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八章[07.2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偏女儿不领她情, 这几日都对她爱理不理的, 反而对石氏亲热不已。

    收拾东西的时候, 南氏因着心中有气,动作很慢,魏氏赶过来,阴阳怪气道,「怎么,还想赖在侯府不成, 看看你手上的衣裳,这料子还是府上去年发的,要我说,你们真这么硬气,就不要带走侯府的任何东西。」

    南氏被她堵得心里发闷,阴着脸,「大嫂这话说的,什么侯府的东西,难道我不是侯府的女儿,说起来,你一个姓魏的,才是外人,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你捞饱了油水,贴补自己的娘家。」

    魏氏大气,「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有一个出嫁的女儿常年住在娘家的道理,至于你刚才说的,全是诬蔑,赶紧收拾东西,走吧。」

    南氏气结,钟蔻珠从自己的屋子赶过来,将南氏手中的衣裳一夺,「舅母说的是,这些东西,咱们不要。」

    说完,只收拾南氏当年的旧衣服,还有母女俩自己置办的东西,一共不到四个箱子,在魏氏的注视下,愤而离府。

    南珊得到她们要走的消息,特意去送行,石氏他们向她行礼,知道若不是她出手,孟家没有那么爽快退回庚贴。

    其实南珊只不过是见了孟国公一面,将事情悉数告之,虽然是他的侄孙子,但孟国公却不是一个护短之人,再三保证会给她一个交待。

    对于这个孟国公,南珊的心情挺复杂的,以前没什么好感,接触几次下来,却发现他人不坏,潜意识里觉得他是一个可靠的人,至少区别于孟家的其它人。

    石氏与她想像的一样,精明爽朗,在古代来讲,算是一个奇女子,南氏虽然是她的姑母,可南氏为人真不行,势利又让人厌,难怪会和石氏相处不到一块,不过眼下,南氏也没有其它的选择,只能跟钟家人回去。

    南氏满脸的愁苦,仿佛别人欠她几万两银子似的,南珊不想理她,与石氏他们见礼后,转向钟表姐,「珠表姐,以后若有什么事,一定要来信先知。」

    钟蔻珠满眼的不舍,「多谢三表妹,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这几日,她与叔祖母相处的不错,叔祖母与她分析了回老家的种种,单就讲姻缘一事,自然比不上京中,不过无论找什么样的人家,都要经过她的首肯。

    石氏还透露,当地的县令有一公子,才学上佳,正准备参加明白的春闱,县令夫人与石氏颇为交好,倒是可以考虑。

    钟蔻珠沉思半晌,脑海中那个俊朗如松的男子,与她怕是今生无缘,点点头,「叔祖母,珠儿听你的。」

    石氏是真心偏疼她,因着早逝的侄儿留下的唯一血脉,怎么也要尽力让她过好,「好孩子,叔祖母不会让你委屈的。」

    想到这,钟蔻珠复而对着南珊一笑,「三表妹,说不定我们很快还能相见。」

    南珊也对她一笑,「珠表姐,你说得对,人生总有重逢时。」

    「表妹说的是,保重。」

    「保重。」

    眼见着马车渐行渐远,远成看不见的黑点,南珊心中的惆怅和失落一齐涌上来,钟蔻珠是她在这世间第一个朋友。

    虽然谈不上有多交心,却也是一起长大的。

    古代不比现代,通讯落后,交通不便,有些人,一旦分别,可能终生都不会再见。

    回到府中,她依然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凌重华见娇妻这霜打了茄子般的模样,有心想安慰一下,可他自来冷淡,竟有些无从下手。

    突然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报三皇子,三皇子妃,外面有一位自称是皇子妃好友的姑娘求见,她说她叫姜妙音。」

    「妙音回来了,」南珊差点没蹦起来,一阵风似地往门口跑,留下凌重华的手伸在半空中,无奈地放下。

    三皇子府门外,姜妙音一身的男装打扮,高瘦的身材,黑黝的皮肤,活脱脱一位常年风吹雨晒的男子。

    「哇,」姜妙音一见她就叫起来,「一别数日,刮目相看啊,这变得哪里敢认,身段儿可真好,好一位美娇娘啊。」

    南珊开心地大笑,「你也是一位英俊的公子哥儿。」

    一边说笑着,一边将人往府里请,姜妙音一路上好奇地看着,啧啧出声,「天哪,有生之年,我居然还能踏足三皇子的府邸,真是值了。」

    「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以后想来,随时可以来。」

    「真的吗,那我可不可以见一下传说中好看得天怒人怨的三皇子啊?」

    南珊迟疑一下,「这我可做不了主。」

    「行了,逗你玩的,」姜妙音不客气地坐下,驾车的下人早就将一个箱子抬进来,她一指,「诺,你的大婚贺礼。」

    「什么东西啊?」南珊闻着一股子的药味,打开一看,果然全是药材。

    姜妙音促狭地眨下眼,递给她一个你懂的眼神,「听闻三皇子不近女色,这些都是好东西,你看这是锁阳,虎鞭,紫皮石斛…。」

    这是男人壮阳的药?南珊的脸差点没绷住,就她那男人,哪里还用吃这些东西,就差没有把她弄死,若用了这些东西,她还有命在吗?

    「这个,谢谢你千里迢迢里带回来,我就先收着吧。」

    「记得用啊,我这里还有方子,药材箱子里都有,你自己配了煎后服用,保管比宫里的十全大补汤还有效,太监吃了都想跃跃欲试,七八十岁的老汉吃了都想再娶一房小妾,不怕三皇子吃了不开窍。」

    南珊愣愣地看着她,谁说古代的女子矜持,眼前的这位分明比她还要生猛,这些个话,她都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

    姜妙音见她有些发呆,连忙一拍脑门,「看我,乡间出诊久了,又扮男人久了,言语间自然粗俗不堪,都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位京中贵女呢。」

    「话虽然听着糙,可理确是对的。

    南珊说完,两人对看一眼,都笑起来。

    「来吧,让我这个医圣的弟子来给你把下脉。」

    不由南珊分说,姜妙音就按着她的手,看起脉来,眼神中有一丝坏笑,「看来,这些药,三皇子用不上,倒是你,有些亏啊,容我开个方子,再送一箱药过来。」

    南珊低下头去,装做不好意思的样子,姜妙音笑一下,「你们新婚燕尔,有什么可害臊的,若是三皇子真不行,那你就该哭了,哼,有些个女人,都当祖母的年纪,还不知道节制。」

    这话题跳得,她都接不上,姜妙音说的快当祖母还不节制的人是谁啊?

    「不过宫中那些个太医,可真够憋气的,诊出什么都不敢说,非要说什么气结于心,要平心养气,呸,为何不直接说,年纪大了,少动色念,免得掏空身子,动不动就晕倒。」

    姜妙音边说眉毛边挑一下,南珊心念一动,莫非她说的是孟氏那老女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