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南珊眼眸低垂,南琬这是讥她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只是她与南琬虽然一直不和,却从来没有什么过节,南琬这一而再,再而三地害她,究竟所为何?

    「四妹妹太过份了,怎么可以拿这样的东西来做添妆,我要去问个清楚。」

    「珠表姐,」南珊一把拉住她,「算了,她不想与我做姐妹,我何必强求。」

    「可是…」

    「罢了,此事咱们就当不知道。」

    钟蔻珠脸色不好看,默默地与南珊一起收拾,丁凤灵也过来帮忙,等首饰都装好,地上果真有一枚圆圆的珠子,刚才万福就是被它滑倒的。

    南珊捏着那枚珠子,半天不做声。

    丁凤灵狠狠地道,「什么贵女,分明是毒蛇。」

    用过膳后,钟蔻珠也告辞回去,丁凤灵是与外祖母一起来的,专门来替她送嫁的,自然是要住下。

    晚间,表姐妹俩脱衣就寝,丁凤灵两眼发光地看着她,「看不出来啊,珊表妹。」

    说完还伸手在她胸前摸了一把,吓得南珊赶紧捂着胸口,羞愤道,「表姐…」

    「好了,不逗你了,不过你这身段,若我是三皇子,怕是把持不住。」

    南珊将用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的,假装生气,「表姐,你又浑说,我不理你了。」

    「行了,行了,算我错,不逗你了。」

    丁凤灵也躺下来,南珊还全身警惕地往边上挪,就听见丁凤灵幽幽地问,「表妹,你说说,是不是世家的公子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姑娘?」

    南珊听她这样一问,马上就猜到,怕是丁凤灵在蒋伯昌那里遭了嫌弃,在她看来,蒋伯昌还是不错的,只不过蒋夫人,可就比较让人烦,谁要是嫁给蒋伯昌,出身显赫的女子还好说,像表姐这样的,怕是要受不少的冷眼和搓磨,真不是良配。

    于是劝道,「一个男人真心爱慕你,不会因为你拥有高贵的身份,同样一个男人,打心眼里不喜欢你,也不会是因为你的出身不好,而是你这个人,是不是他喜欢的样子。」

    听到她这话,丁凤灵更加沮丧,「他老是淡淡的,对我爱理不理,最近还躲着我,是不是就是不喜欢我这个人。」

    「表姐…男女之间的感情,最是不能强求,你想像中的他,肯定是美好的,可是生活还是要两人志趣相投,情意相合才行。」

    「可我不甘心,我从来没有见过如他一样出色的男子。」

    「那你就再努力一把,若真是不成,也能没有遗憾。」

    丁凤灵脑中豁然开朗,一把将南珊搂往,「行啊,小姑娘,懂得不少啊,这大家小姐就是不一样,劝起人来都一套一套的。」

    南珊被她搂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表姐,我好心宽慰你,你倒来取笑我,有你这样当人家的表姐的吗?」

    丁凤灵放开她,重又燃起斗志,「我就不信了,就凭我流仙镇大姐头的称号,还拿不下一个文弱的公子。」

    见她说得略带痞气,南珊不由得在心中替蒋伯昌默哀。

    就表姐这性子,若真嫁过去,那蒋夫人说不定才是被吃得死死的一个,想到她居然有些隐隐的期待,想看那蒋夫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必定十分滑稽。

    两姐妹笑闹着,外面传来叩门声,「珊姐儿,你们睡了吗?」

    「没呢。」

    南珊听出是丁氏的声音,起身去开门,丁氏站在门外往里一瞧,「灵姐儿也没有睡呢。」

    「姑姑,我刚才与表妹在闲聊呢,马上就睡。」

    丁氏点下头,「早些睡觉吧,明日还要早起。」

    说着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将南珊拉到一边,塞给她一个东西,「这个你等你表姐睡了以后再看,记得要看。」

    南珊心中狂笑,看丁氏这羞涩的样子,不就是避火图嘛,俗称春宫图,她将东西拿好,「记住了,娘,你也早些休息吧。」

    「好。」

    丁氏一走,南珊将门关好,丁凤灵从塌上一骨碌蹦起来,「珊表妹,姑姑刚才给你什么东西了?」

    南珊坏心一笑,交小册子丢给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娘让我等下一定看。」

    丁凤灵果然好奇,翻看起来,没两下就面红耳赤,将书丢还给南珊,南珊故意装做不知情的样子,「表姐,怎么了,你脸怎么突然红了?」

    「表…妹,你要听姑姑的话,等我睡着了再看。」

    「为什么?」

    「因为…这书只适合没人的时候看。」

    「哦。」

    南珊也不逗她,乖巧地应着,丁凤灵轻吐一口气,转个身朝里面,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她将小册子随意翻几下,见很是无趣,就丢弃在一旁。

    画工粗糙不说,关健是四肢画得扭曲得不合常理,而且看起来毫无美感,哪里比得上现代的高清视频,再说,她哪里还用得上看书知人事,该懂的她都懂。

    甚至…

    她晃下头,别想了,赶紧睡觉。

    清晨, 天没亮,南珊就被人从被窝里挖起来,揉着惺忪的眼,她不文雅地伸个懒腰, 然后打了一个哈欠,昨天心里火热难耐,磨到后半夜才睡着,眼下看着有些青影, 人也有些没精打彩的。

    丁氏一脸的焦虑,以为女儿被避火图给吓坏了, 夜里失了觉,不由得开口问, 「珊姐儿,可是昨日没有睡好。」

    「有一点。」

    「哎呀,你这孩子, 可是看了那册子吓坏了?女子都要有这么一遭, 天下的姑娘都是这样过来的, 多想无益, 实在不行,你就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