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四十四章[08.0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皇子经贤妃一提醒,冷静下来。

    宫中不太平。

    南瑾有孕,她收回此前曲线迂回的想法,不走四皇子的路子,眼下她身怀有孕,又是皇后一人之下的皇贵妃,若孟家倒台,上位的只能是她。

    到时候她就是皇后,母仪天下。

    永泰帝被孟氏那一哭,弄得十分恼火,一个奴才,做出了丑事,还有脸在他面前哭,还有脸提什么当年。

    南瑾温柔小意地捏着他的肩,「陛下,切莫气坏身子,您龙体康健,才是万民之福。」

    「还是爱妃知礼,今年的年宴,就交予你来安排,。」

    「陛下有令,臣妾是义不容辞,只是皇后那边…」

    永泰帝眼中泛起厌恶,「爱妃不必担心,孟家家风不正,皇后…」

    最后那声皇后,永泰叫得很轻,南瑾装做没听到一般,娇羞道,「那臣妾就遵命,若不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希望陛下您能多指点。」

    「好,爱妃尽管放手去办,稍晚我让人将凤印拿过来。」

    「臣妾尊旨。」

    孟皇后被夺了凤印,娘家又被贬,又急又气,可她如今却不敢再闹,只能将殿中的东西全部砸烂,发泄心中的不满。

    南瑾听闻后,笑得越发开心,她目送永泰帝去栾贵妃那边,嘴角勾起一个冷笑。

    孟家失势,韩家下台,这是两位皇子背后的靠山。

    四皇子府内,孟宝昙焦急地走来走去,宫中的人说姑母要闭门静养,凤印交到南瑾的手中,此事非同小可。

    孟家已不是国公府,而是信恩侯府。

    四皇子不见她,眼下她无计可施。

    想了想,对旁边的丫头道,「说起来,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南四小姐,本妃倒是蛮想念的。」

    丫头听出她话出的意思,立马出府将南琬带过来。

    不知她与南琬说了什么,也不知南琬在四皇子府发生何事,总之隔日,南珊便听到南琬成了四皇子侧妃的消息。

    她讥笑一声,南琬也算是得偿所愿,于是只派人送了贺礼去侯府,人却没有露面。

    很快,年关至。

    皇家的宫宴如常举行。

    今年操办的人是南瑾,自然少不了吟诗做词。

    南瑛和南琬是侧妃,也都来参加,算起来,南家的姐妹们都到齐了。

    大殿的四面柱子上金龙缠绕,口吐金珠,上面挂满金边红底的条幅,上面写满字,走进一看,原是诗词,南珊无奈一笑,正好对上南瑛望过来的眼睛,视线交汇一下,无声胜有声。

    凌重华冷着脸,「若不喜,我们走。」

    「别,夫君,她们做她们的诗,我们听听就好。」

    永泰帝坐在正中间,左右两边分别是孟皇后和南瑾,南瑾气色不错,看着众人,低声含笑道,

    「陛下,今年喜事多,皇家添了不少人,也将要添丁,臣妾先敬陛下一杯。」

    「爱妃辛苦。」

    「臣妾份内之事,何来辛苦。」

    孟皇后咬着牙出声,「皇贵妃代本宫协理后宫,辛苦了。」

    「不辛苦,这是臣妾应该的。」

    两位女人眼中火花四射,在空中击碰。

    永泰帝道,「爱妃,此次宫宴有什么节目,你且来安排。」

    南瑾微微一笑,看向众人,「此次是本宫受陛下及皇后所托,安排此事宫宴,说来不算什么新意,不过是想着往年在闺中时,与府中的姐妹们相处的情形,倒也是巧,今日,府中的姐妹全部相聚在此,也是有缘。」

    说到这,她轻击一下掌,舞娘们鱼贯而出,每人头上都戴着一朵仿真的绢花。

    「此次节目也简单,等下舞娘起舞,舞中乐声一停,其中一位将头上的绢花抛出,抛到谁的面前,谁选一首柱子上的诗,默看三息,再背诵出来,若背不出来,也有惩罚。」

    永泰帝来了兴致,问道,「爱妃,什么惩罚?」

    「惩罚嘛,便是自罚三杯,再做一首祝酒词。」

    「好,此法甚为风雅。」

    后面皇家乐师们早就准备就绪,只等南瑾一个手势,仙乐响起,舞娘们开始翩翩起舞。

    舞乐一停,一朵红色的绢花就朝南珊这边飞来,南珊心中暗想果然不出所料,南瑾见不得别人比她好,想让自己当众出丑。

    凌重华眼睛未抬,袖子不经意地一扫,拿起桌上的杯子,就见那绢花朝旁边四皇子桌上飞去,落在南琬的面前。

    南琬心中一喜,正愁没机会在四皇子面前展示自己的才艺,机会就送上门来。

    永泰帝看一眼南瑾,「四皇子府上的这位新侧妃,朕记得也是爱妃娘家的妹妹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