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三十一章[07.1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徽媛也不是真的关心惠妃,听他这么说,「哦」了一声,又说起别的事情来。

    若说六皇子的到来不过是给他们调剂了一下生活的话,那皇后此次到来就真的带来了些影响。

    徽媛不确定原祚是真不在意还是假不在意,只能尽量不提起这些事。

    她和原祚之间所经历的不多,自然也没多少可说的,于是说到最后便只能说起自己的事情来。

    她说了些在西北的趣事,又说到自己在京城的经历,最后又说起了李云锦。

    「表姐还有不久就要嫁了,到时候我们借着拜访表姐的名头,让表姐夫看看你的病。」

    不管皇后态度如何,徽媛最担心的还是原祚这仿佛越来越严重的病。

    原本她还顾忌着不能让原祚的身份暴露,可此时又觉得只有当面诊治了才能知道具体情况,到时候还得想想办法如何能保证萧玄参不泄露出去。

    昨日在表妹身上得偿所愿让原祚对晚上的那个自己的怨念减轻了不少,因此他此时倒显得没有那么急迫了,他居然还调侃了一句道,」好,一切但凭夫人做主。「

    徽媛没料到刚才看着还有些心情沉闷的人突然会说出这种话来,脸红的同时瞪了原祚一眼。

    原祚若无其事的问道,「怎么了,可有什么不妥。」

    徽媛笑着道,「没有,我会尽快和表姐说好的。」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他看起来心情有些低落,却忘了他本性有多恶劣。

    徽媛此时忍不住暗戳戳的想到,最好到时候表姐夫把晚上那个人保留下来了,把现在这个弄走了。

    毕竟晚上那个对他言听计从,而现在这个……

    徽媛看了原祚一眼。

    现在这个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忽冷忽热,忽晴忽阴的。

    原祚看着徽媛的红扑扑的脸色,心里却想到,果然有些事放开了之后,生活便会有趣很多。

    夫妻俩牛头不对马嘴的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最后视线不经意对上的时候竟然还能相视一笑,外人看起来简直恩爱非常。

    而就在他们维持着这种恩爱的时候,皇上的圣旨也终于到了。

    圣旨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说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沈老将军并没有贪污,原祚也并没有包庇,这一切都是大皇子未曾调查清楚就上了那对老夫妻的当,但是沈老将军御下不严,原祚隐瞒不报,以及大皇子识人不明,所以各自都罚了一通。

    一对老夫妻出于什么目的要故意去陷害皇子呢?

    虽然圣旨这么说的,但众人内心自有想法,这分明是大皇子陷害不成反被查了出来,只是这种事不好说出来折了皇家的颜面,所以才说是识人不明,没看这几人中就属大皇子惩罚最重吗,五皇子甚至还因为生病被免了责罚,皇上还赏赐了一堆贵重药材过来。

    就在大家纷纷叹息没想到平时看着不争不抢的大皇子居然也有不轨之心时,原祚却看着那份圣旨心思深沉。

    徽媛对大皇子的了解并不比一般百姓多,她看完虽然觉得好像有那里不对,但见自己爹和原祚都没事,便松了一口气,问道,「大皇子为什么要陷害爹和你呢?」

    有些事原祚并不打算完全瞒着徽媛,他把圣旨随意的放在一边,回道,「不是他。」

    「啊?可是圣旨……」徽媛看向那道明黄的圣旨。

    「大皇兄虽为长,但他生母不显,又早已逝世,若真的有这份心怕是死的比谁都快。」原祚说完,脑中又顺了一遍自己调查到的那些事,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自言自语了一句,「倒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徽媛接着问道。

    原祚这次倒是摇了摇头道,「没什么,现在还不能肯定,等我调查清楚了再说。」

    徽媛识趣的不再多问,原祚此时又说道,「我们收拾收拾回府吧。」

    「可是你的身体……」徽媛有些担心,而且圣旨里也说原祚可以在皇宫多修养些日子。

    原祚摇头道,「我没事,而且府里比这里安全。」

    徽媛想到那天原祚刚给她做了一顿饭很快皇上就知道了的事,顿时也觉得回府比留在皇宫好了。

    「可是皇上的圣旨……」

    原祚并不在意,「他怕是巴不得我多留些把柄呢,我要是恭顺贤孝了,他怕是就要担心了。」

    原祚能理解身处帝位的人所使用的权衡之术,但显然自己只属于那个权衡的工具,若是父皇真有这份心意,反倒不会这样纵容自己,都说严师出高徒,同样的为父不严,只一味纵容,这在皇室来说又有几分真心呢。

    可惜这样的道理自己竟然许多年才懂,而在宫中浮沉这么多年的母后和皇兄却是到现在也没看明白。

    原祚自嘲的笑了一下,对徽媛道,「尽快回府吧。」

    徽媛不是很懂原祚说的是什么,但是看着原祚这样的态度,她下意识的就不想反驳他了,只顺从的点了点头。

    两人来时都是被突然召进宫的,并没带什么,甚至换洗的的衣服也是宫里送过来的,算起来在这里住了这么些日子竟是孑然一身,因此说是要收拾收拾离开,却是什么都不必收拾,直接互相牵着手就回了府。

    如原祚所料的,虽然圣旨说是让原祚在宫中多休养些日子,但他真的要出宫回府也没人拦着,两人就这么迎着一堆流言回了府。

    因先出了原祚包庇岳父惹皇上震怒的流言,后又事情大反转变成了大皇子陷害,虽说在大部分人眼里原祚这次是被冤枉了,但也有部分人认为,皇上这是偏宠五皇子,所以才让大皇子背了锅,毕竟大皇子平时的表现实在是不像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这些流言自然也传进了大皇子府和五皇子府。

    徽媛倒是没什么,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多想的人,原祚跟她说过一切还没调查清楚之后,她便暂时忽略了这些流言,静静等着原祚的调查结果,但大皇子府里大皇子妃也就是平王妃却抹着眼泪对着平王说道,「这算是什么事儿啊,你不过是被拦了一下轿,事后什么也没做,怎么就把这事赖到你身上了呢,皇上就算偏宠五皇子也不能这样啊。」

    平王皱了一下眉,拦住了平王妃的话,「你这是说得什么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