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孟皇后被这句话噎得差点翻白眼,陛下的意思还怪她做错了。

    「陛下…」

    「好了,下去吧,以后没事,别给华儿府里送人。」

    孟皇后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下去,一回到自己的宫中,就关门狠砸,殿内的东西都砸得稀碎,趴在塌上放声大哭。

    这事传到护国夫人的耳中,才刚从宫中回到自己府上的孟氏,被气得瘫坐在塌上,简直是欺人太甚,随侍在身边的孟宝昙连忙替她揉胸口。

    「姑祖母,三皇子夫妇分明是不将我们孟家放在眼中,若是以后…哪里还有我们孟家的活路。」

    孟氏的眼中全是疯狂,「以后…他休想,这天下,只能姓孟!」

    孟宝昙担忧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满意,有了姑祖母这句话,加上宫中的皇后姑母,等她以后嫁给四皇子,将来…她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南瑾,南珊,包括天下的所有女人,都要对她俯首跪拜。

    「姑祖母,宝昙去给你弄些吃的,你从昨夜到现在都没有胃口。」

    「不用了,好孩子,姑祖母知道你的心意,你一直照顾我,也没怎么休息,快回去养着,过几日就要大婚,没有精神可不行。」

    孟宝昙坚持了几下,见孟氏执意让她回去,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她一走,孟氏就对外面的丫头吩咐,「让檀郎来见我。」

    不多时,高大的男人便出现在她的房中,不用多说,就知道她的用意,两人自是一番颠鸾倒凤。

    等那男人出来,孟宝昙才从暗处现身,早就有风言风语说姑祖母养面首,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出来的男人身形高大,长得颇为英俊,看不出来是以色侍人的小倌。

    她「嗤」笑一声,慢慢地从小门穿回自己的家中。

    才刚到迈进房门,就见祖母不知何时正坐在她的房中,脸上全是不悦。

    「祖母,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歇息?」

    镇国公夫人容氏凌厉的脸上半点笑容也没有,「你姑祖母身子如何,听说在宫中受了惊,没有大碍吧。」

    「回祖母,姑祖母已经安寝了,没有什么大碍,太医说要静养。」

    「嗯,那就好,宝丫头,咱们孟家能有今天,你姑祖母功不可没,她平素最宠爱你,你可得好好孝敬她。」

    孟宝昙亲热地靠坐在她的身边,「孙女一定会孝敬她的,还有祖母,孙女更要孝敬。」

    容氏才算是露出一丝笑,「好孩子,祖母知道你孝顺,马上就要嫁进四皇子府,虽然你们是表兄妹,但你不可以耍小性子,知道吗?」

    「孙女明白的。」

    见孙女儿乖巧听话的样子,容氏很欣慰,相必这两天宝丫头也累了,她起身回去,孟宝昙将她送到门口。

    一路东行,容氏身边的老嬷嬷扶着她的手,「夫人,可要去国公院子里。」

    「不去了,去了他也不会见我,什么时候见他关心过府上的事情。」

    老嬷嬷不说话,想了想又道,「二老太夫人那里,又吵着要多划一个院子给他们,都吵到世子夫人那里,世子夫人做不了主,下午来寻了一回,奴婢见您睡着,就没有禀报。」

    容氏眼神如刀般地狠看西院的方向一眼,「哼,一屋子的废物,听说前次国公爷从宫中带回两个女子,如今怎么样了?」

    老嬷嬷神色一顿,有些不好说出口,国公爷将两个女人送到西院,本是想给底下的孙少爷们,谁知被二老太爷的长子和次子各自霸占。

    底下的老三老四自然不干,趁上头两位哥哥不在,强行拉到屋里睡了,这下可好,两位女子虽然是宫女,可进宫前也是好人家的女儿,本来还想着能入皇子府里当个姨娘什么的,谁能想到竟成了二房的玩物。

    说出来都脏耳朵,她吱吱唔唔的样子,容氏自然就明白过来,冷哼一声,「不长进的东西,跟老二那个废物一个德行。」

    这话老嬷嬷可不敢接,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扶着她,慢走回院子。

    几天后, 四皇子大婚,孟家的嫁妆将十里长街都占满了,那晃得人眼花的奇珍异宝跟流水似的抬出来。

    有人就嘀咕开了,孟郡主出嫁的排场, 大皇子妃和三皇妃加起来也比不过,传到南珊耳中,她讥笑一声,她确实比不过孟宝昙。

    作为妯娌, 且还是皇嫂,南珊自然会去观礼, 同去的还有大皇子妃韩氏。

    韩氏也是一个美人儿,南珊本以为因着南瑛的缘故, 对方不会理睬她,哪知韩氏就根见到失散多年的妹妹似的,拉着她的手, 「哟, 这就是三弟妹吧, 你们大婚时, 我本想去观礼,可是三皇弟…」

    她男人压根就不想和这些人周旋,怎么会让他们去观礼。

    「大皇嫂,你这一说,弟妹惭愧,说起来是我们夫妇的不是, 刚才四弟妹的嫁妆一抬进来,我都吓了一跳。」

    韩氏果然被南珊的话题给带走,「可不是,还是孟国公府出手阔绰,四弟妹这嫁妆,比我们两个人的加起来还要多。」

    南珊笑一下,宫中的女子都没什么善茬,这韩氏绵里藏针,非要捎上她。

    「可不是嘛,四皇弟好福气,娶回个金疙瘩。」

    妯娌俩你来我往地绕着话,就见喜娘将孟宝昙搀进新房,两人都闭了嘴。

    不一会儿,四皇子进来,韩氏上前,「四皇弟,皇嫂在里先给你道喜了。」

    四皇子并不见有多大的高兴,接过喜娘手中的金称,将孟宝昙的盖头挑起,南珊见到她白墙一样的脸和腥红的唇,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孟宝昙依旧低着头,韩氏又道,「四皇弟,四弟妹,喝了合卺酒,福气长又久。」

    四皇子端起一杯,孟宝昙也羞答答地端起另一杯,两人饮下。

    礼成后,观礼的任务就完成了,南珊和韩氏退出新房,留下一对新人。

    韩氏含着笑道,「三弟妹,说起来,你与府上的南侧妃长得倒是不一样,不过,这知书达礼的样子,姐妹俩倒是像个十成十。」

    南珊笑一笑,还是头一次有人夸她知书达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