么不合理的。

    原祚吩咐完人就回来了,徽媛看着原祚安静的坐在自己床边,又觉得以他的性子,刚才应该就是随口说的,大概真是自己多想了,她努力忽视脑中传来的那种警报,和原祚一起等着太医过来。

    虽然宫中的人确实很多,但太医并不如徽媛想象中那么忙,至少此时太医来的很快,不过这是忽略了太医院到重华宫的距离之后。

    太医一来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原祚和隔着床幔躺在床上的人影,他下意识的就认定了床上的那位是病患,便开口问原祚道,「不知五皇子妃怎么了?」

    徽媛咳了一声道,「太医误会了,是殿下身体有些不适。」

    太医看看躺在床上的人,和红光满脸的坐在床边的人,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但此时原祚已经走到桌边伸出了一只手。

    太医只能从自己的小箱子里拿出腕枕替原祚把脉。

    「嗯……」他边把脉便撸着自己的胡子沉吟。

    就在徽媛怀疑他会不会把自己的胡子撸下来时,就见他松开了把脉的手问原祚道,「不知殿下哪里不舒服?」

    就他把脉的结果看来,这位五皇子殿下身心舒畅,甚至刚刚才……

    他控制自己的视线不要往床那边转。

    「我觉得脑子疼,肚子也不舒服。」他编完这两句实在不知道还能编写什么,最后不情愿的加了句,「刚才还流了鼻血?」

    原祚刚说完,御膳房准备的膳食就送到了。

    太医看着那满满当当一桌的饭菜,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殿下的症状可能是长时间未进补,有些体力不足。」

    意思就是说你就是饿的,多吃饭就行了。

    原祚脸上不善的看着太医,「是吗?原来竟是没什么大碍么?」

    太医在宫中混了这么多年,早就学会了看人脸色,他见原祚这个样子立即改口道,「不过殿下说了流鼻血,这事可大可小,殿下还是应该多请几位太医看看。」

    「嗯,说得有道理。」原祚点头,「还有呢?」

    太医看着原祚的脸色,斟酌道,「大概需要好好休养休养?」

    「原来如此。」原祚说道,「那还请太医向父皇那里说一声。」

    这是想向皇上示弱了?

    太医觉得自己明白了五皇子意图,于是立即答应道,「这是自然的,五皇子身份贵重,如今病了自然是该告予皇上皇后的。」

    原祚没想到这太医这么上道,不仅要通知父皇竟然连母后也带上了,他多看了太医一眼,自袖中掏出一样东西道,「有劳太医跑这一趟了。」

    「不敢当,不敢当,微臣职责所在。」五皇子的名声大家都是听过的,太医不敢收。

    原祚便道,「刚好御膳房送了膳食过来,不如太医一起用?」

    和五皇子吃饭?

    太医更不敢了,他连忙收下原祚的东西道,「微臣太医院还有事,不敢耽误,多谢殿下一片好心。」

    原祚见人把东西收下了,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说道,「既如此,那便不好再留太医了。」

    太医连声说着不敢,赶紧走了。

    于是第二日整个皇宫,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五皇子病重了。

    直到此时皇后终于过来了。

    虽然原祚和宫里所传的病重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为了坐实这个消息,他到底没有和昨日一样直接大喇喇的坐着,而是在徽媛的劝阻下躺到了床上。

    经过一天的修养,徽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此刻皇后到来是她接待的。

    兴许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淀,皇后看徽媛的目光已经恢复了正常,她见只有徽媛一人出来,便问道,「五皇子如何了?」

    其实昨天原祚不过就是流了个鼻血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太医竟说得好像是严重的病一样,当时原祚背对着徽媛,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原祚威胁太医的眼神,心里只觉得担心,哪怕后来原祚和他解释这只是他故意让太医这么说的,她仍是觉得不放心,此时见皇后问起,她便如实道,「太医说病情有些复杂,需要好好休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