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章[07.2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位檀郎压在孟氏的身上,替她挡了火,倒让孟氏拣了一条命。

    听到夫人还活着,护国公府的下人们同时松口气,孟国公黑着脸,让人将死去的男人从妹妹身上搬下来,幸好刚死不久,男人的身体还未僵硬,否则又要费一番功夫。

    孟国公命人将孟氏抬到另一处院子,派人煎药给她服下,稍后孟氏醒了过来。

    还会来得及惊慌,孟进光就给了她一个大耳刮子。

    孟氏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兄长,喉咙处还有丝灼痛,「哥,你干嘛打我?」

    「丢人现眼的东西,当年陛下登基后,你被脱籍破例封为护国夫人,那时我曾几次问你,要不要找个人家,正经嫁人,你不同意,谁知你竟然在府中养汉子。」

    「养汉子又怎样,你当初找的那些男人,都是要当祖父的人,我嫁过去就是个填房不说,还未生养便要当祖母,凭什么?」

    「不凭什么,以你的年纪,能找到世家做填房都是好的。」

    「哥,他们不配,我要的男人,必须顶天立地,卓尔不凡。」

    孟国公冷眼看着她,半天「嗤」笑出声,「就是那位你养了十几年的举人,他就是卓尔不凡的人?我看你是天天吟诗吟傻了。」

    孟氏想反驳他的话,当然不是那种替代品,她要的男人,天下最尊贵,独一无二,可是她不敢讲,兄长平生最钦佩之人便是先帝,绝不能容忍任何人亵渎分毫。

    她心思回转,想起之前她与檀郎正在内室欢好,开口问道,「哥,你把檀郎怎么了?」

    孟进光怒道,「你还有脸问,你们在房中作乐,引得失了火,房内走水,他被烧死了。」

    死了?

    孟氏有些反应不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自己正快活地不知在何处,突然就失去知觉。

    算起来,她也是近五十的女人了,突然间,有人告诉她,前一刻还与自己赴巫山之颠的男人,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让人如何能接受。

    想起初见时,他不过是上京来赶考的众多举子之一,因着有那一二分像先帝,自己起了占有之心。

    几番抛枝,肖檀也对她心生爱慕,本来以他之才,倒是可是中个末等的进士,是她想将他据为己有,使了手段,生生榜上无名。

    后来,打听到他家乡订有亲事,那订亲的姑娘寻到京中,她暗中派人将那姑娘清白毁掉,又派人多加迫害。

    十几年了,檀郎于她,就好比是一个私藏的财物,总是在无人时好好观摩,却怎想,好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现在哥哥告诉她,檀郎已死,她的房子着了火,火从何起?是何人欲加害于她?

    「你好好养着,那个男人就别再惦记。」

    孟进光说完,拂袖离去。

    孟氏呆坐在塌上,恍若未闻。

    一时间,她呆呆的,面容垮下来,保养得宜的脸瞬间苍老不少。

    护国夫人府中走了水,可不是件小事,加上昨夜里兵荒马乱的,连孟进光自己都没有来得及做好防护,府中的消息自然让一些嘴不严实的下人走露出去。

    孟家人出手阻止,就连宫中的孟皇后都派了人,可是那流言仿佛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一夜之间传遍全城。

    不到半天,大街小巷的都流传开了,护国夫人养面首,两人寻欢作乐,竟然引得屋内着了火,那面首当场就送了命。

    有那些个猥琐的男人听到会心一笑,看不出来平日里高高在上,总是一本正经,又爱吟诗作词的护国夫人,居然还玩得挺大,连滴蜡这样的狠手段都使上了,要不然怎么会弄倒蜡烛,引起大火的。

    听到这个猜测的男人们笑得贱兮兮的,孟氏这个老女人,看起来冷若冰霜的样子,原来好这一口。

    孟家人听得是又羞又气,臊得都不敢出门,尤其是镇国公府的女眷们,全部闭门谢客。

    连久居佛堂的卢氏都有所耳闻,当听那孟氏的相好葬身火海时,她手中的佛珠顿住,眼中似有快意的泪光。

    青嬷嬷将手搭在她的肩上,「小姐,那人终于死了,也是报应,他一生所求,不过是飞黄腾达,本以为攀上那女人就能平步青云,哼,不过是当了十几年见不得光的玩物,落得如此下场,罪有应得。」

    卢氏低着头,复又快速地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口中念道,「善恶终有报,前生因,今世果,阿弥陀佛。」

    当年她走投无路,受人侮辱后,那恶妇还不死心,欲将她置于死地,幸得兄长在她来京时有言,京中有他一友,两人都曾是国子监的同窗,虽然交情不深,但若真有事,可以试着一求。

    她抱着试试的心,求到了侯爷的面前,侯爷不仅替她摆脱恶妇的追杀,还偷偷给了她一个安身之所。

    多少年了,她每日里念经,不是忏悔,不是赎罪,而是诅咒,日夜诅咒那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如今,他终于死了。

    卢氏的眼泪滴在佛珠之上,青嬷嬷亦泪流满面。

    同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还有孟皇后,她跪在永泰帝的面前,苦苦哀求,「陛下,姑母为人如何,别人不知,陛下还不知晓吗?」

    永泰帝最近一见孟皇后就烦,自从上次被人一天扫两次兴后,对孟氏的心态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京中关于护国夫人的流言愈传愈烈,朝野震惊,今日早朝,以韩首辅为首的文官就接连上奏。

    孟氏私德不修,枉费圣人恩典,不配为一品夫人,更不配用护国的封号,护国护国,她既没有为朝廷出谋献策,也没有上阵杀敌保家卫国,如何能用得起护国二字。

    连一向中立的姜次辅等人都附议,让永泰帝心中又羞又恼,羞的是,这样的女子曾是自己的养娘,恼的是孟氏为辜负圣恩,抹黑皇家。

    韩首辅力谏剥夺孟氏的封号,这一品夫人也应该降级。

    最后永泰帝当场下旨,褫夺孟氏封号,从一品地从降为四品的恭人,护国夫人府的宅子依旧让孟氏住着。

    旨意一下,孟氏晕了过去,本就身心疲惫,加上又死了相好,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她这一病倒,连累得宫中的孟皇后及嫁入四皇子府的孟宝昙日子都不好过,尤其是孟宝昙,四皇子本就不太喜欢她,这下可好,更加不待见。

    她气得进了宫,可孟皇后哪还有心情管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姑母被夺封号是小,名节尽毁才是大事。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